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关于私立高中和沉默

南希·乔·赛尔斯 (Nancy Jo Sales)在她那篇令人心碎的文章《韦伯先生的坦白》里说到: “我不懂韦伯到底为什么要坦白,我真的不敢相信。” 她写到,一个老师在毕业多年后找到了她,并承认了在她还是学生的时候强吻过她。虽然如此,赛尔斯没有任何关于此事的印象,并且在当时被禁止参与调查。在她追寻真相的过程中,她揭露了美国私立高中对于受害者的隐私保护不当,限制受害者参与调查过程,并且不给予受害者援助的普遍状况。

 

作为异性恋男性,我们必须承认,和他人相比,我们会受到性骚扰的概率较低。因此,我们并没有权利去为那些受过伤害的人发声。然而,尽管我们并不是性暴力文化的直接受害者,我们依旧属于这个正常化并且长久化性暴力的校园文化。事实上,作为安多福的学生,你很有可能亲眼看到或听说过校园里的性暴力文化,无论是口头上的性骚扰,还是关于性暴力,甚至强奸的玩笑。因此,这篇文章会详细说明在我们校内以及校外积极打击性暴力文化迫切的必要性。

 

在理解我们必须通过学校政策、个人以及社区行动来实现打压强奸文化的目标的同时,我们必须明白沉默不能成为一种解决方式。从安多佛就可以看出来,沉默一直是解决问题的首选。2016年,一次调查揭露了安多佛从1970至1980年之间就发生了五起不同的性骚扰事件。和赛尔斯的文章反映的一样,性骚扰从来都不是独立的案件,而是一个在校园文化和管理行为中反复出现的系统性问题。来自安多佛学生的常见反馈的和2016的调查都表明一件事:我们并不能通过发一封给全校的咨询邮件来解决这个根深蒂固的问题。在调查结束后,学生领导们在行政协助下主动开辟了管此事的讨论,但避开了任何对处理不正当性行为的系统性变化。即便如此,学校组织也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去改变调查过程以及提高对受害者的保护,好比类似于菲利普斯埃克塞特(Phillips Exeter Academy) 限制受害者参与调查的错误做法。安多福和埃克塞特都是美国顶尖的私立高中–我校的行动说明了一切,尤其是在这个能得到全球媒体关注的时代。在对抗学校组织的沉默的人们是学生自己。在埃克塞特,学生们组织了一场因为学校行政部门对于赛尔斯文章的沉默的抗议。我们需要这个社区全员的支持来打破这个一直以来长存的的问题的以及沉默和负面印象。作为一个致力于保护学生的社区的一员,我们有责任去打击性暴力文化这包括纠正家人和朋友的错误言论,成为幸存者的盟友,和优先考虑遭遇创伤的受害者们。因此,与沉默的斗争并不需要响亮的口号和引人注目的游行。行动可以小到纠正一个不正当的玩笑,也可以大到组织一场集体活动。无论我们利用什么措施,安多佛是很多人的家。为了能保持这所学校继续给大家带来安全感,我们不能再把沉默作为解决方案。

 

必要的结构性改革不应该仅仅提供性教育,也应该保证这些计划能得到来自行政方和学生的共同支持,比如让EBI课成为学生为自己和他人发声的空间、讨论关于性骚扰的话题,并通过YES+或Brace Center等的部门去引导并计划讨论的话题来融入学生群体。我们需要揭露并改善学校对于性骚扰现有的处理方案,因为这些方案并没有充分优先解决学生的身心健康。安多佛必须制定一些公开并公正的制度,并且改良和学生的沟通以确保类似赛尔斯的案件不会再次发生。当受害者的声音被各位听见时,更多的问责制度和恢复性司法会被执行,保证以受害者的经历为中心去调查。如果制度不被更改,未来将有不可避免的痛苦。因此,假如安多福想避免像埃克塞特一样犯处理性骚扰事件上的疏忽,就必须要打破沉默并开始行动。

 

作为男性,我们有一种特权:当我们尝试为性骚扰事件发声的时候,我们会有较高的安全感。因此,我们有责任去呼吁人们关注强暴文化,并与受害者站在同一阵营。我们鼓励学校里的其他男性也应如此,当你看到性暴力文化时,应当与之斗争。善用你的特权,不要陷入沉默。

 

Translated by Aviva C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