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学生思考社交媒体与使用手机的影响

每两年,校长 John Palfrey 会发布一项关于学生数字设备与网络使用的调查。根据 Palfrey,调查的目的不只是为了继续发展他所做的数字时代研究。他也希望可以通过调查来更深刻的理解学生们。Palfrey 说道 “我也希望这可以帮助我们持续关于电子设备对学习好坏影响的议论。”

Palfrey 在之前的几年中对学生电子设备的使用非常感兴趣。他也一直在更新他的书 “Born Digital” 中的调查结果。“Born Digital” 本是 2008 年出版的。他的书探讨了一个电子精明的时代的含义。在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 Berkman Klein Center 的帮助下,Palfrey 把安多福的调查数据拿来与全国平均电子使用数据相比,并挑出最重要的资料和统计来更新书的新版。

今年,Palfrey 被安多福受托人选来作为他们年度冬季会议的教育发言者。演讲的主题就是 “Born Digital”。

Palfrey 说 “每年受托人都会请一位发言人来讨论教育。通常这些会议,特别是冬季的会议,都是请外人来讲的,但今年他们请我来做了。他们叫我谈论我写的书 “Born Digital”。这本书出版了三次,我现在正在写第四个版本所以我正在报告那些数据,但我想让它有一个与安多福的具体连接。”

校园的手机使用量跟全国均匀一样在十年之间急剧增加。在安多福,管理人与学生都体会到了面对面沟通因为手机而受到的负面影响。

Natalie Wombwell ’01, 招生副主任,说她相信学生不断使用手机的原因是大家都认为一定要忙着做事情。

她说: “我们对有联系或每时每刻都急急忙忙的感觉太习惯了。到了像走路一样的独自活动的时候反而会感到非常不适应。我认为我们要再次学着适应自己一个人的时间。”

Wombell 继续说道: “我也认为我们根本没有必要一直都那么忙。我觉得这些忙碌的外表和感受都是我们自己为了消化体力而创造的。”

根据 Palfrey,EBI 的课程是一个他们希望可以帮助学生少用手机的方法。Palfrey 的心愿是能看到所有学生,通过少用电子设备而形成更健康的生活习惯。

Palfrey 说 “我认为人人都在手机上花很多时间,并很依靠。我希望可以从像叫同学们到教室里面把手机给放起来的小提醒中让他们逐渐少用一些。”

Andrew Housiaux, 一位宗教与哲学老师/Currie 家庭唐研究所所长 (Currie Family Director of the Tang Institute) ,有与学生们做过实验。他在他的存在主义和亚洲宗教课上考研过学生们在没有手机的情况下的反应。

在写给 The Phillipian 的邮件里,Housiaux 解释了他进行这些实验的主要目的。他想要他的学生思考一下他们在没有手机影响的情况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并希望他们可以更深刻的理解他们与他们的手机有着什么样的关系。d

Housiaux 写道:“我和学生们尝试了这个‘手机实验’。这中间有两个原因。一,我想让他们从繁忙的学习生活中暂停一下,去思考他们和现代科技的关系。他们和科技之间最主要的互动工具便是手机。因此,把手机从他们身边拿走,能让他们多花些时间去想一想自己的一些习惯,一些行为规律。如果他们还拿着手机的话,我觉得他们很可能不会观察这些细小的倾向性。”

Sophia Witt ’20表示,这个实验让学生们认识到了自己对手机的依赖性,即使在看起来很不可思议的时刻。Witt说道:“这个实验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它让我认识到手机在各大社交场合的普遍性。我记得,当我在饭堂排队时,我身边几乎每一个人都在看着手机。他们有的在看Instagram,有的在检查邮件。当时我真的很尴尬,因为只有我没有手机。”

像Witt一样,Patrick Ryan ’19强调了这个实验的正面影响。根据Ryan,Housiaux曾鼓励学生们频繁的交出手机,以突显“手机并不是必要的”这个事实。

Ryan说道:“Housiaux给了所有人一个选择:把手机交给他几天。但后来,我竟然爱上了没有手机的生活,所以我的手机整个学期都在他那里。”

Ryan继续说道:“刚开始时,我的确感到有些奇怪。我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对手机很上心的人,但我发现,当自己一个人坐着时,我的潜意识便会不自觉的让我把手机拿出来看看。”

另一个参加了Housiaux实验的学生Tyler Murphy ’19表示, 他很关注手机,但并没有到痴迷的程度。去年,当Murphy去the Island School 就读时,他根本就没有用过手机。

Murphy说道:“我认为安多福的学生和其他高中生一样,总是喜欢在空闲时间玩手机。我觉得最大的问题便是学生在走路时也看手机。当你从一节课到下一节课之间只有30秒时,你应该抬起头来,走好路。”

Wendy Cogswell, Public Safety Community Relations Officer表示,关于手机的问题中,他最担心的便是学生们边过马路边看手机。这和他们的人身安全有直接关系。

Cogswell说道:“一些学生,手里拿着手机,耳朵里塞着耳机,过马路时连看都不看一下。即使他们按了过马路的按钮,也会有危险,因为一些司机和他们一样再看手机。所以,过马路时,把耳机摘下来,即使只是一只也行,只要你能听到马路上的声音。同时,把你的手机放下, 直到你到了马路另一边。这样做,你才能确保自己的安全,才回去关注周围的环境。”

Palfrey鼓励人们放下手机,多去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根据Palfrey,他的调查包括了来自学生们的建议。其中有几项提到了在饭堂中完全禁止手机的使用。

Palfrey说道:“我对这些措施举双手赞同。在现在这个时代,寄宿生们的确需要手机来和父母联系,以及完成其他重要的事情。但我觉得,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如在教室里,宿舍里,我们应该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安静学习区是一个例子,饭堂是另一个,而全校集会上,我们还得更加严厉的把控。但我觉得我们还应做的更多一些。”

Feb 1,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