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100个学生人手一个Fitbit运动手环:专门研究学生们2019年与2020年睡眠作息趋势的项目

在去年秋季,安多福的学术研究主任Michael Barker邀请了100名九、十年级的学生参加一个有关睡眠的实验。为了能看到今年和明年每人作息时间的差别,每一位学生都会佩戴一个用学校资金购买的Fitbit运动手环。每一个Fitbit手环都会记录佩戴者的基本信息、睡觉时间和每天的运动情况,包括总步数、总距离、运动时间和卡路里消耗量。参加实验的学生们需要在手机上下载一个软件,连接到他们各自的手环,以便更好地收集数据。该软件的设计者是安多福的制度研究团队,他们会匿名记录手环提供的所有信息。实验目的就是把过去一学年的数据跟明年——也就是新课程表(早上八点半上课,而不是八点上课)正式启用的时候——所记录下来的新数据进行比较。

Malgorzata Stergios,学校研究部助理主任,希望新的课程表能够带给学生更多的睡眠时间。“这次研究项目的基本目的就是为了提供给(安多福)学生更多实验数据,告诉他们如何提高睡眠质量和身心健康…我们想知道我们实行的新课程表会不会帮助学生增加睡眠时间,” Stergios和 Barker 在一封给菲利普人的邮件里说道。

根据菲利普人2018年的调查问卷数据,全校百分之七十九的学生每天晚上睡不到七个小时。并且,全校学生的平均睡眠时间只有不到6.7小时。据Barker十月份写的邮件,新课程表的设立是为了让学生们能够做到平均每晚八个半小时至九个半小时的睡眠。

不过Emma Fogg ‘21并不这么认为这个计划可行。她说,“我并不觉得早上晚半个小时上课会提高我的睡眠时间。为了睡八个小时,我必须在十一点之前上床,因为我还需要半个小时入睡。我现在至少要到十一点半或十二点才上床,这说明我一般十二点,甚至凌晨一点才会真正入睡。”

Jeremy Zhou ‘21打算加入这次的实验,因为他之前对睡眠研究有兴趣。Zhou认为整个实验过程很直接,并且他认为参与实验既可以帮助他人,也可以帮到自己。他说,“我觉得这个注意很好。我们可以真正判断修改课程表这个决定是否有效。高中生很有可能会因为不用早起而熬到更晚才睡觉。如果真是这样,仅仅改变课程表并不会有多大的效果。”

Arnav Bhakta‘22参加实验是因为他想要更加了解自己的睡眠习惯,并且根据自己的情况作出改进。Bhakta在邮件里写道,“我想确切地知道我到底睡几个小时。另外,我认为我参加实验会增加我的睡眠时间,也会使我的生活方式更加健康。”Bhakta非常喜欢使用Fitbit,并且希望每年都进行这样的睡眠实验。他写道,“其实这个实验真的很有意思。我喜欢在一天结束的时候查我走了多少步。我还可以为自己的睡眠和运动设一定的目标。我希望实验会在未来继续。我认为提高对身心健康的关注会帮助安多福学生更好地生活。“

Jan 25,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