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ingual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任命Stephanie Sparling Williams博士作性别研究中心讲师

The Brace Center Faculty Fellowship 是一个安多福为其教师们打造的学术项目。每一年,都会有一位老师以性别为大主题进行研究。今年,the Brace Center for Gender Studies 把名额交给了Stephanie Sparling Williams,一位美术史的学术访问者,同时也是Addison Museum of American Art的助理馆长。Sparling Williams会在将来的一年中研究科技,种族,性别与身体之间的联系。她还会重点探讨以上思想与有色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之间的联系。 =根据一条发布在Andover Gazette上的通知,他这个为期一年的项目,将由“对比性文字及概念分析,对女性有色艺术家作品的深度研究,以及一篇出版的论文”组成。在一封写给Phillipian的电子邮件中,Sparling Williams 解释了进行研究的原因。同时她还提到,自己的研究将运用到许多不同的途径。 Sparling Williams写道:“如今这个时代,各种种族和性别的人们都在进入数据的世界。这是他们的身体和思想超越了空间的限制。而我对此现象对文化和艺术的影响十分感兴趣。” 根据Flavia Vidal,Director of the Brace Center for Gender Studies, Sparling Williams 的项目涉及多个领域的特征,让她非常感兴趣。Sparling注重身体在现实中的呈现的提案,是在许多申请之中独一无二的。 Vidal说道:“这个项目的申请者需要提交许多材料—一个项目提案,其中包括他们申请这个项目的理由以及他们选择主题的重要性;以及一份简历。这能让我们知道他们的专长和他们要研究的课题之间的实质联系。申请同时也会上传一份粗糙的参考书目。在提案中,我们会让他们解释他们课题对安多福社区的影响。” 根据Vidal, the Felloship 给教师们提供了一个利用社区资源进行有关性别的专业研究的独特机会。 Vidal 说:“让我们的老师们继续他们追求与分享知识的旅程非常重要。为他们提供所需要的空间和时间也一样。这样, 我们学校对优秀教育的执着才能得以发扬。” Sparling Williams 的提案是以一位艺术史学家,一位视觉文化研究学者,以及一位在安多福教书的老师的身份发起的。 Sparling Williams 说 “我一直都对艺术和身体 (艺术家与观众的身体)感兴趣。但我对科技和后人道主义的兴趣,是最近我研究艺术家和新代艺术家在作品中所使用的科技技术时才发现的。打游戏是另一个新发现的兴趣,也是一个我在考虑使用的演示平台。” Sparling Williams…

Español/Castellano (Castilian Spanish), Multilingual

Extraterrestrial Arco Irises y Generadores Homopolares: Estudiantes de Andover Compiten en Torneo U.S.A. de Fisicos Jovenes

Entrando a Andover como un estudiante de tercer año (Upper) de Ucrania, Mykhailo Bilokur ‘20 sintio que habia una falta de oportunidades de ciencias basadas en investigación ofrecidas por la escuela. Este pensamiento motivo Bilokur para juntar un grupo de cuatro estudiantes para presentar en el torneo de Físicos Jóvenes (Y.P.T.) en el 26 y…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ASSIST: 安多福 (Andover) 五十年來的國際學者

多樣性是安多福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尤其是國際多樣性,即來自全球各地的學生們。在過去的五十年裡,一些國際學生是通過一個名為 ASSIST 的項目來到安多福的。   ASSIST 是美國一個歷史悠久,非營利性的留學項目。它幫助會說外語的學生前往美國私立學校學習,並且向他們提供全額獎學金。自 ASSIST 在1969年創立以來,它已經成功實現了來自52個國家5210位學子的留學夢。   根據每一位學生的學術興趣以及課外活動興趣,ASSIST 希望為每一個學生找到最適合他們的學校。每年,安多福都會歡迎一位來自 ASSIST的學生的到來。安多福的招生辦主任、經濟資助主管 Jim Ventre 解釋了其中的原因:安多福是 ASSIST 的創始校之一,而且仍然是這個項目的有力支持者。    Ventre 說道:“安多福是五十年前,ASSIST 這個聯合項目的創立者之一。在十月十二日,ASSIST 成立五十週年的那一天,ASSIST 在首都華盛頓慶祝了這個把如此多優秀的學生帶到他們夢想學校的傳統。安多福也受到了邀請,但由於那個週末碰巧趕上家長會,我們很可惜沒能參加。就在最近, 招生辦董事Jill Thompson 代表安多福領取了來自ASSIST 的獎項。這是對安多福五十年來合作的認可。”   Thompson 表示,安多福的目標和 ASSIST 的目標是一致的。   Thompson 說道:“我們安多福的初衷便是教育來自全球每一個地方的青年。ASSIST 和我們的目標一樣。我們的合作之所以很成功,是因為我們的任務和視野都是一致的。所以,對安多福重要的東西,對ASSIST 也同樣很重要。   Thompson 也把安多福和 ASSIST 項目的緊密關係歸功於 ASSIST 幫助挑選出適合安多福這個獨特環境的學生這一能力。她說她相信當ASSIST 學者來到安多福時,學習是雙向性的:當地的學生可以從他們的國際經歷中學到許多,而當他們返回自己的國家的時候,他們也可以和別人分享他們學習到的關於美國文化的知識。   Thompson 說:“其中一個和ASSIST 合作的好處就是他們已經非常了解安多福了,所以他們給我們提供的那些來自各國的候選人是他們認為可以在我們學校獲得成功的…. ASSIST知道我們有一個龐大且複雜的學生團體,所以學生需要很好的獨立性。我們有一些新來的12年級學生,他們一般都是待一年然後畢業。大部分學生都會回到自己的國家把他們的經歷分享給大家。”   在入選的 ASSIST 學者來到安多福後呆的一年裡,他們既是作為文化的使者,同時也重點培養自己的學術能力、領導能力和世界觀。 Monika…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ASSIST: 安多福 (Andover) 五十年来的国际学者

多样性是安多福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尤其是国际多样性,即来自全球各地的学生们。在过去的五十年里,一些国际学生是通过一个名为 ASSIST 的项目来到安多福的。 ASSIST 是美国一个历史悠久,非营利性的留学项目。它帮助会说外语的学生前往美国私立学校学习,并且向他们提供全额奖学金。自 ASSIST 在1969年创立以来,它已经成功实现了来自52个国家5210位学子的留学梦。 根据每一位学生的学术兴趣以及课外活动兴趣,ASSIST 希望为每一个学生找到最适合他们的学校。每年,安多福都会欢迎一位来自 ASSIST的学生的到来。安多福的招生办主任、经济资助主管 Jim Ventre 解释了其中的原因:安多福是 ASSIST 的创始校之一,而且仍然是这个项目的有力支持者。   Ventre 说道:“安多福是五十年前,ASSIST 这个联合项目的创立者之一。在十月十二日,ASSIST 成立五十周年的那一天,ASSIST 在首都华盛顿庆祝了这个把如此多优秀的学生带到他们梦想学校的传统。安多福也受到了邀请,但由于那个周末碰巧赶上家长会,我们很可惜没能参加。就在最近, 招生办董事 Jill Thompson 代表安多福领取了来自 ASSIST 的奖项。这是对安多福五十年来合作的认可。”   Thompson 表示,安多福的目标和 ASSIST 的目标是一致的。 Thompson 说道:“我们安多福的初衷便是教育来自全球每一个地方的青年。ASSIST 和我们的目标一样。我们的合作之所以很成功,是因为我们的任务和视野都是一致的。所以,对安多福重要的东西,对 ASSIST 也同样很重要。 Thompson 也把安多福和 ASSIST 项目的紧密关系归功于 ASSIST 帮助挑选出适合安多福这个独特环境的学生这一能力。她说她相信当 ASSIST 学者来到安多福时,学习是双向性的:当地的学生可以从他们的国际经历中学到许多,而当他们返回自己的国家的时候,他们也可以和别人分享他们学习到的关于美国文化的知识。 Thompson 说:“其中一个和 ASSIST 合作的好处就是他们已经非常了解安多福了,所以他们给我们提供的那些来自各国的候选人是他们认为可以在我们学校获得成功的…. ASSIST知道我们有一个庞大且复杂的学生团体,所以学生需要很好的独立性。我们有一些新来的12年级学生,他们一般都是待一年然后毕业。大部分学生都会回到自己的国家把他们的经历分享给大家。” 在入选的 ASSIST 学者来到安多福后呆的一年里,他们既是作为文化的使者,同时也重点培养自己的学术能力、领导能力和世界观。Monika Nemcova’19,一个来自捷克共和国的学生,分享了她作为 2018-2019…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出櫃日和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 (Gender and Sexuality Alliance, GSA) 兩者的三十週年紀念日

為了慶祝出櫃日(美國出櫃日是10月11日)和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Gender and Sexuality Alliance, GSA)兩者的三十週年紀念日,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組織了一次有關出櫃的座談會。在這次活動中,安多福的幾名學生和老師分享了他們出櫃的經歷。 Marisela Ramos 是一位歷史和社會學科的老師,也是 LGBTQIA+(非異性戀群體)的成人組織者,十月十一號的這次座談會就是她組織的。 “我們分享的故事越多,接受的人就會越多,安多福的環境也會逐漸變得包容。我們在安多福能夠有像今天這種活動,而且自三十年前就有一個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說明大眾還是對非異性戀群體有興趣,想要了解更多。” Ramos 在與菲利浦人的一次採訪中說道。 GSANetwork.org(美國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官方網站)上寫道,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希望可以創造一個可以讓非異性戀青年討論跟性別、性認知或性別表達有關話題的安全空間。 Ramos 說:“在這次活動中,我非常高興能看到很多盟友出席,但我認為同樣重要的是讓其他同性戀者理解,其實並不是只有一個做同性戀的方法或標準。我覺得很多時候,出櫃的人覺得需要去學習怎麼做同性戀。在我看來,做同性戀有各種各樣的方式,組織這次討論活動就是為了讓大家互相支持。” Ramos 認為她能夠在安多福作一位同性戀的老師,以及 LGBTQIA+ 的成人組織者,這兩點都表明學校管理部門對同性戀老師和學生的支持。 Ramos 說: “我是[LGBTQIA+] 的成人組織者,所以我管的主要是成人管理的事情。我這個職位的存在說明了我們在安多福有足夠的[LGBTQIA+] 老師,也說明了安多福行政層與其他安多福老師對非異性戀群體的大力支持。這樣的支持對我們校園的逐步改善非常重要。” 此次座談會在 Rebecca M. Sykes 健康中心舉行。出席這次活動並且分享了自己出櫃故事的 Karin Ulanovsky ’20 認為舉行座談會的空間相對比較小,故意營造出一種私密的氛圍。 “我決定把我的經歷講出來,因為我認為它包含著很多不同的經歷,可能會覆蓋很多同性戀青少年的經歷。這裡有我與父母、祖父母的文化和價值觀差異,以及跟同學和身邊的老師溝通對第一次性經歷的看法…所有這些因素加起來,還有社會期望對這些想法的影響。” Ulanovsky 在與菲利浦人的一次採訪中說道。 Ulanovsky 提到,她覺得這些對話對於在安多福寄宿、與家人隔絕的學生們尤為重要。她希望通過這樣的分享,以及在討論中保持開放的心態,使安多福成為學生心目中一個安全而包容的環境。 “還有很多人由於各種原因覺得他們沒法出櫃。對於他們來說,看到別人能夠出櫃是相當重要的,這也會給予他們勇氣。” Ulanovsky 說。 Ulanovsky 還說,她希望學校的教職員工也能感受到學生群體對他們的支持。 “在21世紀,青少年出櫃的故事和他們身邊成年人當年出櫃的故事很不一樣,因為成年人出櫃的年代和我們現在生活的年代相差很遠。雖然出櫃依然是一大難題, [現今的青少年]有很多機會能夠被同齡人所接受。這是和幾十年前很不一樣的,所以我希望成年人能夠感受到學生們的支持,能夠感受到希望,感受到情況正在變得越來越好。” Ulanovsky 說。 座談會的另一位主講人 Bea Hruska ’20 說,她分享自己出櫃經歷的原因,是因為她之前向身邊的人分享時,收到的反饋大多是正面的。她說,她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夠幫助其他正在出櫃過程中掙扎的同伴,同時也能夠鼓勵那些有負面經歷的同伴。 “從不可能允許學生出櫃,到我們今天能夠用一整天來紀念出櫃,安多福經歷了同性戀歷史的許多波折。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我覺得出櫃日可以作為對於我們已經取得成果的一種慶祝,同時紀念那些原本可以從這個過程當中獲益,但不幸沒能見證如今自由和輝煌的人們。” Hruska 在一封致菲利浦人的郵件中寫道。…

1 2 3 4 5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