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ingual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全校大會:哈本·格爾馬,殘疾人權利活動家

哈本·格爾瑪 (Haben Girma) 的雙手撫過盲文 (Braille) 鍵盤,讀到抄寫員給她轉寫的描述:[學生髮出]一片笑聲。她笑了,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格爾瑪,史上第一位從哈佛法學院 (Harvard Law School) 畢業的聾盲人,以及一位殘疾人權利活動家,在周三的全校大會上發言。格爾瑪榮幸被前總統奧巴馬評價為白宮改革提倡者 (White House Champion of Change),被福布斯雜誌 (Forbes Magazine) 評為三十個三十歲以下傑出人士之一 (30 Under 30)。另外,她撰寫的書本會在2019年出版。 在她的演講中,格爾瑪用自己被人歧視的故事鼓勵大家為殘疾人士考慮,不排斥弱勢群體。 「她不但沒有使用自己的[法學士]學位進入法律事業,更為和她一樣的人們爭取接受教育的權利。她的演講啟發了聽眾,」Ria Vieira ‘19 說道。 格爾瑪在加州奧克蘭 (Oakland, California) 長大,而那裡的學區幸好有能力容納盲人學生。一年級的時候,格爾瑪開始學習盲文。她很快學會了閱讀,在學校一再取得好成績。高中畢業之後,格爾瑪在位於俄勒岡州波特蘭市 (Portland, Oregon) 的路易克拉克大學 (Lewis and Clark College) 就讀。 在她分享的一個故事中,格爾瑪談到她無法閱讀大學的午餐菜單這一困難。因為沒法讀紙質版菜單,經常會誤選到自己不想吃或不能吃的餐食 (她是素食者)。與這一困難掙扎了許久之後,格爾瑪終於決定爭取自己閱讀菜單的權利。 「問題不在盲人。形成障礙的並不是殘疾本身,並是在於菜單的格式。我去向食堂經理解釋我無法獲取菜單上的信息的問題,」格爾瑪在全校大會上說道。 格爾瑪一開始遭到拒絕,讓她考慮自己可否咬緊牙關,忍受這一不便。可是,她與朋友一起討論事宜後,便決定採取行動,為自己爭取。她再次去跟學校相關人員協商,希望能夠得到盲人可以閱讀的菜單。 「決定接受不公平的現像或爭取公平是看我們自己的意志。小事情也很重要,因為日積月累,我們如果爭取消除那些小障礙,我們就逐漸鍛煉了挑戰更大的障礙的能力。我們要是想要打破限制我們的玻璃天花板,致力於消除各個領域的壓迫:性別、種族、信仰和殘疾的歧視,我們就需要練習爭取公平的技能。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小事也能有很大的影響。」 格爾瑪還強調媒體的可接觸性,與學生分享如何能讓殘疾人群體更容易使用各種網頁和程式。她演示了手機軟件如何幫助她索引網站上的信息、回复朋友的短信,還展示了她使用觸覺美國手語 (Tactile American Sign Language) 交流的一段視頻。 「她的演講改變了我察看殘疾人士日常生活的方式。如格爾瑪女士說,她和別人生活得不一樣,但她並不因自己的聾盲症而生活得更好或更不好. .. 我最大的收穫是我們有時候不需要為殘疾群體做新的軟件、新的項目,而是應該把我們已有的東西變得更容易接觸。我們大家都需要努力讓這些人的生活質量有所提高,」Posie Millett ’20…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全校大会:哈本·格尔马,残疾人权利活动家

哈本·格尔玛 (Haben Girma) 的双手抚过盲文 (Braille) 键盘,读到抄写员给她转写的描述:[学生发出]一片笑声。她笑了,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格尔玛,史上第一位从哈佛法学院 (Harvard Law School) 毕业的聋盲人,以及一位残疾人权利活动家,在周三的全校大会上发言。格尔玛荣幸被前总统奥巴马评价为白宫改革提倡者 (White House Champion of Change),被福布斯杂志 (Forbes Magazine) 评为三十个三十岁以下杰出人士之一 (30 Under 30)。另外,她撰写的书本会在2019年出版。 在她的演讲中,格尔玛用自己被人歧视的故事鼓励大家为残疾人士考虑,不排斥弱势群体。 「她不但没有使用自己的[法学士]学位进入法律事业,更为和她一样的人们争取接受教育的权利。她的演讲启发了听众,」Ria Vieira ‘19 说道。 格尔玛在加州奥克兰 (Oakland, California) 长大,而那里的学区幸好有能力容纳盲人学生。一年级的时候,格尔玛开始学习盲文。她很快学会了阅读,在学校一再取得好成绩。高中毕业之后,格尔玛在位于俄勒冈州波特兰市 (Portland, Oregon) 的路易克拉克大学 (Lewis and Clark College) 就读。 在她分享的一个故事中,格尔玛谈到她无法阅读大学的午餐菜单这一困难。因为没法读纸质版菜单,经常会误选到自己不想吃或不能吃的餐食 (她是素食者)。与这一困难挣扎了许久之后,格尔玛终于决定争取自己阅读菜单的权利。 「问题不在盲人。形成障碍的并不是残疾本身,并是在于菜单的格式。我去向食堂经理解释我无法获取菜单上的信息的问题,」格尔玛在全校大会上说道。 格尔玛一开始遭到拒绝,让她考虑自己可否咬紧牙关,忍受这一不便。可是,她与朋友一起讨论事宜后,便决定采取行动,为自己争取。她再次去跟学校相关人员协商,希望能够得到盲人可以阅读的菜单。 「决定接受不公平的现象或争取公平是看我们自己的意志。小事情也很重要,因为日积月累,我们如果争取消除那些小障碍,我们就逐渐锻炼了挑战更大的障碍的能力。我们要是想要打破限制我们的玻璃天花板,致力于消除各个领域的压迫:性别、种族、信仰和残疾的歧视,我们就需要练习争取公平的技能。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小事也能有很大的影响。」 格尔玛还强调媒体的可接触性,与学生分享如何能让残疾人群体更容易使用各种网页和程式。她演示了手机软件如何帮助她索引网站上的信息、回复朋友的短信,还展示了她使用触觉美国手语 (Tactile American Sign Language) 交流的一段视频。 「她的演讲改变了我察看残疾人士日常生活的方式。如格尔玛女士说,她和别人生活得不一样,但她并不因自己的聋盲症而生活得更好或更不好. .. 我最大的收获是我们有时候不需要为残疾群体做新的软件、新的项目,而是应该把我们已有的东西变得更容易接触。我们大家都需要努力让这些人的生活质量有所提高,」Posie Millett ’20…

Español/Castellano (Castilian Spanish), Multilingual

Pasaporte con validez restringida

Vine por sorpresa a este planeta — ocho años tras el último hijo de mis padres, al final de los 25 años que habían pasado expatriados.   En mi primera foto de pasaporte, que obtuve en la embajada sudafricana en Singapur, apenas tenía una semana de edad, estaba medio dormida. Desde el principio de mi existencia ya aprendí a ser una…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多米尼加共和國服務遊學項目

春假期間,十名學生和兩名教師在多米尼加共和國暖和的天氣下釘著木板。他們在參與為期九天的社區服務活動,負責為當地的八年級(初二)女生搭建一座戶外瑜伽平台。 項目負責人,數學教師與 “同感、平衡、接納” 課程負責人 Anny Candelario Escobar說: 「活動包括多種重活兒的工作:搬運木板、釘木板、使用砂紙打磨木板。我們每天早上就已經出了一身汗。」 這項義務旅程名為 “全球目標——多米尼克共和國”,是唐學院 (Tang Institute) 提供的諸多遊學項目之一。根據唐學院的網站,這個義工服務的目標是提倡性別平等,改變一代又一代無法逃脫貧窮命運的局面。 此項目與蝴蝶基金會 (Mariposa Foundation,一個關注女性增權和社會貧窮的組織),聯手合作。這個基金會最初創建是為了幫助多米尼加北部生活在貧困線之下的女生。 參與項目的學生還和當地女生進行了小組討論,給蝴蝶基金會明年準備建的博物館提出建議。 「雖然有些[安多福的]同學們並不懂西班牙語,可是大家都能夠互相交流與了解,使我十分驚喜。我們產生了很多共鳴,而且能用共同語言流暢地進行交談,」今年高四的Abdu Donka ’18 說到。 學生們能夠與當地的女生建立到密切的關係。 Shahinda Bahnasy ’20 非常珍惜與這些女孩相處的時光,使她在每天的工作中更加投入。 她說:「我初次意識到自己在基金會起到的作用是在我與Liandra,當地的一名女孩, 溝通時。她給了我一條多米尼加國的手鍊… 她從包裡將[它]拿出來,係到我的手腕上,跟我說:『這是為了讓你走了以後不忘記我』。」 根據 Donka 所述,這次旅程讓他意識到教育的價值,以及缺乏教育機會的後果。他還反思了他自己在教育方面能享受的特權。 Donka 說:「我很驚訝地觀察到原來一個人的生活品質可以被他是否能完成高中學業而決定。有些人需要很早結婚,導致他們被婚姻束縛住。另一方面,有些人可以接受教育,擁有自己的工作,在考慮婚姻之前得到更多經濟自由。這讓我意識到我自己有多麼幸運,能在美國所擁有的受教育的特權,以及讓我思考我未來能做些什麼去改善這些情況。」 Candelario 首肯了對於特權的認識。她說,每年能夠去探訪當地女生家裡的學生都會思考及反思到自己所享受的幸福。 她說:「知道這些女生生活在貧困線之下是一件事。可是真正去到她們家裡,穿過她們的居住區,那是另外一件事。這會給學生很大的衝擊,看看自己在安多福所享受的教育。你還能再多求什麼呢?」 Candelario 是在泰伯學院 (Tabor Academy) 工作時尋找多米尼加國的合作組織,聯繫到蝴蝶基金會。 她說:「我[在高中時]一直想要參與類似的春假遊學節目… 以服務為主的項目,但我一直沒能支付項目費用。作為一名老師,我決定為想參與這種社區服務的學生籌款,成為了我[在泰伯]教學生涯的一個目標。」 來到安多福之後,她終於不用再發愁籌款事宜,於是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到項目本身的規劃當中。蝴蝶基金會之所以對她重要,是因為基金會對女孩子的影響。 「他們提供課程,文化課… [以及]學習縫紉、游泳,這些技能的機會。雖然[服務中心]對面就是沙灘,大多數女孩子竟然都不會游泳,[而且孩子能夠學習游泳的技術尤其重要],」 Candelario 說到。 「我在旅程中最大大收穫便是教育的必要性,以及世界上很多地方教育機會的缺乏。我們在旅程得到很多反思的機會,是讓這次旅程變得如此特別的最大因素。」 Donka 說。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多米尼加共和国服务游学项目

春假期间,十名学生和两名教师在多米尼加共和国暖和的天气下钉着木板。他们在参与为期九天的社区服务活动,负责为当地的八年级(初二)女生搭建一座户外瑜伽平台。 项目负责人,数学教师与 “同感、平衡、接纳” 课程负责人 Anny Candelario Escobar说: 「活动包括多种重活儿的工作:搬运木板、钉木板、使用砂纸打磨木板。我们每天早上就已经出了一身汗。」 这项义务旅程名为 “全球目标——多米尼克共和国”,是唐学院 (Tang Institute) 提供的诸多游学项目之一。根据唐学院的网站,这个义工服务的目标是提倡性别平等,改变一代又一代无法逃脱贫穷命运的局面。 此项目与蝴蝶基金会 (Mariposa Foundation,一个关注女性增权和社会贫穷的组织),联手合作。这个基金会最初创建是为了帮助多米尼加北部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女生。 参与项目的学生还和当地女生进行了小组讨论,给蝴蝶基金会明年准备建的博物馆提出建议。 「虽然有些[安多福的]同学们并不懂西班牙语,可是大家都能够互相交流与了解,使我十分惊喜。我们产生了很多共鸣,而且能用共同语言流畅地进行交谈,」今年高四的Abdu Donka ’18 说到。 学生们能够与当地的女生建立到密切的关系。 Shahinda Bahnasy ’20 非常珍惜与这些女孩相处的时光,使她在每天的工作中更加投入。 她说:「我初次意识到自己在基金会起到的作用是在我与Liandra,当地的一名女孩, 沟通时。她给了我一条多米尼加国的手链… 她从包里将[它]拿出来,系到我的手腕上,跟我说:『这是为了让你走了以后不忘记我』。」 根据 Donka 所述,这次旅程让他意识到教育的价值,以及缺乏教育机会的后果。他还反思了他自己在教育方面能享受的特权。 Donka 说:「我很惊讶地观察到原来一个人的生活品质可以被他是否能完成高中学业而决定。有些人需要很早结婚,导致他们被婚姻束缚住。另一方面,有些人可以接受教育,拥有自己的工作,在考虑婚姻之前得到更多经济自由。这让我意识到我自己有多么幸运,能在美国所拥有的受教育的特权,以及让我思考我未来能做些什么去改善这些情况。」 Candelario 首肯了对于特权的认识。她说,每年能够去探访当地女生家里的学生都会思考及反思到自己所享受的幸福。 她说:「知道这些女生生活在贫困线之下是一件事。可是真正去到她们家里,穿过她们的居住区,那是另外一件事。这会给学生很大的冲击,看看自己在安多福所享受的教育。你还能再多求什么呢?」 Candelario 是在泰伯学院 (Tabor Academy) 工作时寻找多米尼加国的合作组织,联系到蝴蝶基金会。 她说:「我[在高中时]一直想要参与类似的春假游学节目… 以服务为主的项目,但我一直没能支付项目费用。作为一名老师,我决定为想参与这种社区服务的学生筹款,成为了我[在泰伯]教学生涯的一个目标。」 来到安多福之后,她终于不用再发愁筹款事宜,于是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项目本身的规划当中。蝴蝶基金会之所以对她重要,是因为基金会对女孩子的影响。 「他们提供课程,文化课… [以及]学习缝纫、游泳,这些技能的机会。虽然[服务中心]对面就是沙滩,大多数女孩子竟然都不会游泳,[而且孩子能够学习游泳的技术尤其重要],」 Candelario 说到。 「我在旅程中最大大收获便是教育的必要性,以及世界上很多地方教育机会的缺乏。我们在旅程得到很多反思的机会,是让这次旅程变得如此特别的最大因素。」 Donka 说。

1 24 25 26 27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