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ingual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智慧与美德项目已筹资两亿美元

安多福 (Andover) 1778 年立的校宪宪法中写着:「没有智慧的美德即弱小,没有美德的智慧即危险」。两百四十年后,学院资源办公室 (OAR) 带领的智慧与美德项目希望在保留安多福核心价值观的同时带来创新。 学院通讯主管 Tracy Sweet 为我们具体解释了一下项目和募捐的成功。 她在电子邮件中写道:「智慧与美德项目是安多福战略计划现款的主要来源。教职员工与董事会于2014 年就认可了这笔项目,并一直在支持项目的进展。经过具体计划和初步筹款,项目以庆祝活动的形式开幕,于2017年九月正式开始。截至今天,项目已经筹钱超过两亿美金,下一步进展也动力十足。」 智慧与美德项目的钱款来自于跟安多福有联系的捐赠者。学院秘书 Thomas Lockerby 解释到这些捐赠者是如何帮助安多福达到目标。 他说:「项目最重要的目标是帮助实现战略计划。其次的目标是继续支持学校现在的运营方式,所以项目一大部分来自于校友和家长的捐赠。因为这些钱都是用来支持学生和教师在学校经历的各种方面,因此项目确实取决于校友和家长每年的支持。」 有一部分的资金分配为学生的奖学金。据 Lockerby 所说,奖学金和安多福不考虑经济条件的招生过程都帮助促进 “来自各角的青少年” 这一价值观,是安多福提倡学生多样化的格言。 他说:「项目其中一个重要的目标是为奖学金资金继续筹款,以支持我们不考虑经济条件的招生过程。因此,项目今年主要集中经历为奖学金筹钱。」 Lockerby 说,这样实际地应用安多福的价值观和对创新的大力鼓励对于安多福的成功是至关重要的。 他说:「我们的价值观到今天还引起共鸣… 安多福有自我批评,自我提高的传统。对创新能力的热衷说明我们知道只要松懈,就不能够为学生提供最前沿的教学体验。 」 项目极力支持在校园设施上的创新,并体现于各处的建造项目。一开始是 Sykes 医务所和 Synder 体育中心,而当前的项目便是 Oliver Wendell Holmes 图书馆 (OWHL) 的重新装修。 Lockerby 说:「大家一定都知道,OWHL 几年前就已经需要装修了。上一次翻修的时候是1987年,并且图书馆里面有一部分从三十年代之后就已没有再修过。因此,现在真正的需要不仅仅是翻修,而是重新设计我们的图书馆。」 据 Lockerby 描述,现在也有潘家体育中心 (Pan Athletic Center) 和新音乐教学楼的计划在进行中。这些计划符合项目对创新的支持,因为他们会提升学生们的课外活动体验。 他说:「下一个项目是第二个体育中心。我们还没有筹完资金,所以还没有开工。这将是潘家体育中心,会有新的游泳池和跳水池,也会有摔跤场地和新的舞蹈中心。新的音乐教学楼也一定会大幅度提高我们学生音乐家的体验。」 据 Sweet 所说,项目不仅是为了筹款,也是让学校感到自豪的一件事。 Sweet 写道:「智慧和美德[项目]本身是安多福不考虑经济条件的招生过程、唐学院’在世界中学习’…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煤氣洩漏對校園的影響

勞倫斯 (Lawrence)、安多福 (Andover)、北安多福 (North Andover) 三個城鎮現在仍受著上星期煤氣洩漏的影響。據 WBUR 新聞報導,工人需要在地區裡重新安裝48英里的煤氣管道。儘管學校及時做出的必要調整,仍然有幾所宿捨不僅沒有熱水,也沒有可使用的洗衣機。菲利普人 (The Phillipian)採訪了幾位安多福群體中的成員,去了解了他們目前生活怎樣被煤氣洩漏影響到。 Sebastian Romero ‘20,走讀生 當 Sebastian Romero ‘20, 一位來自安多福的走讀學生,離開足球訓練候,他收到了學校吩咐學生們立即撤離教學樓的短信。不到一會兒,他的家長便給他打電話,讓他​​即刻回家。 他說:「我回家的時候發現我的父母站在房子外邊,而我的父親更告訴我我們需要趕緊離開。我感到挺擔心的,因為我根本不了解情況,更沒有任何人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只能盲目地開車,駛向離開安多福的方向。」 據他所說,他自己的家沒有受損,並還擁有熱水和電。可是,他也親眼目睹煤氣洩漏對其他房子的影響。他說:「我們開車不到一英里,我便在路途中看到一棟房子爆炸。整個屋子都著火了。現在,房子還在重建中,房子的主人也還在調查著火的具體原因。這次,如此近距離地看到火災發生,讓我挺害怕的。」 現在,Romero 認為社區已經恢復正常。他認為社區如此快速的能夠恢復熱水和電力供應靠整個社區的努力和功勞。 Jennifer Elliott ‘94, 學生和住宅生活院長 煤氣洩漏事件後,學校管理局⼀直與⼯業⼚房 (Office of Physical Plant [OPP]) 和當地煤⽓公司合作。這些溝通的主要目的是確保學⽣的安全,並且保證學校能夠盡快為學⽣恢復熱⽔供應和洗⾐設施。每⼀個宿舍都擁有獨特的需求和困難,所以 OPP ⼀直在試⽤不同的替代能源來保證每⼀個宿捨得到所需的電力供應。 校園的學生和住宅生活院長 Jennifer Elliott ’94 在訪問中提到了學校與 OPP 的計劃。她說:「OPP 已開始啟動初步⾏動。他們為受影響的學⽣們提供了免費的洗⾐服務,也⼀直嘗試著把校園中⽐較危險⼀點的建築從天然⽓能源換成比較安全的丙烷能源。我們希望OPP 能盡快完成能源轉換,但畢竟這過程⾮常複雜,所以有可能需要⼀點時間。」根據Elliott,校園上的暖氣供應難題已經差不多解決了。校園⾥⼤部分的建築都已恢復暖⽓供應,現在只缺⼀兩棟宿舍。 Elliott 說:「常規的發電機都已恢復原型了。雖然有⼏個宿舍的暖⽓要遲⼀點才能恢復正常,這不會對學⽣有影響。校園上的暖⽓平時⼗⽉初才開,到那時候暖⽓的問題已經會被解決了。」 Paige Busse ‘19,Morton House 宿舍的官長 Paige Busse ’19,Morton Hou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煤气泄漏对校园的影响

劳伦斯 (Lawrence)、安多福 (Andover)、北安多福 (North Andover) 三个城镇现在仍受着上星期煤气泄漏的影响。据 WBUR 新闻报道,工人需要在地区里重新安装48英里的煤气管道。尽管学校及时做出的必要调整,仍然有几所宿舍不仅没有热水,也没有可使用的洗衣机。菲利普人 (The Phillipian)采访了几位安多福群体中的成员,去了解了他们目前生活怎样被煤气泄漏影响到。 Sebastian Romero ‘20,走读生 当 Sebastian Romero ‘20, 一位来自安多福的走读学生,离开足球训练候,他收到了学校吩咐学生们立即撤离教学楼的短信。不到一会儿,他的家长便给他打电话,让他​​即刻回家。 他说:「我回家的时候发现我的父母站在房子外边,而我的父亲更告诉我我们需要赶紧离开。我感到挺担心的,因为我根本不了解情况,更没有任何人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只能盲目地开车,驶向离开安多福的方向。」 据他所说,他自己的家没有受损,并还拥有热水和电。可是,他也亲眼目睹煤气泄漏对其他房子的影响。他说:「我们开车不到一英里,我便在路途中看到一栋房子爆炸。整个屋子都着火了。现在,房子还在重建中,房子的主人也还在调查着火的具体原因。这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火灾发生,让我挺害怕的。」 现在,Romero 认为社区已经恢复正常。他认为社区如此快速的能够恢复热水和电力供应靠整个社区的努力和功劳。 Jennifer Elliott ‘94, 学生和住宅生活院长 煤气泄漏事件后,学校管理局⼀直与⼯业⼚房 (Office of Physical Plant [OPP]) 和当地煤⽓公司合作。这些沟通的主要目的是确保学⽣的安全,并且保证学校能够尽快为学⽣恢复热⽔供应和洗⾐设施。每⼀个宿舍都拥有独特的需求和困难,所以 OPP ⼀直在试⽤不同的替代能源来保证每⼀个宿舍得到所需的电力供应。 校园的学生和住宅生活院长 Jennifer Elliott ’94 在访问中提到了学校与 OPP 的计划。她说:「OPP 已开始启动初步⾏动。他们为受影响的学⽣们提供了免费的洗⾐服务,也⼀直尝试着把校园中⽐较危险⼀点的建筑从天然⽓能源换成比较安全的丙烷能源。我们希望OPP 能尽快完成能源转换,但毕竟这过程⾮常复杂,所以有可能需要⼀点时间。」根据Elliott,校园上的暖气供应难题已经差不多解决了。校园⾥⼤部分的建筑都已恢复暖⽓供应,现在只缺⼀两栋宿舍。 Elliott 说:「常规的发电机都已恢复原型了。虽然有⼏个宿舍的暖⽓要迟⼀点才能恢复正常,这不会对学⽣有影响。校园上的暖⽓平时⼗⽉初才开,到那时候暖⽓的问题已经会被解决了。」 Paige Busse ‘19,Morton House 宿舍的官长 Paige Busse ’19,Morton Hou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瘋狂富豪) 亞洲人:在美 (觀影) 經歷

我記得我三天之內一口氣讀完了凱文·關 (Kevin Kwan) 的小說《瘋狂富豪》(又譯為《我的超豪男友》、《瘋狂的亞洲富人》)。我沒想到它會被拍成電影,但我很高興看到這個故事最終被搬上了銀幕。和一般由小說改編的電影不同,這部電影並沒有“毀了”這個故事——它反而喚起了亞裔團體的共鳴。它之所以引起大幅度的關注是因為電影本身的演員、製作團隊全部是亞洲人或亞裔。在本報上周刊中,Andy Zeng ’20 評論說:雖然這一點令人興奮,但整體上來說,《瘋狂富豪》的本質“俗氣、膚淺”,還使人們腦海中對亞裔形成的刻板印象更加根深蒂固。讀了 Zeng 的文章,我覺得《瘋狂富豪》被冤枉了。 Zeng 的觀點錯在他誤認為電影的目的是消除人們對亞裔形成的刻板印象。這部電影的創作、改編、製作到演繹都是由亞洲人或亞裔完成,故事情節裡也基本上只包括亞裔,並不強調亞裔團體在其他文化種族團體心目中的印象。電影之所以從一個特殊的角度呈現,是為了幫助沒有從小在亞洲國家長大的觀眾理解眾多的價值觀和文化傳統。這部電影是和刻板印象無關的。 我和 Zeng 的另一點分歧在於他將電影中的價值觀和文化元素簡單地歸結為 “[屬於]中國[文化]的 ”,而我並不同意這樣分類。故事中的這些家庭在幾百年前就離開中國來到東南亞,他們說的語言混雜著普通話、粵語、新加坡式英語和馬來語,穿著西式晚禮服,聽著八十年代的鄧麗君,喜歡吃沙嗲烤肉(印尼和馬來西亞食品),同時也喜歡一家人一起包餃子。他們的生活是多種文化的混合產物,僅僅貼上中國文化的標籤恐怕不是很準確。 另外,Zeng 認為電影中對於房地產商富豪楊家奢侈生活方式的描述會加深人們對亞洲人“看重物質和金錢”的刻板印象。這裡要注意的是,雖然楊家的生活確實奢侈,他們可不是一般人—— 他們是瘋狂富豪。楊家畢竟是 “新加坡最大的開發商”,幾百年來積累了很大的一筆財富。觀眾應當知道他們即將在銀幕上看到的是一些與眾不同的亞洲人。楊家的生活方式並不具代表性,因此也就不會牽扯到人們對於全體 亞裔的刻板印象。 作為觀眾,我們跟隨女主角,紐約人 Rachel Chu 來到新加坡,第一次接觸港式早茶,第一次學會尊重長輩的重要性,第一次由於自己的家庭背景而糾結。 Chu 在美國長大,母親從中國移民來到美國,拼命地想要忘記自己過去在中國的經歷。 Chu 必然會將一套美國價值觀帶入電影——這一點 Zeng 並沒有說錯。但 Zeng 進一步說,這些美國元素 “淹沒了中國文化的痕跡”。我並不這樣認為。這部電影的內容並沒有被美國文化粉飾,Chu 的美國身份也沒有在亞洲國家長大的觀眾一邊看電影一邊驚嘆,一邊體驗 Chu 第一次接觸亞洲文化和她男友家庭背景的種種心情。 《瘋狂富豪》的美國性質緩衝了觀眾有可能經歷的文化衝擊,也幫助觀者更好地理解 Chu 的尋根之旅。 在美國最初的一段時間 —— 我來自北京的一所公立學校 —— 我一直試圖擺脫 “亞裔美國人” 這一標籤,因為我並不認為我會擁有 “美國” 的一部分。這部電影展現的正是亞洲人 (在亞洲生活) 和亞裔 (在非亞洲國家生活) 的區別。導演Jon M. Chu…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疯狂富豪) 亚洲人:在美 (观影) 经历

我记得我三天之内一口气读完了凯文·关 (Kevin Kwan) 的小说《疯狂富豪》(又译为《我的超豪男友》、《疯狂的亚洲富人》)。我没想到它会被拍成电影,但我很高兴看到这个故事最终被搬上了银幕。和一般由小说改编的电影不同,这部电影并没有“毁了”这个故事——它反而唤起了亚裔团体的共鸣。它之所以引起大幅度的关注是因为电影本身的演员、制作团队全部是亚洲人或亚裔。在本报上周刊中,Andy Zeng ’20 评论说:虽然这一点令人兴奋,但整体上来说,《疯狂富豪》的本质“俗气、肤浅”,还使人们脑海中对亚裔形成的刻板印象更加根深蒂固。读了 Zeng 的文章,我觉得《疯狂富豪》被冤枉了。 Zeng 的观点错在他误认为电影的目的是消除人们对亚裔形成的刻板印象。这部电影的创作、改编、制作到演绎都是由亚洲人或亚裔完成,故事情节里也基本上只包括亚裔,并不强调亚裔团体在其他文化种族团体心目中的印象。电影之所以从一个特殊的角度呈现,是为了帮助没有从小在亚洲国家长大的观众理解众多的价值观和文化传统。这部电影是和刻板印象无关的。 我和 Zeng 的另一点分歧在于他将电影中的价值观和文化元素简单地归结为 “[属于]中国[文化]的 ”,而我并不同意这样分类。故事中的这些家庭在几百年前就离开中国来到东南亚,他们说的语言混杂着普通话、粤语、新加坡式英语和马来语,穿着西式晚礼服,听着八十年代的邓丽君,喜欢吃沙嗲烤肉(印尼和马来西亚食品),同时也喜欢一家人一起包饺子。他们的生活是多种文化的混合产物,仅仅贴上中国文化的标签恐怕不是很准确。 另外,Zeng 认为电影中对于房地产商富豪杨家奢侈生活方式的描述会加深人们对亚洲人“看重物质和金钱”的刻板印象。这里要注意的是,虽然杨家的生活确实奢侈,他们可不是一般人—— 他们是疯狂富豪。杨家毕竟是 “新加坡最大的开发商”,几百年来积累了很大的一笔财富。观众应当知道他们即将在银幕上看到的是一些与众不同的亚洲人。杨家的生活方式并不具代表性,因此也就不会牵扯到人们对于全体 亚裔的刻板印象。 作为观众,我们跟随女主角,纽约人 Rachel Chu 来到新加坡,第一次接触港式早茶,第一次学会尊重长辈的重要性,第一次由于自己的家庭背景而纠结。 Chu 在美国长大,母亲从中国移民来到美国,拼命地想要忘记自己过去在中国的经历。 Chu 必然会将一套美国价值观带入电影——这一点 Zeng 并没有说错。但 Zeng 进一步说,这些美国元素 “淹没了中国文化的痕迹”。我并不这样认为。这部电影的内容并没有被美国文化粉饰,Chu 的美国身份也没有在亚洲国家长大的观众一边看电影一边惊叹,一边体验 Chu 第一次接触亚洲文化和她男友家庭背景的种种心情。 《疯狂富豪》的美国性质缓冲了观众有可能经历的文化冲击,也帮助观者更好地理解 Chu 的寻根之旅。 在美国最初的一段时间 —— 我来自北京的一所公立学校 —— 我一直试图摆脱 “亚裔美国人” 这一标签,因为我并不认为我会拥有 “美国” 的一部分。这部电影展现的正是亚洲人 (在亚洲生活) 和亚裔 (在非亚洲国家生活) 的区别。导演Jon M. Chu…

1 8 9 10 11 12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