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ingual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多米尼加共和國服務遊學項目

春假期間,十名學生和兩名教師在多米尼加共和國暖和的天氣下釘著木板。他們在參與為期九天的社區服務活動,負責為當地的八年級(初二)女生搭建一座戶外瑜伽平台。 項目負責人,數學教師與 “同感、平衡、接納” 課程負責人 Anny Candelario Escobar說: 「活動包括多種重活兒的工作:搬運木板、釘木板、使用砂紙打磨木板。我們每天早上就已經出了一身汗。」 這項義務旅程名為 “全球目標——多米尼克共和國”,是唐學院 (Tang Institute) 提供的諸多遊學項目之一。根據唐學院的網站,這個義工服務的目標是提倡性別平等,改變一代又一代無法逃脫貧窮命運的局面。 此項目與蝴蝶基金會 (Mariposa Foundation,一個關注女性增權和社會貧窮的組織),聯手合作。這個基金會最初創建是為了幫助多米尼加北部生活在貧困線之下的女生。 參與項目的學生還和當地女生進行了小組討論,給蝴蝶基金會明年準備建的博物館提出建議。 「雖然有些[安多福的]同學們並不懂西班牙語,可是大家都能夠互相交流與了解,使我十分驚喜。我們產生了很多共鳴,而且能用共同語言流暢地進行交談,」今年高四的Abdu Donka ’18 說到。 學生們能夠與當地的女生建立到密切的關係。 Shahinda Bahnasy ’20 非常珍惜與這些女孩相處的時光,使她在每天的工作中更加投入。 她說:「我初次意識到自己在基金會起到的作用是在我與Liandra,當地的一名女孩, 溝通時。她給了我一條多米尼加國的手鍊… 她從包裡將[它]拿出來,係到我的手腕上,跟我說:『這是為了讓你走了以後不忘記我』。」 根據 Donka 所述,這次旅程讓他意識到教育的價值,以及缺乏教育機會的後果。他還反思了他自己在教育方面能享受的特權。 Donka 說:「我很驚訝地觀察到原來一個人的生活品質可以被他是否能完成高中學業而決定。有些人需要很早結婚,導致他們被婚姻束縛住。另一方面,有些人可以接受教育,擁有自己的工作,在考慮婚姻之前得到更多經濟自由。這讓我意識到我自己有多麼幸運,能在美國所擁有的受教育的特權,以及讓我思考我未來能做些什麼去改善這些情況。」 Candelario 首肯了對於特權的認識。她說,每年能夠去探訪當地女生家裡的學生都會思考及反思到自己所享受的幸福。 她說:「知道這些女生生活在貧困線之下是一件事。可是真正去到她們家裡,穿過她們的居住區,那是另外一件事。這會給學生很大的衝擊,看看自己在安多福所享受的教育。你還能再多求什麼呢?」 Candelario 是在泰伯學院 (Tabor Academy) 工作時尋找多米尼加國的合作組織,聯繫到蝴蝶基金會。 她說:「我[在高中時]一直想要參與類似的春假遊學節目… 以服務為主的項目,但我一直沒能支付項目費用。作為一名老師,我決定為想參與這種社區服務的學生籌款,成為了我[在泰伯]教學生涯的一個目標。」 來到安多福之後,她終於不用再發愁籌款事宜,於是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到項目本身的規劃當中。蝴蝶基金會之所以對她重要,是因為基金會對女孩子的影響。 「他們提供課程,文化課… [以及]學習縫紉、游泳,這些技能的機會。雖然[服務中心]對面就是沙灘,大多數女孩子竟然都不會游泳,[而且孩子能夠學習游泳的技術尤其重要],」 Candelario 說到。 「我在旅程中最大大收穫便是教育的必要性,以及世界上很多地方教育機會的缺乏。我們在旅程得到很多反思的機會,是讓這次旅程變得如此特別的最大因素。」 Donka 說。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多米尼加共和国服务游学项目

春假期间,十名学生和两名教师在多米尼加共和国暖和的天气下钉着木板。他们在参与为期九天的社区服务活动,负责为当地的八年级(初二)女生搭建一座户外瑜伽平台。 项目负责人,数学教师与 “同感、平衡、接纳” 课程负责人 Anny Candelario Escobar说: 「活动包括多种重活儿的工作:搬运木板、钉木板、使用砂纸打磨木板。我们每天早上就已经出了一身汗。」 这项义务旅程名为 “全球目标——多米尼克共和国”,是唐学院 (Tang Institute) 提供的诸多游学项目之一。根据唐学院的网站,这个义工服务的目标是提倡性别平等,改变一代又一代无法逃脱贫穷命运的局面。 此项目与蝴蝶基金会 (Mariposa Foundation,一个关注女性增权和社会贫穷的组织),联手合作。这个基金会最初创建是为了帮助多米尼加北部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女生。 参与项目的学生还和当地女生进行了小组讨论,给蝴蝶基金会明年准备建的博物馆提出建议。 「虽然有些[安多福的]同学们并不懂西班牙语,可是大家都能够互相交流与了解,使我十分惊喜。我们产生了很多共鸣,而且能用共同语言流畅地进行交谈,」今年高四的Abdu Donka ’18 说到。 学生们能够与当地的女生建立到密切的关系。 Shahinda Bahnasy ’20 非常珍惜与这些女孩相处的时光,使她在每天的工作中更加投入。 她说:「我初次意识到自己在基金会起到的作用是在我与Liandra,当地的一名女孩, 沟通时。她给了我一条多米尼加国的手链… 她从包里将[它]拿出来,系到我的手腕上,跟我说:『这是为了让你走了以后不忘记我』。」 根据 Donka 所述,这次旅程让他意识到教育的价值,以及缺乏教育机会的后果。他还反思了他自己在教育方面能享受的特权。 Donka 说:「我很惊讶地观察到原来一个人的生活品质可以被他是否能完成高中学业而决定。有些人需要很早结婚,导致他们被婚姻束缚住。另一方面,有些人可以接受教育,拥有自己的工作,在考虑婚姻之前得到更多经济自由。这让我意识到我自己有多么幸运,能在美国所拥有的受教育的特权,以及让我思考我未来能做些什么去改善这些情况。」 Candelario 首肯了对于特权的认识。她说,每年能够去探访当地女生家里的学生都会思考及反思到自己所享受的幸福。 她说:「知道这些女生生活在贫困线之下是一件事。可是真正去到她们家里,穿过她们的居住区,那是另外一件事。这会给学生很大的冲击,看看自己在安多福所享受的教育。你还能再多求什么呢?」 Candelario 是在泰伯学院 (Tabor Academy) 工作时寻找多米尼加国的合作组织,联系到蝴蝶基金会。 她说:「我[在高中时]一直想要参与类似的春假游学节目… 以服务为主的项目,但我一直没能支付项目费用。作为一名老师,我决定为想参与这种社区服务的学生筹款,成为了我[在泰伯]教学生涯的一个目标。」 来到安多福之后,她终于不用再发愁筹款事宜,于是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项目本身的规划当中。蝴蝶基金会之所以对她重要,是因为基金会对女孩子的影响。 「他们提供课程,文化课… [以及]学习缝纫、游泳,这些技能的机会。虽然[服务中心]对面就是沙滩,大多数女孩子竟然都不会游泳,[而且孩子能够学习游泳的技术尤其重要],」 Candelario 说到。 「我在旅程中最大大收获便是教育的必要性,以及世界上很多地方教育机会的缺乏。我们在旅程得到很多反思的机会,是让这次旅程变得如此特别的最大因素。」 Donka 说。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沒有說服力的護照

對於我的父母,我的出生是一個驚喜。他們在此八年前迎接了我哥哥的出生後, 就沒有計劃再生育。同時,他們當時已達到二十五年異鄉生活的尾聲。 我第一張護照證件照片是在新加坡的南非大使館拍的。當時,我才一周大,半睡著,被一位成人的手撐起。從那時起,我就已經開始學習怎麼做一個異鄉人了。 每當我的兩位哥哥被問起他們從哪兒來,他們的回答總變成一整個故事:「我不太確定!我曾在紐約、韓國、波蘭、南非居住過…」 一般,提問者已會在他們列舉完這些國家之前打斷他們。雖然哥哥們不知道自己從哪兒來,他們很幸運能夠終落入一個非常包容,遍布全世界的群體。這些人都是在國際學校讀書,而從小到大都在世界各地與爸媽居住於異鄉。我哥哥們的口音並非完全是英國口音,也不是美國口音,更不是南非口音,但卻能夠被認出是國際學校的學生的口音。我嘗試過體會他們這樣的故事,卻發覺我不能與他們的經歷產生共鳴。 我出生前後我家人都在印度尼西亞居住,但我媽媽卻為了我去了新加坡,以尋求更好的醫療條件。我在印尼度過了三年,然後我們一家遷移到英國。就在這時,我記憶中的童年開始了。其中一段很深刻的記憶便是我取得英國國籍的一天。可是,不久之後,當我站在伊麗莎白女王的照片前,手中拿著我的新護照,對國籍宣誓時,我便意識到,要一個國家接受我為它自己的國民並非一本護照這麼簡單。 雖然我的兩位哥哥在全世界的國際群體中找到一個家,我卻認為自己更像英國人。但在英國,我從未被接受為一位英國人。 「你的父母是南非人,你怎麼能是英國人呢?」 「你為什麼沒有出生在英國?」 「你的祖國到底在哪裡?」 儘管我手中拿著英國的護照,也從來無法回答這些問題。我 那些“真正” 屬於英國的朋友對我身份的拒絕促使我累累的搜索和思想。我確定自己一定不是新加坡人,也不是印度尼西亞人,但我也並沒有因為自己的第一份護照由南非簽發而像我父母那樣覺得自己是南非人。更奇怪的是,每當我回到南非,我的親戚們都覺得我是美國人,但我與美國唯一的牽連只是我為期四年的學生簽證。 和我的哥哥們不同,我知道我自己從哪兒來。我周圍的人告訴我,僅僅擁有英國護照不能讓我變成英國人。他們還說,我的種種感受和與周圍環境的共鳴是假的、無效的。這令我很困惑,也令我頓時感覺自己不屬於這個地方。這種仇外的情感或許在英國“脫歐”這件事情上有所體現。當我聽見別人談論“外國人都移民到這裡來了,他們搶走了我們的工作”的時候,我意識到我自己的父母落入“外國人”這一類。在他們眼裡,我們永遠不會是英國人。 我第一次可以自稱是英國人而不被逼問是在安多福。我對學校的包容和多樣性感到感激,因為對我來說,擁有各色各樣的國籍和國家尤其重要。在這裡,我雖然出生在新加坡,而我的哥哥們也持有於我不一樣的護照,卻並不改變我的英國屬性。這些身份反而讓我能夠更加體會不同事情上的不同角度,而不是從我的身份中減去什麼,也令我非常感激安多福能夠給我這樣的體驗。我的國家歸屬感是多個角度的:我是英國人,但我在世界的各個角落都安過家,而這些家也都是我的一部分。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没有说服力的护照

对于我的父母,我的出生是一个惊喜。他们在此八年前迎接了我哥哥的出生后, 就没有计划再生育。同时,他们当时已达到二十五年异乡生活的尾声。 我第一张护照证件照片是在新加坡的南非大使馆拍的。当时,我才一周大,半睡着,被一位成人的手撑起。从那时起,我就已经开始学习怎么做一个异乡人了。 每当我的两位哥哥被问起他们从哪儿来,他们的回答总变成一整个故事:「我不太确定!我曾在纽约、韩国、波兰、南非居住过…」 一般,提问者已会在他们列举完这些国家之前打断他们。虽然哥哥们不知道自己从哪儿来,他们很幸运能够终落入一个非常包容,遍布全世界的群体。这些人都是在国际学校读书,而从小到大都在世界各地与爸妈居住于异乡。我哥哥们的口音并非完全是英国口音,也不是美国口音,更不是南非口音,但却能够被认出是国际学校的学生的口音。我尝试过体会他们这样的故事,却发觉我不能与他们的经历产生共鸣。 我出生前后我家人都在印度尼西亚居住,但我妈妈却为了我去了新加坡,以寻求更好的医疗条件。我在印尼度过了三年,然后我们一家迁移到英国。就在这时,我记忆中的童年开始了。其中一段很深刻的记忆便是我取得英国国籍的一天。可是,不久之后,当我站在伊丽莎白女王的照片前,手中拿着我的新护照,对国籍宣誓时,我便意识到,要一个国家接受我为它自己的国民并非一本护照这么简单。 虽然我的两位哥哥在全世界的国际群体中找到一个家,我却认为自己更像英国人。但在英国,我从未被接受为一位英国人。 「你的父母是南非人,你怎么能是英国人呢?」 「你为什么没有出生在英国?」 「你的祖国到底在哪里?」 尽管我手中拿着英国的护照,也从来无法回答这些问题。我 那些“真正” 属于英国的朋友对我身份的拒绝促使我累累的搜索和思想。我确定自己一定不是新加坡人,也不是印度尼西亚人,但我也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第一份护照由南非签发而像我父母那样觉得自己是南非人。更奇怪的是,每当我回到南非,我的亲戚们都觉得我是美国人,但我与美国唯一的牵连只是我为期四年的学生签证。 和我的哥哥们不同,我知道我自己从哪儿来。我周围的人告诉我,仅仅拥有英国护照不能让我变成英国人。他们还说,我的种种感受和与周围环境的共鸣是假的、无效的。这令我很困惑,也令我顿时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个地方。这种仇外的情感或许在英国“脱欧”这件事情上有所体现。当我听见别人谈论“外国人都移民到这里来了,他们抢走了我们的工作”的时候,我意识到我自己的父母落入“外国人”这一类。在他们眼里,我们永远不会是英国人。 我第一次可以自称是英国人而不被逼问是在安多福。我对学校的包容和多样性感到感激,因为对我来说,拥有各色各样的国籍和国家尤其重要。在这里,我虽然出生在新加坡,而我的哥哥们也持有于我不一样的护照,却并不改变我的英国属性。这些身份反而让我能够更加体会不同事情上的不同角度,而不是从我的身份中减去什么,也令我非常感激安多福能够给我这样的体验。我的国家归属感是多个角度的:我是英国人,但我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都安过家,而这些家也都是我的一部分。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学生委员会创立政策小组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繁体版 上星期,安多福 (Andover) 的学生委员会宣布他们即将组创立政策小组来与学体讨论,草拟和提议政策。小组的五到七名成员需要拥有精湛的写作能力,善于沟通,及希望改善安多幅的诚心。 根据学生委员会的其中一位主席 Eastlyn Frankel ‘18,学生委员会在夏天时受 Exeter 启发。她说:「我们与Exeter 的学生倾谈后,发现他们的学生委员会在学校里相当重要,所以在学校中设有多种不同的小组来让学生能够参与。当这么多人齐心向同一个目标合作,你会看到真正的改变。」 另一位主席,Samuel Bird ‘18,亦强调在委员会中分配事务的重要性。他认为拥有一个只负责策划政策的团队会让学生委员会办事的效率提高。他说:「我们决定创立政策小组是因为我们认为这个机会能够汇集勇于在学校中立下有意义的改变的同学,以及给我们一组能够给指靠的学生,减少班级代表的负担。」 Frankel 说,因为注意到低年级学生不太多机会参与学生委员会,他们今年的目标是要增加九与十年级学生参与委员会的机会。她亦说,学生委员会的规模也令委员会更难容纳整个安多福的社区。「我们也认为学生委员会的规模比较小。虽然委员会表面上看似大,却缺少让九与十年级学生参与的机会。我们觉得这可能会是一个相当好的机会去尝试在我们委员会的会议中融入新的安多福成员。」 她更说:「我们认为增加全新的政策小组不但能够研究更快的方法去草拟,整顿和介绍新的政策,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去在委员会中开设更多的领导职位和带入不同的学生见解。」 提高了学生委员会的办事效率后,Frankel 和 Bird 希望关注两样主要政策:修改有关学生宿舍的探访条例 (Parietal) 和改良安多福对心理健康的态度。 Bird 说:「我们可以在委员会中分配一组专门与师生交流,研究怎样改善宿舍探访的规律,特别是因为现有的规则是由异性恋作为标准。另一方面,其余的成员将会关注在策划政策时更加专注学生的心理健康,身体健康和日程。」 Frankel 说,他们需要持有具体的规矩才能说服学校去更改现有的学生政策,所以希望政策小组能够达到这个要求。她亦说,学生委员会的参事教授 Rajesh Mundra,Assistant Dean of Students 与生物学教师,和 Jenny Elliott ‘94, Dean of Students and Residential Life,对政策小组未来的效率感到非常乐观。 「Mr. Mundra 是我们的参事教授,所以我们最常与他讲述[有关政策小组的事宜]。我们亦与Mrs. Elliott 谈说政策小组的事,并认为他们两位都对此事感到非常兴奋,因为我们经常遇到的困难是向学校呈交实际的计画。最终,学生想达成的大部分事宜都需要由老师和行政人员投票通过。如果缺乏具体讲解政策的纸张,会让学校很难办到任何有关的事情。」 学生也对政策小组持有相同乐观的态度。 Izzy Torio ‘21 说:「我认为设立政策小组是一个相当好的主意,因为会让学生能够加以支持学生委员会,并会使委员会的决定不再只成为他们自己的负担。」 Thaddeus…

1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