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九年級學生的室友是怎麼分配的?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简体版 每年秋季前,學校會要求所有新入學的寄宿生填寫一份關於住宿愛好的表格。他們需要回答有關宿舍偏好及理想室友的問題,以便安排入學時的住宿分配。 Reimi Kusaka ‘21, 一位居住於 Nathan Hale House 的九年級生,說:「 我在問卷上要求一位注意潔淨的室友,因為我知道自己不太喜歡打掃,需要一位能夠使我變得比較整潔的朋友。[雖然] 我們沒有太多相同的興趣,她卻非常活潑,也十分乾淨,滿足了我的願望。」 然而,Assistant Dean of Students 以及生物學教師 Rajesh Mundra 說,分配新來的九年級生入住宿舍的過程並非這麼簡單。「 其實,尤其是不清楚正常住宿是怎麼樣運作[的人],需要明白 [這個過程] 包含很多步驟。我們非常重視把 [學生] 放在一個含有身處在相同處境的學生的環境,令他們能夠建立友情。」 該問卷包括要居住於單人房,雙人房或三人房的選擇。根據 Mundra,他們亦會注意學生的身體需要,因為某些學生可能需要時常拜訪 Sykes Wellness Center,安多福(Andover) 的醫療中心。學生們亦需要填寫他們慾望未來室友會擁有的性格和喜好。 收集完所有表格以後,Dean of Students Office 會與 Shuman Office of Admissions, 該校的收生部門,一同合作。 Mundra 說,「 通常收生員會最熟悉學校剛錄取的學生,因為他們負責批讀所有關於申請入學學生的資料。我們卻不太認識這些學生,因為他們還未入學,所以與收生部門合作去分布他們的住所。」 根據 Mundra,收生部門有不同的成員去批閱每一級申請入學的男生和女生。這位職員會協助他們決定哪些九年級生會入住哪一間住宿。另外,該職員也會考慮到每一個宿舍的整體成員和住宿的多樣性。他說:「 我們非常重視能否讓學生們體驗到學校的多元化性。其次,我們會依照樓層盡量安排學生,讓每一層都變得更多元化,代表我們在安多福的社區。這是我們考慮的其中因素。」 很多九年級生都認為室友是他們適應安多福生活的重要元素。根據 Sofia Garcia ‘21,居住於 Nathan Hal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全新隊負責檢驗安多福的紀律應對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简体版 近日,安多福 (Andover) 組成了會檢驗學校紀律的隊伍,包括不同部門的老師和行政人員。Matthew Hession, 一位歷史和社會科學老師,會帶領。根據 Hession,這隊伍希望能向 Dean of Students Office 推薦幾項改善現有紀律應對的調整。現正,Hession還未完成鑒定需要重新調節的部分。 安多福當前的紀律程序很復雜。一旦學生被懷疑違反規則,學校中的一位職員會負責檢查事件的來龍去脈。如若職員判斷學生的行為違反了學校的規矩,紀律委員(Disciplinary Committee) 會跟學生見面,討論學校有可能執行的應策。在會面之前,學生需要准備一份關於自己行為的陳述,交給紀律委員審閱。 根據 Hession,隊伍初步列出要改善的范圍包括統不同的 “cluster” 對學生行為作出的應對。因為現時每一個 “cluster” 在紀律檢查方面都有個別的程序,所以隊伍關注過程是否因而對學生不公平。 Hession說:「我們希望參考紀律過程多公平。有些學校會用一個統一的過程,把校園的紀律問題交給一個小組負責,但我們卻把過程分散委托給五各不同隊伍處理。隊伍現在正考慮是否應把問題集中交由一隊負責。」 Gracie Limonelli ‘18, Pine Knoll Cluster其中的一位 “DC” 代表同意隊伍應該追究過程的一致性。「 我格外相信 [學校] 應該在處理紀律問題方面訂出統一的標准。Blue Book其實已清楚列表了學校的規則,能針對不同情形的紀律問題。然而,這也能給紀律委員甚多余地來決定不同的情況。我認為如果能把學校的對策做得更一致,會對學生有效益。」 根據 Hession,隊伍亦考慮專注學校對 “DC”違規的一系列應對。他們想研究學生對紀律委員判定的回應,亦觀察應對能否滿足校體的需要。他說:「有些回應可導致學生被要求退學,放上 “probation,” 或被警告。有些 “Deans” 亦能夠發出比較輕微的應對,譬如 “censures,” 懲戒和口頭警告。根據所發生的事情和違法的性質,學校有一系列的對策。」 Miley Kaufman ‘19 說她最大的關心是有關紀律委員是否有努力傾聽和明白學生。 Kaufman說:「 我經常聽他們早在學生踏進房間前已有所決定。他們表面上似在聆聽你的解釋,但事實上可能沒有將這些因素納入考慮的范圍。」 Hession 說,隊伍最重要的任務是要在處理調整時維持安多福的核心價值。 「每做一件事時,你需要時常思考要達到的目的。究竟是否有效,是否能夠幫助學生,是否能反映到學校的價值觀?在學業,運動和校園生活的各種方面上,我們時常要考慮到我們對 [學生的]…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給全球的報紙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简体版 作為安多福 (Andover) 歷史悠久的學生報紙,我們在 “The Phillipian”一直奮力投放精神去廣闊及吸引我們的讀者。近期,我們在網上,印刷本, “Facebook” 以及其他社交媒體平台創立了新的專欄及系列去增加 “The Phillipian” 網站的點擊率。 我們在分享現有的作品及發展中的特寫同時,卻忘記去進展我們每周編印的內容。我們能怎麼樣把內容創新,帶動我們的讀者,讓 “The Phillipian” 向前邁進? 在安多福,一個包括四十四個國家與美國四十四個州的學生構成的社區,加一塊兒學生們會說超過十種不同的言語。因此,我們需要明白,英語不是唯一可以跟安多福學生和家長溝通的語言。 我們跟不同的學生(美籍或外籍)談話時,發現雖然安多福希望學生在學校用英語交流,有的學生在家不是這樣。有些學生在家中隻說中文、漢語、西班牙語或其他不同的語言。這些學生的家庭沒有參讀 “The Phillipian” 裡關於安多福學生生活與校園活動的內容的機會。 我們很高興宣布從這個星期開始,“The Phillipian” 會有試驗在網上提供已被翻譯成多種語言的報章。我們會以繁體中文和簡體中文開始。根據這次試驗的成效,希望能繼續推展其他言語的版本。 我們會通過「飛利普人」(“The Phillipian” 的拼音翻譯)發布中文版的報道。大家請參考一下飛利普人的中文網!


1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