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Multilingual,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一切都還有希望”: Hakeem Rahim 分享關於心理健康的詩歌和故事

「傾訴你的心聲吧!你無需感到羞恥, 因為一切都還有希望。」 這,便是Hakeem Rahim, 一位心理學家兼心理健康教練,讓安多福(Andover) 學生們在周三的全校集會上重複的話。 Rahim 的演講提及了心理健康的許多不同方面。   在 Rahim 上台之前,校長 John Palfrey 和 Linda Carter Griffith (專注於平等、包容和健康的副校長) 都為去年同一天 Daniel Nakajima 的自殺表示深深的悲痛。 Griffth說道:「一年前,當我們學校的一員,Daniel Nakajima,突然地、悲慘地死於自殺時,我們聚集在這裡。今天,還有未來的許多天,我相信我們都會掛念Daniel。 我知到許多學生仍然在建立與老師、同學、以及學校之間的各種聯繫。我鼓勵你們在這點上花更多的時間。」   在 Palfrey 和 Griffth 的介紹之後,Rahim 以一首詩歌開始了他的發言:「心理健康教育是讓人們願意傾訴心事的前提。」   Rahim 注重於心理疾病 (包括抑鬱症…) 帶來的挑戰,強調了焦慮與孤單這般情感在青少年人群中的普遍性。 Rahim 自己也曾經歷過躁鬱症。他說道:「心理疾病的確會影響你的生理健康,還有你的思想和行為。你可能會連自己熱愛的事情都不想做。」   Rahim 又繼續說道:「我們感覺很孤單。有時候,我們會以為自己是唯一一個正在經歷痛苦的​​人。但是,看看你的身旁。這裡也有人和你的感受一樣。你知道其實每五個青少年中,在任何一年裡,便會有一個在經歷著某種形式的心理挑戰嗎?你,並不是孤單的。」   根據 Tulio Marchetti,Rahim 的演講與他的內心產生了共鳴,並給了他很多啟發。 Marchetti 說道:「我認為Rahim 的演講打通了許多有心理障礙的人的心聲。我覺得他強調了你永遠不是孤單,而且你永遠可以選擇得到幫助。他提到的三個步驟與安多福的每一個成員都產生了共鳴。總體來說,他的演講十分精彩,也正因為如此,他對我的啟發很大。我覺得他的故事是十分特殊的。他與躁鬱症搏鬥的經歷讓我十分尊敬他。」   Rahim 演講的兩個關鍵點是恥辱與希望。他解釋了偏見會使求救的聲音沉默,並給許多人帶來恥辱。他也講到了生活的動力對人們的重要性。  …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Sykes 改變方針,強調預防措施

Sykes 醫務所在各種方面的健康問題上為學生提出幫助 — 醫療主任 Amy Patel 將此稱為 “全面的身心健康發展”。隨著流感期的到來以及學生課業壓力的加重,Sykes健康中心一直在努力改善和加強學生身心健康的保障措施。 Patel 說,雖然 Sykes 遵循傳統的被動治療方式,他們也提醒大家提早採取防範措施。她解釋:「被動治療指的是在發病時給予學生的及時救治,而防禦治療則包括小則洗手,大則接種疫苗之類的種種措施。」   她更說:「如果任何人生病、受傷、或是有身體健康上的需求 ——全面的身心健康需求 ——我們都會照顧他或她的需要的。」   Patel 繼續說:「同時,我們和學生的每一次單獨對話都是增加他們的知識儲存的寶貴機會。因此,我們想他們關注健康生活習慣並採取有效的預防措施,但同時,我們不但想滿足學生當下的健康需求,更想有能力為他們的未來提供幫助。」   Patel 主任也解釋了 Sykes 如何在努力利用社交媒體以及其他相對更不傳統的方式普及身心健康教育的過程。詳細來說,科技和社交媒體的應用目的是通過一種更加簡明通達的方式將教育普及給更多的學生。她說:「我們也非常希望能夠將更多的社交媒體工具納入到我們的對話當中,因為相比從我的一封郵件中讀大段的文字,人們可能會更傾向於閱讀一兩段簡短的話,一組表情包,或一張海報。」   Patel 還舉例把洗手作為 Sykes 利用社交媒體的健康教育的一方面。她提到:「校園的防疫是我們應當看待健康防禦措施的角度之一,但單單是洗手也同等重要。雖然看起來微不足道,但是當我們認為洗手是一件瑣碎的事情,尤其是當我們忙於其他事物的時候,我們往往不會給予洗手足夠的關注。在我們如此密集的校園中有很多分享的例子– 分享從來都是一件極好的事情;但是共享細菌這個話題是我們圍繞洗手宣傳防範措施的一種方式。」   Sykes 新添加的一個新目標是針對抵抗過敏反應所採取的措施 “AllerTrain”。學校的營養師Agatha Kip 與學校食堂和 Sykes 的全體員工一同接受了特殊培訓。一名護士,Ellen Callahan,為我們講解了醫務室員工是如何接受專業抗食物過敏培訓。   Callahan 說道:「在開學前,我們都已接受了正式的過敏培訓。我們在護理學院時學過關於過敏的知識,但我們與食堂這次接受的是正式並專業的培訓。這次活動的先鋒並是Mrs. Kip。」   Patel希望這項新措施能夠延伸到校園裡的其他成年人,這樣才能更有效地抑制強烈過敏反應。   Patel 說:「我們知道越來越多人有過敏反應,而且大多數學生都是對各樣的食物過敏。因此,為了試圖對食物過敏反應做出防範,我們想要加強我們的培訓。」   她繼續說:「Mrs. Kip 已獲得AllerTrain 這個專業程序的官方認證。AllerTrain 是在各大學裡非常普遍的系統,今後將被安多福(Andover) 正式引進,因此我校的醫療隊以及食堂的全體成員都已接受培訓。我們非常樂意將這個新程序提倡給學校的其他成員,包括老師和學生們,因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防止過敏的例子。」…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智慧與美德項目已籌資兩億美元

安多福 (Andover) 1778 年立的校憲憲法中寫著:「沒有智慧的美德即弱小,沒有美德的智慧即危險」。兩百四十年后,學院資源辦公室 (OAR) 帶領的智慧與美德項目希望在保留安多福核心價值觀的同時帶來創新。 學院通訊主管 Tracy Sweet 為我們具體解釋了一下項目和募捐的成功。 她在電子郵件中寫道:「智慧與美德項目是安多福戰略計劃現款的主要來源。教職員工與董事會於 2014 年就認可了這筆項目,並一直在支持項目的進展。經過具體計劃和初步籌款,項目以慶祝活動的形式開幕,於 2017年九月正式開始。截至今天,項目已經籌錢超過兩億美金,下一步進展也動力十足。」 智慧與美德項目的錢款來自於跟安多福有聯系的捐贈者。學院秘書 Thomas Lockerby 解釋到這些捐贈者是如何幫助安多福達到目標。 他說:「項目最重要的目標是幫助實現戰略計劃。其次的目標是繼續支持學校現在的運營方式,所以項目一大部分來自於校友和家長的捐贈。因為這些錢都是用來支持學生和教師在學校經歷的各種方面,因此項目確實取決於校友和家長每年的支持。」 有一部分的資金分配為學生的獎學金。據 Lockerby 所說,獎學金和安多福不考慮經濟條件的招生過程都幫助促進 “來自各角的青少年” 這一價值觀,是安多福提倡學生多樣化的格言。 他說:「項目其中一個重要的目標是為獎學金資金繼續籌款,以支持我們不考慮經濟條件的招生過程。因此,項目今年主要集中經歷為獎學金籌錢。」 Lockerby 說,這樣實際地應用安多福的價值觀和對創新的大力鼓勵對於安多福的成功是至關重要的。 他說:「我們的價值觀到今天還引起共鳴… 安多福有自我批評,自我提高的傳統。對創新能力的熱衷說明我們知道隻要鬆懈,就不能夠為學生提供最前沿的教學體驗。」 項目極力支持在校園設施上的創新,並體現於各處的建造項目。一開始是 Sykes 醫務所和 Synder 體育中心,而當前的項目便是 Oliver Wendell Holmes 圖書館 (OWHL) 的重新裝修。 Lockerby 說:「大家一定都知道,OWHL 幾年前就已經需要裝修了。上一次翻修的時候 是 1987年,並且圖書館裡面有一部分從三十年代之后就已沒有再修過。因此,現在真正的需要不僅僅是翻修,而是重新設計我們的圖書館。」 據 Lockerby 描述,現在也有潘家體育中心 (Pan Athletic Center) 和新音樂教學樓的計劃在進行中。這些計劃符合項目對創新的支持,因為他們會提升學生們的課外活動體驗。 他說:「下一個項目是第二個體育中心。我們還沒有籌完資金,所以還沒有開工。這將是潘家體育中心,會有新的游泳池和跳水池,也會有摔跤場地和新的舞蹈中心。新的音樂教學樓也一定會大幅度提高我們學生音樂家的體驗。」 據 Sweet…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煤氣洩漏對校園的影響

勞倫斯 (Lawrence)、安多福 (Andover)、北安多福 (North Andover) 三個城鎮現在仍受著上星期煤氣洩漏的影響。據 WBUR 新聞報導,工人需要在地區裡重新安裝48英里的煤氣管道。儘管學校及時做出的必要調整,仍然有幾所宿捨不僅沒有熱水,也沒有可使用的洗衣機。菲利普人 (The Phillipian)採訪了幾位安多福群體中的成員,去了解了他們目前生活怎樣被煤氣洩漏影響到。 Sebastian Romero ‘20,走讀生 當 Sebastian Romero ‘20, 一位來自安多福的走讀學生,離開足球訓練候,他收到了學校吩咐學生們立即撤離教學樓的短信。不到一會兒,他的家長便給他打電話,讓他​​即刻回家。 他說:「我回家的時候發現我的父母站在房子外邊,而我的父親更告訴我我們需要趕緊離開。我感到挺擔心的,因為我根本不了解情況,更沒有任何人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只能盲目地開車,駛向離開安多福的方向。」 據他所說,他自己的家沒有受損,並還擁有熱水和電。可是,他也親眼目睹煤氣洩漏對其他房子的影響。他說:「我們開車不到一英里,我便在路途中看到一棟房子爆炸。整個屋子都著火了。現在,房子還在重建中,房子的主人也還在調查著火的具體原因。這次,如此近距離地看到火災發生,讓我挺害怕的。」 現在,Romero 認為社區已經恢復正常。他認為社區如此快速的能夠恢復熱水和電力供應靠整個社區的努力和功勞。 Jennifer Elliott ‘94, 學生和住宅生活院長 煤氣洩漏事件後,學校管理局⼀直與⼯業⼚房 (Office of Physical Plant [OPP]) 和當地煤⽓公司合作。這些溝通的主要目的是確保學⽣的安全,並且保證學校能夠盡快為學⽣恢復熱⽔供應和洗⾐設施。每⼀個宿舍都擁有獨特的需求和困難,所以 OPP ⼀直在試⽤不同的替代能源來保證每⼀個宿捨得到所需的電力供應。 校園的學生和住宅生活院長 Jennifer Elliott ’94 在訪問中提到了學校與 OPP 的計劃。她說:「OPP 已開始啟動初步⾏動。他們為受影響的學⽣們提供了免費的洗⾐服務,也⼀直嘗試著把校園中⽐較危險⼀點的建築從天然⽓能源換成比較安全的丙烷能源。我們希望OPP 能盡快完成能源轉換,但畢竟這過程⾮常複雜,所以有可能需要⼀點時間。」根據Elliott,校園上的暖氣供應難題已經差不多解決了。校園⾥⼤部分的建築都已恢復暖⽓供應,現在只缺⼀兩棟宿舍。 Elliott 說:「常規的發電機都已恢復原型了。雖然有⼏個宿舍的暖⽓要遲⼀點才能恢復正常,這不會對學⽣有影響。校園上的暖⽓平時⼗⽉初才開,到那時候暖⽓的問題已經會被解決了。」 Paige Busse ‘19,Morton House 宿舍的官長 Paige Busse ’19,Morton Hou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瘋狂富豪) 亞洲人:在美 (觀影) 經歷

我記得我三天之內一口氣讀完了凱文·關 (Kevin Kwan) 的小說《瘋狂富豪》(又譯為《我的超豪男友》、《瘋狂的亞洲富人》)。我沒想到它會被拍成電影,但我很高興看到這個故事最終被搬上了銀幕。和一般由小說改編的電影不同,這部電影並沒有“毀了”這個故事——它反而喚起了亞裔團體的共鳴。它之所以引起大幅度的關注是因為電影本身的演員、製作團隊全部是亞洲人或亞裔。在本報上周刊中,Andy Zeng ’20 評論說:雖然這一點令人興奮,但整體上來說,《瘋狂富豪》的本質“俗氣、膚淺”,還使人們腦海中對亞裔形成的刻板印象更加根深蒂固。讀了 Zeng 的文章,我覺得《瘋狂富豪》被冤枉了。 Zeng 的觀點錯在他誤認為電影的目的是消除人們對亞裔形成的刻板印象。這部電影的創作、改編、製作到演繹都是由亞洲人或亞裔完成,故事情節裡也基本上只包括亞裔,並不強調亞裔團體在其他文化種族團體心目中的印象。電影之所以從一個特殊的角度呈現,是為了幫助沒有從小在亞洲國家長大的觀眾理解眾多的價值觀和文化傳統。這部電影是和刻板印象無關的。 我和 Zeng 的另一點分歧在於他將電影中的價值觀和文化元素簡單地歸結為 “[屬於]中國[文化]的 ”,而我並不同意這樣分類。故事中的這些家庭在幾百年前就離開中國來到東南亞,他們說的語言混雜著普通話、粵語、新加坡式英語和馬來語,穿著西式晚禮服,聽著八十年代的鄧麗君,喜歡吃沙嗲烤肉(印尼和馬來西亞食品),同時也喜歡一家人一起包餃子。他們的生活是多種文化的混合產物,僅僅貼上中國文化的標籤恐怕不是很準確。 另外,Zeng 認為電影中對於房地產商富豪楊家奢侈生活方式的描述會加深人們對亞洲人“看重物質和金錢”的刻板印象。這裡要注意的是,雖然楊家的生活確實奢侈,他們可不是一般人—— 他們是瘋狂富豪。楊家畢竟是 “新加坡最大的開發商”,幾百年來積累了很大的一筆財富。觀眾應當知道他們即將在銀幕上看到的是一些與眾不同的亞洲人。楊家的生活方式並不具代表性,因此也就不會牽扯到人們對於全體 亞裔的刻板印象。 作為觀眾,我們跟隨女主角,紐約人 Rachel Chu 來到新加坡,第一次接觸港式早茶,第一次學會尊重長輩的重要性,第一次由於自己的家庭背景而糾結。 Chu 在美國長大,母親從中國移民來到美國,拼命地想要忘記自己過去在中國的經歷。 Chu 必然會將一套美國價值觀帶入電影——這一點 Zeng 並沒有說錯。但 Zeng 進一步說,這些美國元素 “淹沒了中國文化的痕跡”。我並不這樣認為。這部電影的內容並沒有被美國文化粉飾,Chu 的美國身份也沒有在亞洲國家長大的觀眾一邊看電影一邊驚嘆,一邊體驗 Chu 第一次接觸亞洲文化和她男友家庭背景的種種心情。 《瘋狂富豪》的美國性質緩衝了觀眾有可能經歷的文化衝擊,也幫助觀者更好地理解 Chu 的尋根之旅。 在美國最初的一段時間 —— 我來自北京的一所公立學校 —— 我一直試圖擺脫 “亞裔美國人” 這一標籤,因為我並不認為我會擁有 “美國” 的一部分。這部電影展現的正是亞洲人 (在亞洲生活) 和亞裔 (在非亞洲國家生活) 的區別。導演Jon M. Chu…


1 2 3 4 5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