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粉色假髮為乳腺癌帶來關注

在校園四處,各老師的頭上裝飾著粉色假髮,向受乳腺癌影響的人們表示支持。 9月30日,教員家屬們被邀請到 Pine Knoll 的一個攤位,把這些豔麗的裝飾佩戴到了自己的頭上。   Tara Molloy,麻省米德爾頓 (Middleton, Mass.) Vero 髮廊的一位造型師為安多福提供了這些假髮。 Molloy 說,她希望自己的手藝可以激發起一些討論,並支持與癌症抗爭的患者。   她說:“有些時候,對人來說,討論起癌症是一件很難的事。但是一旦人們開始討論這方面的話題,就可以加大對癌症的關注,讓所有人團結起來。”   這個活動的想法創始於住在 Fuess House 的 Jen Hoenig。據她說,整個活動獲得了600美元的捐款,而捐款並會捐助給為癌症尋找治療方法的各個慈善機構。   Jen Hoenig 說:“我先問了一些職工和家屬的意見,想看看大家會不會喜歡在校園裡搞辦這種活動。結果發現收到了一些很正面的反饋,所以我們才決定開始準備這個活動。十月是乳腺癌意識月,所以我們把日子定在十月的前一天, 這樣大家可以在校園裡帶上假髮表示對癌症患者、倖存者、和他們的家屬的支持。”   九歲的 Emma Silversides 是帶上假髮的眾人之一。她是數學老師 Lani Silversides 的女兒。她說: “我媽媽正在接受乳腺癌的治療,所以我想在十月裡帶一縷粉色的假髮。”   Jen Hoenig 的丈夫,數學教師 Scott Hoenig,暗示了Jen Hoenig 今後繼續召集募捐活動的可能。   他說:“她想過要更大規模地辦這個活動,可能會延伸到學生身上。”   學生們對參加乳腺癌意識的活動表現了興趣。   Olivia Nolan ’20 向菲利普人(The Phillipian)…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Donald Slater 主導關於舊墓地的歷史課

有一組學生每週四都會去北安多福 (North Andover) 舊墓地記錄墓碑上的碑文、墓碑保留完好程度、墓碑朝向和墓碑上刻畫裝飾的主題。他們的終極目標是用一張3D的墓地地圖來記載這些數據,並將數據庫公開,供民眾使用。 歷史和社會科學教師、Robert S. Peabody 考古學博物館研究學者 Donald Slater 正在教這樣一門新的選修課:歷史562——骷髏、天使與沙漏:早期新英格蘭墓碑圖像研究和實地研究。 Slater 說,自從他 2002 年開始在 Peabody 工作,就時不時地用附近的墓地輔助教學。 他在郵件中寫道:“老墓地可謂是戶外的博物館。他們收藏著祖先的遺骨,而石頭上的圖像和文字正像是一扇通往歷史的窗戶——我們可以由此了解前人如何生活、如何死去,有何思考、有何信仰。” 北安多福舊墓地建於1650年,並且有大約350個墓碑,其中包括北安多福的創始人。 “自從我六年級時在Bradford 發現了未被修復的野墓地,我就對殖民地時期的墓地產生了極大的興趣。我選擇北安多福的舊墓地是因為它不算太大,並且只有十七世紀到1856年的墳墓。” Slater寫道。 收集數據的時候,學生們先仔細端詳每一塊墓碑,記載所有的文字和象徵性圖像,比如說有翅膀的骷髏或是小天使。據 Slater 所說,記錄並維護這些墳墓的歷史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當前科學技術足夠先進的大環境下。 班裡的一名學生Jack Curtin ’19 說:“我一直都很喜歡歷史,但我更想做實地考察,因為我對歷史學科中考古這一部分很感興趣。[這門課]正是我想要的,讓我有機會做實地研究,近距離接觸考古學。” Curtin 繼續說:“我認為了解前人的信仰是很重要的,而且很多墓碑上的文字都帶有宗教色彩。了解過去的宗教信仰也能幫助我們推測信仰未來的發展。” 在收集大量信息之後,上這門課的學生會用無人機、3D立體掃描儀、地質勘測雷達等儀器繪製這塊墓地的虛擬地圖。 “我們希望科研人員將來能在我們的數據庫內進行很具體的數據提取。比如說,’我想搜索所有於1740-1770 年間、標誌20-30 歲之間去世的Stevens 姓女性、碑頭刻畫有天使的墓碑。’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這些墓碑會在虛擬地圖上被動態地標出來,這樣用戶能夠確切地看到墓葬場地的空間結構,”Slater 寫道。 全班同學會把自己的數據編集到一個全班共享的大型數據庫。秋季學期期末,學生們將會把自己的研究方法展示給北安多福鎮歷史協會,作為這門課期末考試的一部分。 根據Slater 班裡另一名學生Jackie McCarthy ’19 的描述,這片墓地的面積很大,讓選這門課的11名學生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收集完數據,將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將74塊墓碑的數據編入數據庫,但我們還沒有開始進行圖像拍攝、掃描、雷達勘測等等一系列工作。 這項工程當中的另一大挑戰是在保持墓碑原貌的同時讀取上面的文字。很多墓碑上都攀附有植物,有些有殘缺,或者是有磨損的墓誌銘,有一些單詞、日期、有時整塊墓碑都會被遮住,這些因素都給信息讀取增加了重重困難,” McCarthy 在郵件中寫給菲利普人。 本項目與北安多福鎮歷史委員會和北安多福鎮歷史社團合作進行,項目的資金來自唐學院 (Tang Institute)。 Slater 寫:“這個項目得要幾年才能完成。下一步將會是繼續收集數據,未來幾年在學校處理這些數據… 時間是最大的限制因素。在安多福,大家都很忙,我們都希望能花更多時間在墓地收集數據…無論如何,從整體上來說,我非常享受教授這門課的過程,我的學生也都很棒。”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送到您的門前:企業社團即將啟動快遞服務

Andover Business Club (安多福企業社團,ABC)正在構建一款名為 BluBoxes,類似亞馬遜 (Amazon) 的快遞服務。 ABC 希望通過這項服務,把寄宿學生們的日常必需品直接送到宿舍門口,以此為每一個寄宿學生節省時間和金錢。根據 Nino Stuebbe,ABC的首席財務官,這項服務將會和“校園內不允許存在學生企業”這項校規保持一致,不以盈利為目的。所有盈餘的錢都將被捐贈給慈善機構。   根據 Ava Long (ABC 的社長) 以及 Stuebbe,ABC 內部已經討論這個項目近三年了,但是直到最近才決定全面啟動。 Stuebbe 說:“這個主意我們在社團內部早就想到了,但是當我將它重新介紹了一遍,並獲得了許多主席團成員的讚成時,才真正開始設法實施是在去年年底。然後,我們在暑假期間一起擬了一個方案,其中包括我們能夠提供的服務。現在,我們正在做一系列的問卷調查,研究學生們真正需要什麼。”   在最近的一個 WEEKENDER (校園的週末活動表) 中,ABC 發出了一個詢問學生們最需要的物品的調查。根據調查帶來的信息,在主要的三個分類中(衛生用品、學習用品、零食),學生們最需要衛生用品、筆、以及飲料。 Long 說 ABC 打算主要在 Jet.com 上採購商品,以保證BluBoxes 的競爭力。她說道:“在Jet.com 上,你買的東西越多,單價也就越便宜。所以,我們打算在Jet.com 上購買那些寄宿生們一年都用不完的東西。這樣,批發購買,然後在將產品賣掉也就理所當然了。我們便是利用這一點和其他例如Amazon 和CVS 的大型營銷商競爭。”   Kris Aziabor ’22 說道:“我覺得[BluBoxes] 是一個不錯的想法,因為亞馬遜有時並不是最好的選擇。如果學生們想要具體的東西,而且可以通過BluBoxes得到,那我覺得這絕對是一個非常好的主意。”   Stuebbe 解釋說大概兩天之內的貨運服務將會是 BluBoxes 的基礎。虛擬角度上來講,學生們會在周一收到並完成一系列問卷調查書,然後在周三收貨並查收。據 Long 所說,所有的貨物將直接被送到學生的宿舍。   Niara Urquhart…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Great Quad 正式改名為 Richard T. Greener Quadrangle

九月二十九號,學生與老師們為了紀念 The Great Quad 的重命儀式聚集在 Samuel Phillips Hall 前。當天,The Great Quad 正式改名成 The Richard T. Greener Quadrangle。校長John Palfrey 在儀式中說:“[The Richard T. Greener Quad] 是校園中最珍貴,最寶貴的一片地。” 根據Palfrey,這次的重新命名是因為一位無名捐款者以及安多福的Knowledge and Goodness Campaign 籌得資金而辦成的。   根據安多福的網站, Richard T. Greener 於 1865 年從安多福畢業。他在畢業之前在安多福修習拉丁文、希臘文和英文。畢業之後,Greener 在 1870 年成為了哈佛大學的第一位非裔美國人畢業生。從哈佛畢業之後,Greener 成為了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的第一位非裔教授。作為一名作家和一位種族平等的擁護者,Greener 作為 Howard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的院長保留了自己在 Howard University…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自己生火、為社區做飯、缺乏網絡的生活:Andrew Stern ’19 和 Vivien Qiao ’19 在山地學校(The Mountain School)的經歷

春季學期,大多數安多福學生躺在草坪上曬太陽、參與體育競賽、或是努力完成作業的時候,Andrew Stern ’19 和 Vivien Qiao ’19 正忙著揮斧砍木頭、給奶牛擠奶。這只是他們在山地學校(The Mountain School)農務其中的兩件。 Stern 和 Qiao 在 2017-2018 下半學年參與了這個位於佛蒙特州(Vermont)鄉村的選擇性學期項目。 山地學校是一個位於佛蒙特州佛郡(Vertshire),半寄宿學校半農場的學院。每年有45名各個學校的十一年級學生來到這裡學習、近距離接觸他們的生活環境。雖然 Stern 和 Qiao 決定參與此項目的原因不一樣,他們都是出於想要踏出自己的舒適區、嘗試新事物的心理而報名的。 「[這樣一來,]你一學年有一半都呆在佛蒙特州的一個農場上。這是個非常不同尋常的經歷,我想要嘗試一些新的體驗,於是我心想,『何不呢?我先報名,看看情況再說吧。』 被錄取之後,我又想,『挺好,何不呢?』」 Qiao 說。 據 Qiao 描述,她在山地學校的學習生活和在安多福 (Andover) 的生活非常不一樣。她習慣了市郊生活,不得不快速適應農場上的生活。學校的小規模幫助她進入新的生活節奏,她將那裡的社區描述為自己第二個家。 Stern 適應得更快,尤其喜歡山地學校生活中安多福所沒有的一些元素。 「那裡的社區能夠以一種充滿活力、包容的精神態度來合作,我覺得挺值得讚歎的,更一直希望安多福能夠在這方面加把勁。全體學生都參與到所有的行政決定過程當中,包括對於這些決定背後原因的討論,所有人都能夠發聲,是我認為安多福沒有做到的一點,」 Stern 說道。 Stern 和 Qiao 在山地學校學到了社區意識與責任的重要性,而他們的體會是由於學校本身職工非常少而更為突出。他們一邊完成課業內的學習,一邊忙與農務活,還得為整個社區準備食物和供暖的柴火。 Qiao 說:「在安多福,我們一般意識不到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事物背後都有那麼多時間、精力的付出。給全校供暖,這事我從沒參與過,想想挺不可思議的。我們覺得供暖是理所當然,但等到你真的需要自己去做的時候,才真的知道需要花多少精力。每次吃飯,我們都得準備食材,然後才交給大廚們烹飪… 我記得我們有一次削胡蘿蔔、切胡蘿蔔花了多久。你會意識到很多事情背後付出的時間和精力。晚飯時看到[食物]的時候,你會想:天啊,這是我參與做的飯菜。」 Stern 說:「 [在山地學校],我們經常被允許、多數時候被鼓勵在廚房做我們想做的食物。在安多福沒有學生能夠進到廚房,我從第一年就听到大家討論我們沒有足夠的機會去訓練一些生活技能,例如烘焙。烘焙俱樂部都不能使用我們[食堂內]的廚房,這絕對是個障礙。」 Qiao 和 Stern 覺得他們經歷了一種和安多福截然不同的自由。據他們描述,山地學校的整個學生團體都參與到學校的運行和決定過程當中,但這種參與度在像安多福擁有近1200名學生的學校裡是很難實現的。 Stern 說:「回到安多福後,我明顯感受到了對於學生很大程度上的限制。整個體系的嚴苛、死板讓我感到驚訝。話說回去,這可能是因為這裡畢竟管理的是1000多名學生,而不是少於50名學生,但我們在那邊(山地學校)一個從各種角度上來說都更危險的環境當中能夠做的事,在這裡卻做不到,讓我很吃驚。 」 為了遵循山地學校的學業時間安排,Stern 和 Qiao…


1 2 3 4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