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2019學年秋季學期即將實行新課程安排

2019年秋季,安多福即將實施新的課時安排。上週三,78.7% 的教職員工投票表示同意採用名為 “A3” 的新課表。 21.3% 的教師表示願意沿用原來的課表。 根據 Marcelle Doheny (課程安排工作小組主席與歷史教師),過去四年,工作小組一直在討論這次課表的改動。 和現時的課表相比,新課表 “A3” 每天的課程數量會有所減少。學生們只有在每週一才會有七節課,而每節課只會有四十分鐘長,不是現在的四十五分鐘。週二至週五輪換著安排了 3、4、5、6 課時或者 1、2、7 課時 (學生們每課時都有一節不一樣的課)。這和現在課表每週三和周四的時間安排差不多。新課表還改為每天 8:30 開始上第一節課,並將老師的辦公室答疑時間從每週三次縮減到每週兩次。 課程安排工作小組根據往年的經驗和反饋,例如去年被提議但投票表決未通過的4*5 課表,來製定這次採用的新課表。 Doheny 說,新課錶帶來的改變主要是推遲第一節課開始的時間,以及保證課間有足夠的轉換、緩衝時間。 「之前,教師們並沒有根據我們提供的選項做出選擇,所以我們去年五月才重新開始商討。課程安排工作小組也是因此而建立起來的。」Doheny 說道。 Doheny 繼而說:「我們重新開始計畫,但也並不是從零開始,因為根據以前的經驗,我們知道教師們希望能推遲上課時間,以及減少每天的課時數量。」 從去年暑假到現在,得到決定性的投票結果是一個需要經過多步驟的過程。教師們可以提交他們認為合適的課表樣本,由課程安排工作小組來選擇幾個模版進行最終投票。雖然決定權在全體教師手中,學校在每學期召開了對學生開放的專題論壇,以此來參考學生意見。 Doheny 說:「經過一輪輪的模版『淘汰』,我們最後留下了兩個模版。一個就是現在採用的模版,另一個就是被投票選出來的 ‘A3’ 課表。」 九年級學生代表 Matthew Suri ’21 對於這次課表改變非常樂觀。他認為每天課時數量的減少會減輕學生的作業負擔,但更長的課時(課時分為四十五分鐘的短課時和七十五分鐘的長課時兩種,而新課表“A3” 將會安排更多長課時) 可能會促使教師們發配更多作業。 Suri 還提到新課表的實行感覺像一場實驗,尤其是對於他所在的年級 (2021 級)。 他說:「我覺得學生們的壓力會減小,因為每一天只需要交上三門科目的作業,可是與此同時,我並不知道老師們會不會因此將作業量翻倍。」 Suri 繼續說:「我們2021 班級是現時的四級中會經歷新課表最久的班級,而我覺得我們有點像他們的豚鼠。他們基本上是在把新課程安排試驗在我們身上,通過我們的經驗,觀察這安排是非合適。」 Doheny 承認,這麼大規模地轉移學校操作過程會引起很多問題。 她說:「這彷彿是玩一盤疊疊樂般。你每次移動一塊,就覺得整個東西要倒塌了。但是,你把木塊移來移去的時候,每一步都會影響其他木塊,所以學校中的任何轉變都非常困難。」 根據 Doheny, 教職員們最想強調的方面是睡眠、壓力和過渡期。 Doheny…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超過 3700 位捐贈者參與安多福的週年捐贈日

上週三,五月九日,超過 3,700 名捐贈者參加了每年一度的 PA 捐贈日,超越了3,607 個捐助者配額,將為未來需要財政援助的學生提供四項獎學金。 根據高級傳播總監Matthew Bellico 提供的情況介紹,第二屆PA 捐贈日希望資助“支持學生生活各個方面的禮物:經濟援助、學術和課堂學習、運動、俱樂部和課外活動安排、音樂,戲劇和藝術、校園設施增強、以及更多其他方面。” 捐助者能夠指定他們的捐贈將支持哪些校園區域。 總計 3,607 個捐助者的目標是由 Abbot Academy (1829) 和 Phillips Academy (1778) 的創立年份之和設定的。在每千個捐助者和最終目標 3,607 中,學校理事 Amy C. Falls ’82,P ’19,‘21 創建了一份獎學金。 年度捐贈總監Stephen Rodriguez 說:「這就是我們稱之為學期獎學金,學生的身份和名稱也是這樣命名的…… 每個25,000 美元的獎學金…… 是明年的一名學生。我們每獲得1,000,2,000,3,000,[和] 3,607個捐助者,就可獲得25,000 美元的獎學金。未來一年,將有四項獎學金獲得者在校期間受益於2018 年PA 捐贈日的支持。 」 Araba Aidoo ‘20說:「我很高興得知學校錄取學生不是看資助需求的,而 PA 捐贈日的指定資金將為用功的學生提供四項獎學金,即使他們的生活有經濟困難。」 學生們星期三在安多福主題背景下拍攝照片,戴著太陽鏡、泡沫手指和教員發放的貼紙擺姿勢拍照。當學生穿過 Paresky Commons 大堂時,他們被鼓勵填寫以 “我很感謝…” 開頭的空白便條卡片。 Aidoo 說:「我當天最喜歡是在 [Paresky]…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CelebrAsian 慶祝安多福的亞裔社區

安多福的亞洲協會為一年一度的 CelebrAsian 週末安排了許多活動,包括「亞洲食品市場」和才藝表演。這些活動於五月十一日到五月十三日舉行,體現了安多福亞裔社區的不同文化和共同活力。安多福現時共有三百多名亞裔學生。 今年的 CelebrAsian 週末是亞洲協會主席 Navin Kheth ‘18 的第三個 Celebrasian 經驗。Navin 認為 CelebrAsian 週末的重要性在於活動能為安多弗的亞裔學生團體帶來的團結感。 Kheth 說道:「我認為 CelebrAsian 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讓安多福的三百多名學生感到他們的文化在此校園既受重視又得到欣赏。亞裔美籍的學生群體跟亞洲學生團體就在這一個週末不但能團結為如石柱般強的一體,還能共同賞識大家的多样性和個性。」 Kheth 繼續說道:「多數情況下,校內的亞洲學生和亞裔美籍的學生都被剝奪個性而歸結為一體,但 CelebrAsian 給他們分享他們文化的傳統食物或者在才藝表演中表演的機會,更讓他們的個人聲音被聽到。」 對於像 Erica Nam ‘19 的學生來說,CelebrAsian 週末能夠從更廣闊的眼界反映了安多福的社區。據 Nam 談,CelebrAsian 週末為安多福的社區提供更多熟悉不同文化的機會。 「我認為 CelebrAsian 週末的重要性在於它為安多福的學生提供了一個分享自己文化以及了解不熟悉的各種文化的機會。 我認為這些機會令安多福多元化的學生團體變得更具包容性、同情心和理解力。」Nam說。 女演員兼作家 Nancy Ma 的個人演出,標題為「家」,標誌著今年 CelebrAsian 週末的開幕。 上週五晚上在Kemper 禮堂舉行的「家」,代表了亞裔美國人和移民生活背後的故事。 對於某些觀眾來說,該節目的吸引力在於 Ma 講述的故事,尤其是她表演的方式:Ma獨自擔任了多個角色。 除此之外,觀眾成員 Jeannette Zhang ’21 更認為故事中對於移民生活的描繪特別貼切。 Zhang 說:「週五的表演非常激動人心。 看到一個在美國出生和長大的女人扮演著她的父母和奶奶的角色是非常有趣的。…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一年一度分配宿舍抽籤過程的背後

校舍上的寄宿生在上個星期天,三月二十九日,參與了安多福一年一度負責分配宿舍的抽籤過程。他們抽到的彩票號碼將會決定他們在下個學年住宿的安排。 這些號碼都位於 10,000 到 90,000 之間。根據學生與住宿生活副主任以及生物學老師Rajesh Mundra,抽到的號碼越小越好。   以往, 這個宿舍抽選是基於紙條系統,即是學生們會真的抽一條裡面寫有數字的紙條。可是,根據 Mundra,學習辦公室主任看到這個過程中學生們多麼的激動後,便把這個紙條系統改為網上系統,以嘗試減輕學生對結果的反應。 Mundra 說:「人們進來抽自己的紙條的時候,環境會變得很激烈,也會在學生間有很多不同的情緒出現 — 有的非常開心,有的非常哀怨。我們不想再有那種反應。」   他繼續說:「因此,每個人會得到一個號碼。你不會知道號碼的範圍,所以你拿到號碼以後就已沒什麼可控制了。」   抽籤後,學生辦公室的主任與學生簇主任合作把學生們分入宿舍。   Mundra 說:「你有一個號碼,而這就是個抽籤系統。之後幾天,學生主任們 (Dean of Students Office) 會一起觀察彩票號碼與學生意願,便開始把學生們分配入宿舍。」   學生主任們在分宿舍的過程中當不可缺的部分,是協助學生們的分置與解決他們對此系統的問題。   David Gardner, Pine Knoll Cluster 的主任說:「分宿舍的過程是分幾個步驟的,因為我們想嘗試給學生們對於他們想住在哪種宿舍、跟什麼人、在校舍上的哪個部分住,提供很多選擇。我的任務就是在這過程中帶領學生和回答他們的任何問題。」 雖然學生對住宿分配系統還感到迷惑,Mundra 說這系統在清晰度和功能兩方面上已改善。   「[這系統]減少了文書工作。學生主任和學生辦公室的主任可更容易查看所有資料,而整理資料和篩選室友、宿舍的過程變得更暢順。我認為彩票號碼很有用。 雖然人們仍然有疑惑,但我認為[分配宿舍的系統]已有改善了。」Mundra 說道。   像 Tanvi Kanchinadam ’19 的學生卻認為分配宿舍的系統需再進一步改善,以提高清晰度。如果學校再次改善系統,Kanchinadam 認為他們應該讓學生提供意見。   她說:「[學校]該在改善系統的早期階段通知學生,讓學生也能採取行動。我認為在改善系統的過程中,學校應更注重學生意見,而不僅是教職員為學生作出決定。」   在去年的彩票中,Melanie Cheung ’20…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無聲獨修室」將搬到學校食堂

由於學校計劃在下一學年翻新 Oliver Wendell Holmes圖書館(OWHL),他們將會把現有的圖書館空間遷往校園其他地方。 根據學院研究、信息和圖書館服務主任Michael Barker所說,Paresky Commons的左下角飯堂將作為Garver Room,學生普及稱叫的“安靜書房”。此外,The Nest 將被轉移到Gelb科學中心,而PACC和IT辦公室將遷入Polk Lillard中心。 Barker說:「我們希望左下飯堂方將會成為安靜學習場所,因為裡面將能配備大約92個座位。它不會再像個吃飯的地方,所以整個社區真的要對於Paresky的左下方有些思想上的改變。」 此外,Barker還表示,Paresky Commons的左上方將在晚餐時間結束後開放作為一個學習空間,可容納75至80個座位。 這些地點的變化都在本週二的一個公開論壇上被討論。此外,教師和學生還探討了OWHL的整體改造計劃。該計劃將於2019-2020學年開始時完成。 Davis Barrow ’20說:「我認為[翻修]對學校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曾與許多對此感到興奮的新生家長談論過此事,認為這將把Andover與該地區的其他學校區分開來,並將有助於我們在學習中取得成功。圖書館是校園的核心部分,因為它不僅是人們工作和學習的地方,而且也是他們的社交場所。」 在過去幾個月中,OWHL 書架區域幾乎一半的書籍已轉移到Smith中心。圖書館的其餘收藏將在本學年結束後被移出。 想要藉書的學生必須通過OWHL的在線目錄索取。明年,Smith中心的書籍將被送到左下飯堂的一個新的還書處供學生拿取。檔案館暫時關閉一年。 Barker 還說:「通過在我們的目錄上進行一些配置,我們將使書本成為可申請借閱的,學生將能夠在大約兩到三天內申請借閱書籍。您申請借閱一本書,我們將會去拿到這本書,然後我們會放在藉閱處,您就可以到那裡領取那本書。」 OWHL翻新團隊希望利用校園內的其他空間,包括喬治華盛頓大廳(GW)和Underwood室。 Barker說,GW可以方便地改成一個學習空間。 Underwood室有可能充當休息室和學習空間的組合。 對於缺乏隨時能藉還的平裝書籍,以及失去一直給學生們提供私人時間的 Stacks,有些學生已表達了顧慮。   Eddy Lee ’19 說:「對那些並不由社交網站,而是由看書中得到娛樂和找到知性啟發的人,我覺得沒有了實體的書會剝奪幫助一般學生們變得更博學多聞、更有才華的資源。」   Lee 還說:「我們也需要像 Stacks 一樣的空間,讓人們找到能單獨幹事的地方。」   Barker 說他能夠了解 Lee 對失去 Stacks 的擔憂。   Barker 說:「我在大學的時候也一樣;Stacks 是我那時候得到一些內心平靜的地方。我對Stacks 的暫時代替沒什麼好建議……但是以臨時方案,學生們可以到校舍上的博物館(The Addison Gallery of American Art…


1 2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