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ASSIST: 安多福 (Andover) 五十年來的國際學者

多樣性是安多福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尤其是國際多樣性,即來自全球各地的學生們。在過去的五十年裡,一些國際學生是通過一個名為 ASSIST 的項目來到安多福的。   ASSIST 是美國一個歷史悠久,非營利性的留學項目。它幫助會說外語的學生前往美國私立學校學習,並且向他們提供全額獎學金。自 ASSIST 在1969年創立以來,它已經成功實現了來自52個國家5210位學子的留學夢。   根據每一位學生的學術興趣以及課外活動興趣,ASSIST 希望為每一個學生找到最適合他們的學校。每年,安多福都會歡迎一位來自 ASSIST的學生的到來。安多福的招生辦主任、經濟資助主管 Jim Ventre 解釋了其中的原因:安多福是 ASSIST 的創始校之一,而且仍然是這個項目的有力支持者。    Ventre 說道:“安多福是五十年前,ASSIST 這個聯合項目的創立者之一。在十月十二日,ASSIST 成立五十週年的那一天,ASSIST 在首都華盛頓慶祝了這個把如此多優秀的學生帶到他們夢想學校的傳統。安多福也受到了邀請,但由於那個週末碰巧趕上家長會,我們很可惜沒能參加。就在最近, 招生辦董事Jill Thompson 代表安多福領取了來自ASSIST 的獎項。這是對安多福五十年來合作的認可。”   Thompson 表示,安多福的目標和 ASSIST 的目標是一致的。   Thompson 說道:“我們安多福的初衷便是教育來自全球每一個地方的青年。ASSIST 和我們的目標一樣。我們的合作之所以很成功,是因為我們的任務和視野都是一致的。所以,對安多福重要的東西,對ASSIST 也同樣很重要。   Thompson 也把安多福和 ASSIST 項目的緊密關係歸功於 ASSIST 幫助挑選出適合安多福這個獨特環境的學生這一能力。她說她相信當ASSIST 學者來到安多福時,學習是雙向性的:當地的學生可以從他們的國際經歷中學到許多,而當他們返回自己的國家的時候,他們也可以和別人分享他們學習到的關於美國文化的知識。   Thompson 說:“其中一個和ASSIST 合作的好處就是他們已經非常了解安多福了,所以他們給我們提供的那些來自各國的候選人是他們認為可以在我們學校獲得成功的…. ASSIST知道我們有一個龐大且複雜的學生團體,所以學生需要很好的獨立性。我們有一些新來的12年級學生,他們一般都是待一年然後畢業。大部分學生都會回到自己的國家把他們的經歷分享給大家。”   在入選的 ASSIST 學者來到安多福後呆的一年裡,他們既是作為文化的使者,同時也重點培養自己的學術能力、領導能力和世界觀。 Monika…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出櫃日和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 (Gender and Sexuality Alliance, GSA) 兩者的三十週年紀念日

為了慶祝出櫃日(美國出櫃日是10月11日)和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Gender and Sexuality Alliance, GSA)兩者的三十週年紀念日,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組織了一次有關出櫃的座談會。在這次活動中,安多福的幾名學生和老師分享了他們出櫃的經歷。 Marisela Ramos 是一位歷史和社會學科的老師,也是 LGBTQIA+(非異性戀群體)的成人組織者,十月十一號的這次座談會就是她組織的。 “我們分享的故事越多,接受的人就會越多,安多福的環境也會逐漸變得包容。我們在安多福能夠有像今天這種活動,而且自三十年前就有一個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說明大眾還是對非異性戀群體有興趣,想要了解更多。” Ramos 在與菲利浦人的一次採訪中說道。 GSANetwork.org(美國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官方網站)上寫道,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希望可以創造一個可以讓非異性戀青年討論跟性別、性認知或性別表達有關話題的安全空間。 Ramos 說:“在這次活動中,我非常高興能看到很多盟友出席,但我認為同樣重要的是讓其他同性戀者理解,其實並不是只有一個做同性戀的方法或標準。我覺得很多時候,出櫃的人覺得需要去學習怎麼做同性戀。在我看來,做同性戀有各種各樣的方式,組織這次討論活動就是為了讓大家互相支持。” Ramos 認為她能夠在安多福作一位同性戀的老師,以及 LGBTQIA+ 的成人組織者,這兩點都表明學校管理部門對同性戀老師和學生的支持。 Ramos 說: “我是[LGBTQIA+] 的成人組織者,所以我管的主要是成人管理的事情。我這個職位的存在說明了我們在安多福有足夠的[LGBTQIA+] 老師,也說明了安多福行政層與其他安多福老師對非異性戀群體的大力支持。這樣的支持對我們校園的逐步改善非常重要。” 此次座談會在 Rebecca M. Sykes 健康中心舉行。出席這次活動並且分享了自己出櫃故事的 Karin Ulanovsky ’20 認為舉行座談會的空間相對比較小,故意營造出一種私密的氛圍。 “我決定把我的經歷講出來,因為我認為它包含著很多不同的經歷,可能會覆蓋很多同性戀青少年的經歷。這裡有我與父母、祖父母的文化和價值觀差異,以及跟同學和身邊的老師溝通對第一次性經歷的看法…所有這些因素加起來,還有社會期望對這些想法的影響。” Ulanovsky 在與菲利浦人的一次採訪中說道。 Ulanovsky 提到,她覺得這些對話對於在安多福寄宿、與家人隔絕的學生們尤為重要。她希望通過這樣的分享,以及在討論中保持開放的心態,使安多福成為學生心目中一個安全而包容的環境。 “還有很多人由於各種原因覺得他們沒法出櫃。對於他們來說,看到別人能夠出櫃是相當重要的,這也會給予他們勇氣。” Ulanovsky 說。 Ulanovsky 還說,她希望學校的教職員工也能感受到學生群體對他們的支持。 “在21世紀,青少年出櫃的故事和他們身邊成年人當年出櫃的故事很不一樣,因為成年人出櫃的年代和我們現在生活的年代相差很遠。雖然出櫃依然是一大難題, [現今的青少年]有很多機會能夠被同齡人所接受。這是和幾十年前很不一樣的,所以我希望成年人能夠感受到學生們的支持,能夠感受到希望,感受到情況正在變得越來越好。” Ulanovsky 說。 座談會的另一位主講人 Bea Hruska ’20 說,她分享自己出櫃經歷的原因,是因為她之前向身邊的人分享時,收到的反饋大多是正面的。她說,她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夠幫助其他正在出櫃過程中掙扎的同伴,同時也能夠鼓勵那些有負面經歷的同伴。 “從不可能允許學生出櫃,到我們今天能夠用一整天來紀念出櫃,安多福經歷了同性戀歷史的許多波折。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我覺得出櫃日可以作為對於我們已經取得成果的一種慶祝,同時紀念那些原本可以從這個過程當中獲益,但不幸沒能見證如今自由和輝煌的人們。” Hruska 在一封致菲利浦人的郵件中寫道。…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Conspirare 合唱團在全校集會上傳遞愛的信息

1998 年十月12日,大學生 Matthew Shepard 被兩名男子劫持並毆打之後,在懷俄明州拉勒米城 (Laramie, Wyoming) 身亡。音樂作家 Craig Hella Johnson 與獲得過格萊美獎 (Grammy Award) 的 Conspirare 合唱團一起用音樂作品 “回想 Matthew Shepard” 講述了Shepard 的故事。   在周三的全校集會上,Johnson 指揮 Conspirare 合唱團表演了作品的片段,並探討了其中的深意。   Johnson 創造 Conspirare合唱團的初衷是要召集一群有才華的音樂家,讓他們能夠全心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和對世界的影響當中。對於 Johnson 來說,Conspirare 合唱團已經達到了他心中的目標。   “我想知道[我]能否召集起一群能把音樂表演到最高境界,同時還關心別人、關心這個世界的音樂家。[他們] 應當不僅僅專注於自己的藝術造詣,同時還應該用自己的天賦更廣泛地傳播信息,讓音樂傳遞自己, 意識到藝術影響大眾、改變視角的潛力。” Johnson 在校會上說。   Henry Crater ’20 既參與了學校的小型合唱團 Fidelio,也是大型合唱團的一員。他說,能看到 Conspirare 合唱團的現場表演非常令人興奮。他希望其他學生也能受到啟發, 並去看Conspirare 合唱團當天晚上在小教堂的完整表演。   “我覺得校會很棒。因為我從來沒聽過Conspirare 合唱團演唱他們[完整的] 作品,所以[校會上的部分]算是一段預告。 我很開心他們在校會上表演了,…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中國旅客現象

當人們提起“遊客”這個詞,尤其是那些禮貌而講文明的遊客,腦海裡出現的印像一定不是那些蜂擁而至的中國遊客。現今人們對中國旅客已產生了固定的刻板印象,自動認為所有從中國來的旅遊者都是沒有教養、文化、或耐心的人。中國遊客統統被刻畫為不懂西方高尚文化習俗的人。有的時候,這種刻板印象正是中國旅客在現實中的風貌,但上個月在斯德哥爾摩(Stockholm) 發生的一系列嘲諷中國旅客、甚至於全體中國人的事件,實在是做得太過分了。   這個月初左右,有一家中國人提早到達了斯德哥爾摩的 Generator 旅館。儘管曾某向酒店員工稱他的父母身感不適,該酒店的員工還是拒絕讓他和他上了年紀的父母在酒店大堂過夜。那名員工報了警,隨後,瑞典警察將這一家人拖出了酒店,並把他們丟在了斯德哥爾摩南部的一個墓地裡。   此次事件當中,雙方都應該承擔責任。首先,這家中國人拒絕離開私人財產,這一點是他們的錯。這種佔用私人財產的行為是非法的,所以警察有權利強迫他們離開。但是,利用如此過分的手段在半夜三更時把這些餓著肚子、對周圍環境不熟悉、又沒辦法返回市中心的一家三口丟在墓地裡,這一系列舉動逾越了警方的權力範圍。   幾天以後,“Svenska Nyheter”,一個專門嘲諷社會現象的瑞典每周喜劇頻道,播出了一出關於這一事件的富有種族歧視意味的小品。該頻道的主持人Jesper Ronndahl 在節目一開始說:“瑞典人討厭種族歧視– 當然,前提是只要我們不在討論中國人和俄國人。” 他繼續講道:“沒有任何政治運動能夠解除瑞典人對俄國人的仇恨。這大概是因為俄國的一大部分都位於亞洲。他們都差不多算中國人了。” 該頻道也同時包括了一個具有嘲諷態度的通知,告訴中國旅客:“我們不在歷史建築外隨地大便… 如果你們看到外面有人在遛狗,這不是因為他們剛買完午餐。” “Svenska Nyheter” 一會兒在中國的優酷視頻頻道上上傳了該小品。   Ronndahl 缺德的行為將這件事情升級為國際層面的爭執。耿爽,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新聞司司長說,該節目是“對中國以及全中國人民一次非常噁心、非常惡毒的侮辱”。中華人民共和國嚴厲地譴責該節目的行為,並且要求電視台“立即解除” Ronndahl, Svenska Nyheter 和瑞典大使館造成的“負面影響”。中方這樣做固然有他們的道理。 Ronndahl拒絕道歉 — 他認為他並沒有犯錯誤,自己莫名其妙變成了受害者。事實上,Ronndahl 通過對中國遊客和中國人的種族歧視無恥地貶低了中國文化。   有時,對中國遊客的偏見並不是完全沒有依據。的確,一些中國遊客給外人留下了粗魯、無禮的印象,不過其它國家的遊客也有過這樣的行為。這種對遊客無禮的行為的刻板印象並不是攻擊和侮辱中國和中國文化的理由。   隨著中瑞關係日益變差,對中國遊客和中國人的偏見成為受到國際關注的熱點。雖然中國遊客並不完美,但像 Jesper Ronndahl 這樣用一種偏見作為種族歧視的理由,這是不能被允許的。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安多福數學公開賽展開,邀請初中生到校園

十月6日,週六,一百三十名初中生從國內外來到安多福 (Phillips Academy) 的校園參加第一屆安多福數學公開賽 (Math Open at Andover,MOAA)。 Justin Chang ’19 和 Andy Xu ’19 在安多福教師的幫助下組織了這次活動。 MOAA 的網站稱,競賽希望“用完善,有啟發性,並有趣的經歷來促進中學生在數學界的參與。” 今年的 MOAA 中,所有選手都參加了三輪比賽。 MOAA 從早上8點開始,下午5點30分結束。首先開始的是個人比賽,接下來是團體賽,最終由終極賽 “Gunga Bowl” 結束。同時,三位嘉賓也受邀發表了演講;他們分別是安多福’18、MIT ’22 屆的畢業生Michael Ren (2018年國際數學奧林匹克金獎得主者)、安多福招生主任Vivien Mallick、和正在哈佛就讀的Valerie Zhang ’17。 Chang 和 Xu 從去年春天就開始領導 MOAA 的組織。他們的初衷就是要重新打造自己在初中時享受過的機會。 Chang 在向菲利普人發的電郵中說:“我們是在2018年五月的時候想起這個主意的。以前,秋天的時候,安多福附近沒有初中[數學]比賽。我們兩個都參加過很多數學競賽,所以想創造一些機會,讓周邊的初中生也能享受到一個又近又棒的數學比賽。從僅僅一個數學比賽,【MOAA】發展到包括了演講者、校園參觀、Paresky Commons 提供的早餐和午飯、還有在教堂裡玩Gunga Bowl!” MOAA 的指導老師是校園的數學教師 Khiem DoBa。他說,雖然自己開始並不確定這個剛剛起步的活動會有怎樣的結果,他最終對 Chang 和 Xu 的領導能力和努力感到非常驕傲。 “我覺得【MOAA】非常成功。我從頭到尾都特別的緊張。很多次我都詢問Justin 和Andy 他們到底要不要繼續下去,告訴他們這種學生舉辦的活動要達到很多要求。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做過任何這類的事,他們必須一起合作的特別好,還會需要解決很多問題。我確實很緊張,但是最終活動進行得很順利,沒有什麼大紕漏,”…


1 2 3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