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超过 3700 位捐赠者参与安多福的周年捐赠日

上周三,五月九日,超过 3,700 名捐赠者参加了每年一度的 PA 捐赠日,超越了3,607 个捐助者配额,将为未来需要财政援助的学生提供四项奖学金。 根据高级传播总监Matthew Bellico 提供的情况介绍,第二届PA 捐赠日希望资助“支持学生生活各个方面的礼物:经济援助、学术和课堂学习、运动、俱乐部和课外活动安排、音乐,戏剧和艺术、校园设施增强、以及更多其他方面。” 捐助者能够指定他们的捐赠将支持哪些校园区域。 总计 3,607 个捐助者的目标是由 Abbot Academy (1829) 和 Phillips Academy (1778) 的创立年份之和设定的。在每千个捐助者和最终目标 3,607 中,学校理事 Amy C. Falls ’82,P ’19,‘21 创建了一份奖学金。 年度捐赠总监Stephen Rodriguez 说:「这就是我们称之为学期奖学金,学生的身份和名称也是这样命名的…… 每个25,000 美元的奖学金…… 是明年的一名学生。我们每获得1,000,2,000,3,000,[和] 3,607个捐助者,就可获得25,000 美元的奖学金。未来一年,将有四项奖学金获得者在校期间受益于2018 年PA 捐赠日的支持。 」 Araba Aidoo ‘20说:「我很高兴得知学校录取学生不是看资助需求的,而 PA 捐赠日的指定资金将为用功的学生提供四项奖学金,即使他们的生活有经济困难。」 学生们星期三在安多福主题背景下拍摄照片,戴着太阳镜、泡沫手指和教员发放的贴纸摆姿势拍照。当学生穿过 Paresky Commons 大堂时,他们被鼓励填写以 “我很感谢…” 开头的空白便条卡片。 Aidoo 说:「我当天最喜欢是在 [Paresky]…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CelebrAsian庆祝安多福的亚裔社区

安多福的亚洲协会为一年一度的CelebrAsian周末安排了许多活动,包括「亚洲食品市场」和才艺表演。这些活动于五月十一日到五月十三日举行,体现了安多福亚裔社区的不同文化和共同活力。安多福现时共有三百多名亚裔学生。 今年的CelebrAsian周末是亚洲协会主席Navin Kheth ’18的第三个Celebrasian经验.Navin认为CelebrAsian周末的重要性在于活动能为安多弗的亚裔学生团体带来的团结感。 Kheth说道:「我认为CelebrAsian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让安多福的三百多名学生感到他们的文化在此校园既受重视又得到欣赏。亚裔美籍的学生群体跟亚洲学生团体就在这一个周末不但能团结为如石柱般强的一体,还能共同赏识大家的多样性和个性。」 Kheth继续说道:「多数情况下,校内的亚洲学生和亚裔美籍的学生都被剥夺个性而归结为一体,但CelebrAsian给他们分享他们文化的传统食物或者在才艺表演中表演的机会,更让他们的个人声音被听到。」 对于像Erica Nam ’19的学生来说,CelebrAsian周末能够从更广阔的眼界反映了安多福的社区。据Nam谈,CelebrAsian周末为安多福的社区提供更多熟悉不同文化的机会。 「我认为CelebrAsian周末的重要性在于它为安多福的学生提供了一个分享自己文化以及了解不熟悉的各种文化的机会。我认为这些机构令安多福多元化的学生团体变得更具包容性,同情心和理解力。」南说。 女演员兼作家Nancy Ma的个人演出,标题为「家」,标志着今年CelebrAsian周末的开幕。上周五晚上在Kemper礼堂举行的「家」,代表了亚裔美国人和移民生活背后的故事。 对于某些观众来说,该节目的吸引力在于Ma讲述的故事,尤其是她表演的方式:Ma独自担任了多个角色。除此之外,观众成员Jeannette Zhang ’21更认为故事中对于移民生活的描绘特别贴切。 张说:「周五的表演非常激动人心。看到一个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的女人扮演着她的父母和奶奶的角色是非常有趣的。这让我想起了我的父母在移民到美国时所面临的困难。另外,它更让我对我父母为我牺牲的一切感到更感激。」 CelebrAsian的「食物市场」让学生以卖独特的美食来跟同学分享自己的文化。的食物。此市场也是CelebrAsian最受欢迎的活动。 参与食物「市场」的Douglas Yang ’20说:「我最喜欢的活动]当然是「食物市场」。食物是亚洲文化最重要的方面之一,因为每个国家的食物都是独一无二的。买卖食物是庆祝和传播亚洲文化最好的方式,因为食物本身就是非常吸引人,而且绝对是吸引我参与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非常喜欢销售韩国烧烤,小吃和正宗的柬埔寨食品。我在集市上吃了各种类的食物也很开心。」Nam说。 CelebrAsian周末以学生才艺表演为结束。根据观众Damian Ding ’20,这次才艺表演的各种演出包括唱歌,吉他演奏和跳舞。参与节目的张说:「这周末,我最喜欢的活动是才艺表演。看到所有不同的演出真的很酷。我特别喜欢Angelreana [Choi ’19]的口述词诗,因为它突出的许多主题与我产生共鸣。」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一年一度分配宿舍抽签过程的背后

校舍上的寄宿生在上个星期天,三月二十九日,参与了安多福一年一度负责分配宿舍的抽签过程。他们抽到的彩票号码将会决定他们在下个学年住宿的安排。   这些号码都位于 10,000 到 90,000 之间。根据学生与住宿生活副主任以及生物学老师Rajesh Mundra,抽到的号码越小越好。   以往, 这个宿舍抽选是基于纸条系统,即是学生们会真的抽一条里面写有数字的纸条。可是,根据 Mundra,学习办公室主任看到这个过程中学生们多么的激动后,便把这个纸条系统改为网上系统,以尝试减轻学生对结果的反应。   Mundra 说:「人们进来抽自己的纸条的时候,环境会变得很激烈,也会在学生间有很多不同的情绪出现— 有的非常开心,有的非常哀怨。我们不想再有那种反应。」   他继续说:「因此,每个人会得到一个号码。你不会知道号码的范围,所以你拿到号码以后就已没什么可控制了。」   抽签后,学生办公室的主任与学生簇主任合作把学生们分入宿舍。   Mundra 说:「你有一个号码,而这就是个抽签系统。之后几天,学生主任们 (Dean of Students Office) 会一起观察彩票号码与学生意愿,便开始把学生们分配入宿舍。」   学生主任们在分宿舍的过程中当不可缺的部分,是协助学生们的分置与解决他们对此系统的问题。   David Gardner, Pine Knoll Cluster 的主任说:「分宿舍的过程是分几个步骤的,因为我们想尝试给学生们对于他们想住在哪种宿舍、跟什么人、在校舍上的哪个部分住,提供很多选择。我的任务就是在这过程中带领学生和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   虽然学生对住宿分配系统还感到迷惑,Mundra 说这系统在清晰度和功能两方面上已改善。   「[这系统]减少了文书工作。学生主任和学生办公室的主任可更容易查看所有资料,而整理资料和筛选室友、宿舍的过程变得更畅顺。我认为彩票号码很有用。 虽然人们仍然有疑惑,但我认为[分配宿舍的系统]已有改善了。」Mundra 说道。   像 Tanvi Kanchinadam ’19 的学生却认为分配宿舍的系统需再进一步改善,以提高清晰度。如果学校再次改善系统,Kanchinadam 认为他们应该让学生提供意见。   她说:「[学校]该在改善系统的早期阶段通知学生,让学生也能采取行动。我认为在改善系统的过程中,学校应更注重学生意见,而不仅是教职员为学生作出决定。」   在去年的彩票中,Melani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无声独修室」将搬到学校食堂

由于學校计划在下一学年翻新 Oliver Wendell Holmes图书馆(OWHL),他們将會把现有的图书馆空間迁往校园其他地方。 根据学院研究、信息和图书馆服务主任Michael Barker所说,Paresky Commons的左下角饭堂将作为Garver Room,学生普及稱叫的“安静書房”。此外,The Nest 将被转移到Gelb科学中心,而PACC和IT办公室将迁入Polk Lillard中心。 Barker说:「我們希望左下饭堂方將會成為安靜學習場所,因為裡面将能配备大约92个座位。它不会再像个吃饭的地方,所以整个社区真的要对于Paresky的左下方有些思想上的改变。」 此外,Barker还表示,Paresky Commons的左上方将在晚餐时间结束后开放作为一个学习空间,可容纳75至80个座位。 這些地點的變化都在本周二的一个公开论坛上被讨论。此外,教师和学生还探討了OWHL的整体改造计划。该计划将于2019-2020学年开始时完成。 Davis Barrow ’20说:「我认为[翻修]对学校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曾与许多对此感到兴奋的新生家长谈论过此事,認為这将把Andover与该地区的其他学校区分开来,並将有助于我们在学习中取得成功。图书馆是校园的核心部分,因为它不仅是人们工作和学习的地方,而且也是他们的社交场所。」 在过去几个月中,OWHL 书架区域几乎一半的书籍已转移到Smith中心。图书馆的其余收藏将在本学年结束后被移出。 想要借书的学生必须通过OWHL的在线目录索取。明年,Smith中心的书籍将被送到左下饭堂的一个新的还书处供学生拿取。档案馆暂时关闭一年。 Barker 还说:「通过在我们的目录上进行一些配置,我们将使書本成为可申请借阅的,學生将能够在大约两到三天内申请借阅书籍。您申请借阅一本书,我们将会去拿到这本书,然后我们会放在借阅处,您就可以到那里领取那本书。」 OWHL翻新团队希望利用校园内的其他空间,包括乔治华盛顿大厅(GW)和Underwood室。Barker说,GW可以方便地改成一个学习空间。Underwood室有可能充当休息室和学习空间的组合。 對於缺乏隨時能借還的平裝書籍,以及失去一直給學生們提供私人時間的 Stacks,有些學生已表達了顧慮。   Eddy Lee ’19 說:「對那些並不由社交網站,而是由看書中得到娛樂和找到知性啟發的人,我覺得沒有了實體的書會剝奪幫助一般學生們變得更博學多聞、更有才華的資源。」   Lee 還說:「我們也需要像 Stacks 一樣的空間,讓人們找到能單獨幹事的地方。」   Barker 說他能夠了解 Lee 對失去 Stacks 的擔憂。   Barker 說:「我在大學的時候也一樣;Stacks 是我那時候得到一些內心平靜的地方。我對 Stacks 的暫時代替沒什麼好建議……但是以臨時方案,學生們可以到校舍上的博物館(The Addison Gallery of American Art 和…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青年排舞员:Emerson Judson ‘20 与 Sophia Esposito ‘20 在纪念场地演出

通过一系列的转圈、抬腿、和托举动作,Emerson Judson ’20 和 Sophia Esposito ’20 展示了两个人之间一种相互折磨、相互依赖的情感。她们编排的这一支现代舞采用了歌曲 “Smother”,并且被选到在纽约的第九十二路Y,一个藏有历史意义的著名跳舞表演剧院,参加演出。 Esposito 说:「我们想在舞中展示我们的舞蹈技巧,比如抬腿和旋转,但同时使它变成一个故事。因此,我们舞中人物之间的关系有一些变化,因为我们最初是以一种互相扼制对方的方式开始的,但这其实变成了一种很有希望的互相帮助的形式。所以在整个编舞过程中,我们相互依赖共同成长。」 上个周末,安多福舞蹈团体 (Andover Dance Group) 的几名成员以及舞蹈教师 Judy Wombwell 和 Erin Strong 前往纽约。她们上了舞蹈课,与安多福校友会面了,而 Judson 和 Esposito 还参加了表演。 Judson 说:「Ms. Strong 帮助我们申请了一个青少年编舞表演的机会,然后发现我们被选中了。我们向学校的舞蹈部门申请去参加,结果被批准了。我们之前有很多时间准备,可所有的时间就像在增加我们的压力。但是我并不紧张,因为我们已经跳了很多次了,我们已经为演出做了充足的准备。只是因为想到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跳这支舞,我们都感到有点难过。」 The 92nd Y 是一些专业舞蹈公司开始表演的地方,从中包括 Martha Graham 和 AlvinAiley 以及许多现代舞的历史性人物。这次表演还包括了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少年编舞者,而其中一些人正在接受培训准备以后从事舞蹈事业。 Wombwell 老师说:「这个演出使我非常惊讶,我很为她们骄傲。她们能够和来自美国各地的学生一起参加表演, 而大家都表现得很好,作品非常美。有一些表演者来自迈阿密的新世界学校(New World School),一所专门培养舞蹈学员的学校,有大批学生参加表演。他们已经正在高中在接受专业舞蹈演员的培训,而我们学校的舞者能够和他们在同一个舞台上,真的展示到我们和那些真正专注于舞蹈的孩子一样出色。」 ADG的舞者还有机会在纽约市的几所舞蹈中心上课,并接触到新的风格和经验。 Esposito说:「我和Emerson 只去了百老汇舞蹈中心(Broadway Dance Center),但其他同学还去了PeriDance。这些舞蹈室有一些开放课程,对我们来说非常具有挑战性,而且挑战的形式都超出了我们感觉舒适的区域。比如说,我们在这里参加街头爵士乐和嘻哈课程,一些我们平时课堂上接触不到的舞蹈形式。加上Strong老师与我们一起上课,非常有趣,因为她通常是我们的老师,而不是我们的同伴。」


1 4 5 6 7 8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