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九年级学生的室友是如何被分配?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繁体版 每年秋季学期前,学校会要求所有新入学的寄宿生填一份关于住宿爱好的表格。他们需要回答有关宿舍偏好及理想室友的问题,以便安排入学时的住宿分配。 Reimi Kusaka ’21, 一位住在Nathan Hale House 九年的级生,说:「 我在问卷上要求一位注意洁净的室友,因为我知道自己不太喜欢打扫,需要一位能够让我变得比较整洁的朋友。[虽然] 我们没有太多相同的兴趣,她非常活泼,也十分干净,满足了我的愿望。」 然而,Assistant Dean of Students 以及生物学教师 Rajesh Mundra 说,分配新九年级生入住宿舍的过程不简单。 「 其实,尤其是不清楚正常住宿是怎么样运作[的人],需要明白[这个过程]包含很多步骤。我们非常重视把[学生]放在一个含有身处在相同处境的学生的环境,令他们能够建立友情。」 该问卷包括要居住于单人房,双人房或三人房的选择。根据 Mundra,他们亦会注意学生的身体需要,因为某些学生可能需要时常拜访 Sykes Wellness Center,安多福(Andover) 的医疗中心。学生们也可以填写他们欲望未来室友会拥有的性格和喜好。 收集完所有表格以后,Dean of Students Office 会与 Shuman Office of Admissions一同合作。 Mundra说:「 通常收生员会最了解学校刚录取的学生,因为他们负责批读所有关于申请入学学生的资料。我们却不太认识这些学生,因为他们还未入学,所以与收生部门合作去分布他们的住所。」 根据 Mundra,Shuman Office of Admissions有不同的成员去批阅入学的男生和女生。这位职员会协助决定哪些九年级生会入住哪一间住宿。另外,该职员也会考虑到每一个宿舍的整体成员。 Mundra说:「 我们非常重视能否让学生们体验到学校的多元化性。其次,我们会依照楼层尽量安排学生,让每一层都变得更多元化,代表我们在安多福的社区。这是我们考虑的其中因素。」 很多九年级生都认为室友是他们适应安多福生活的重要元素。根据 Sofia Garcia ‘21,住在 Nathan Hale House 的一位学生,室友能够变成密友。…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全新队负责检验安多福的纪律应对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繁体版 近日,安多福 (Andover) 组成了会检验学校纪律的队伍,包括不同部门的老师和行政人员。Matthew Hession, 一位历史和社会科学老师,会带领。根据 Hession,这队伍希望能向 Dean of Students Office 推荐几项改善现有纪律应对的调整。现正,Hession还未完成鉴定需要重新调节的部分。 安多福当前的纪律程序很复杂。一旦学生被怀疑违反规则,学校中的一位职员会负责检查事件的来龙去脉。如若职员判断学生的行为违反了学校的规矩,纪律委员(Disciplinary Committee) 会跟学生见面,讨论学校有可能执行的应策。在会面之前,学生需要准备一份关于自己行为的陈述,交给纪律委员审阅。 根据 Hession,队伍初步列出要改善的范围包括统不同的 “cluster” 对学生行为作出的应对。因为现时每一个 “cluster” 在纪律检查方面都有个别的程序,所以队伍关注过程是否因而对学生不公平。 Hession说:「我们希望参考纪律过程多公平。有些学校会用一个统一的过程,把校园的纪律问题交给一个小组负责,但我们却把过程分散委托给五各不同队伍处理。队伍现在正考虑是否应把问题集中交由一队负责。」 Gracie Limonelli ’18, Pine Knoll Cluster其中的一位 “DC” 代表同意队伍应该追究过程的一致性。「 我格外相信 [学校] 应该在处理纪律问题方面订出统一的标准。Blue Book其实已清楚列表了学校的规则,能针对不同情形的纪律问题。然而,这也能给纪律委员甚多余地来决定不同的情况。我认为如果能把学校的对策做得更一致,会对学生有效益。」 根据 Hession,队伍亦考虑专注学校对 “DC”违规的一系列应对。他们想研究学生对纪律委员判定的回应,亦观察应对能否满足校体的需要。他说:「有些回应可导致学生被要求退学,放上 “probation,” 或被警告。有些 “Deans” 亦能够发出比较轻微的应对,譬如 “censures,” 惩戒和口头警告。根据所发生的事情和违法的性质,学校有一系列的对策。」 Miley Kaufman ’19 说她最大的关心是有关纪律委员是否有努力倾听和明白学生。 Kaufman说:「 我经常听他们早在学生踏进房间前已有所决定。他们表面上似在聆听你的解释,但事实上可能没有将这些因素纳入考虑的范围。」 Hession 说,队伍最重要的任务是要在处理调整时维持安多福的核心价值。 「每做一件事时,你需要时常思考要达到的目的。究竟是否有效,是否能够帮助学生,是否能反映到学校的价值观?在学业,运动和校园生活的各种方面上,我们时常要考虑到我们对 [学生的]…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给全球的报纸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繁体版 作为安多福 (Andover) 历史悠久的学生报纸,我们在 “The Phillipian”一直奋力投放精神去广阔及吸引我们的读者。近期,我们在网上,印刷本, “Facebook” 以及其他社交媒体平台创立了新的专栏及系列去增加 “The Phillipian” 网站的点击率。 我们在分享现有的作品及发展中的特写同时,却忘记去进展我们每周编印的内容。我们能怎么样把内容创新,带动我们的读者,让 “The Phillipian” 向前迈进? 在安多福,一个包括四十四个国家与美国四十四个州的学生构成的社区,加一块儿学生们会说超过十种不同的言语。因此,我们需要明白,英语不是唯一可以跟安多福学生和家长沟通的语言。 我们跟不同的学生(美籍或外籍)谈话时,发现虽然安多福希望学生在学校用英语交流,有的学生在家不是这样。有些学生在家中只说中文、汉语、西班牙语或其他不同的语言。这些学生的家庭没有参读 “The Phillipian” 里关于安多福学生生活与校园活动的内容的机会。 我们很高兴宣布从这个星期开始,“The Phillipian” 会有试验在网上提供已被翻译成多种语言的报章。我们会以繁体中文和简体中文开始。根据这次试验的成效,希望能继续推展其他言语的版本。 我们会通过「飞利普人」(“The Phillipian” 的拼音翻译)发布中文版的报道。大家请参考一下飞利普人的中文网!


1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