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Multilingual,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一切都还有希望”: Hakeem Rahim 分享关于心理健康的诗歌和故事

「倾诉你的心声吧!你无需感到羞耻, 因为一切都还有希望。」 这,便是Hakeem Rahim, 一位心理学家兼心理健康教练,让安多福(Andover) 学生们在周三的全校集会上重复的话。 Rahim 的演讲提及了心理健康的许多不同方面。   在 Rahim 上台之前,校长 John Palfrey 和 Linda Carter Griffith (专注于平等、包容和健康的副校长) 都为去年同一天 Daniel Nakajima 的自杀表示深深的悲痛。 Griffth说道:「一年前,当我们学校的一员,Daniel Nakajima,突然地、悲惨地死于自杀时,我们聚集在这里。今天,还有未来的许多天,我相信我们都会挂念Daniel。 我知到许多学生仍然在建立与老师、同学、以及学校之间的各种联系。我鼓励你们在这点上花更多的时间。」   在 Palfrey 和 Griffth 的介绍之后,Rahim 以一首诗歌开始了他的发言:「心理健康教育是让人们愿意倾诉心事的前提。」   Rahim 注重于心理疾病 (包括抑郁症…) 带来的挑战,强调了焦虑与孤单这般情感在青少年人群中的普遍性。 Rahim 自己也曾经历过躁郁症。他说道:「心理疾病的确会影响你的生理健康,还有你的思想和行为。你可能会连自己热爱的事情都不想做。」   Rahim 又继续说道:「我们感觉很孤单。有时候,我们会以为自己是唯一一个正在经历痛苦的​​人。但是,看看你的身旁。这里也有人和你的感受一样。你知道其实每五个青少年中,在任何一年里,便会有一个在经历着某种形式的心理挑战吗?你,并不是孤单的。」   根据 Tulio Marchetti,Rahim 的演讲与他的内心产生了共鸣,并给了他很多启发。 Marchetti 说道:「我认为Rahim 的演讲打通了许多有心理障碍的人的心声。我觉得他强调了你永远不是孤单,而且你永远可以选择得到帮助。他提到的三个步骤与安多福的每一个成员都产生了共鸣。总体来说,他的演讲十分精彩,也正因为如此,他对我的启发很大。我觉得他的故事是十分特殊的。他与躁郁症搏斗的经历让我十分尊敬他。」   Rahim 演讲的两个关键点是耻辱与希望。他解释了偏见会使求救的声音沉默,并给许多人带来耻辱。他也讲到了生活的动力对人们的重要性。  …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Sykes 改变方针,强调预防措施

Sykes 医务所在各种方面的健康问题上为学生提出帮助 — 医疗主任 Amy Patel 将此称为 “全面的身心健康发展”。随着流感期的到来以及学生课业压力的加重,Sykes健康中心一直在努力改善和加强学生身心健康的保障措施。 Patel 说,虽然 Sykes 遵循传统的被动治疗方式,他们也提醒大家提早采取防范措施。她解释:「被动治疗指的是在发病时给予学生的及时救治,而防御治疗则包括小则洗手,大则接种疫苗之类的种种措施。」   她更说:「如果任何人生病、受伤、或是有身体健康上的需求 ——全面的身心健康需求 ——我们都会照顾他或她的需要的。」   Patel 继续说:「同时,我们和学生的每一次单独对话都是增加他们的知识储存的宝贵机会。因此,我们想他们关注健康生活习惯并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但同时,我们不但想满足学生当下的健康需求,更想有能力为他们的未来提供帮助。」   Patel 主任也解释了 Sykes 如何在努力利用社交媒体以及其他相对更不传统的方式普及身心健康教育的过程。详细来说,科技和社交媒体的应用目的是通过一种更加简明通达的方式将教育普及给更多的学生。她说:「我们也非常希望能够将更多的社交媒体工具纳入到我们的对话当中,因为相比从我的一封邮件中读大段的文字,人们可能会更倾向于阅读一两段简短的话,一组表情包,或一张海报。」   Patel 还举例把洗手作为 Sykes 利用社交媒体的健康教育的一方面。她提到:「校园的防疫是我们应当看待健康防御措施的角度之一,但单单是洗手也同等重要。虽然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是当我们认为洗手是一件琐碎的事情,尤其是当我们忙于其他事物的时候,我们往往不会给予洗手足够的关注。在我们如此密集的校园中有很多分享的例子– 分享从来都是一件极好的事情;但是共享细菌这个话题是我们围绕洗手宣传防范措施的一种方式。」   Sykes 新添加的一个新目标是针对抵抗过敏反应所采取的措施 “AllerTrain”。学校的营养师Agatha Kip 与学校食堂和 Sykes 的全体员工一同接受了特殊培训。一名护士,Ellen Callahan,为我们讲解了医务室员工是如何接受专业抗食物过敏培训。   Callahan 说道:「在开学前,我们都已接受了正式的过敏培训。我们在护理学院时学过关于过敏的知识,但我们与食堂这次接受的是正式并专业的培训。这次活动的先锋并是Mrs. Kip。」   Patel希望这项新措施能够延伸到校园里的其他成年人,这样才能更有效地抑制强烈过敏反应。   Patel 说:「我们知道越来越多人有过敏反应,而且大多数学生都是对各样的食物过敏。因此,为了试图对食物过敏反应做出防范,我们想要加强我们的培训。」   她继续说:「Mrs. Kip 已获得AllerTrain 这个专业程序的官方认证。AllerTrain 是在各大学里非常普遍的系统,今后将被安多福(Andover) 正式引进,因此我校的医疗队以及食堂的全体成员都已接受培训。我们非常乐意将这个新程序提倡给学校的其他成员,包括老师和学生们,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防止过敏的例子。」…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智慧与美德项目已筹资两亿美元

安多福 (Andover) 1778 年立的校宪宪法中写着:「没有智慧的美德即弱小,没有美德的智慧即危险」。两百四十年后,学院资源办公室 (OAR) 带领的智慧与美德项目希望在保留安多福核心价值观的同时带来创新。 学院通讯主管 Tracy Sweet 为我们具体解释了一下项目和募捐的成功。 她在电子邮件中写道:「智慧与美德项目是安多福战略计划现款的主要来源。教职员工与董事会于2014 年就认可了这笔项目,并一直在支持项目的进展。经过具体计划和初步筹款,项目以庆祝活动的形式开幕,于2017年九月正式开始。截至今天,项目已经筹钱超过两亿美金,下一步进展也动力十足。」 智慧与美德项目的钱款来自于跟安多福有联系的捐赠者。学院秘书 Thomas Lockerby 解释到这些捐赠者是如何帮助安多福达到目标。 他说:「项目最重要的目标是帮助实现战略计划。其次的目标是继续支持学校现在的运营方式,所以项目一大部分来自于校友和家长的捐赠。因为这些钱都是用来支持学生和教师在学校经历的各种方面,因此项目确实取决于校友和家长每年的支持。」 有一部分的资金分配为学生的奖学金。据 Lockerby 所说,奖学金和安多福不考虑经济条件的招生过程都帮助促进 “来自各角的青少年” 这一价值观,是安多福提倡学生多样化的格言。 他说:「项目其中一个重要的目标是为奖学金资金继续筹款,以支持我们不考虑经济条件的招生过程。因此,项目今年主要集中经历为奖学金筹钱。」 Lockerby 说,这样实际地应用安多福的价值观和对创新的大力鼓励对于安多福的成功是至关重要的。 他说:「我们的价值观到今天还引起共鸣… 安多福有自我批评,自我提高的传统。对创新能力的热衷说明我们知道只要松懈,就不能够为学生提供最前沿的教学体验。 」 项目极力支持在校园设施上的创新,并体现于各处的建造项目。一开始是 Sykes 医务所和 Synder 体育中心,而当前的项目便是 Oliver Wendell Holmes 图书馆 (OWHL) 的重新装修。 Lockerby 说:「大家一定都知道,OWHL 几年前就已经需要装修了。上一次翻修的时候是1987年,并且图书馆里面有一部分从三十年代之后就已没有再修过。因此,现在真正的需要不仅仅是翻修,而是重新设计我们的图书馆。」 据 Lockerby 描述,现在也有潘家体育中心 (Pan Athletic Center) 和新音乐教学楼的计划在进行中。这些计划符合项目对创新的支持,因为他们会提升学生们的课外活动体验。 他说:「下一个项目是第二个体育中心。我们还没有筹完资金,所以还没有开工。这将是潘家体育中心,会有新的游泳池和跳水池,也会有摔跤场地和新的舞蹈中心。新的音乐教学楼也一定会大幅度提高我们学生音乐家的体验。」 据 Sweet 所说,项目不仅是为了筹款,也是让学校感到自豪的一件事。 Sweet 写道:「智慧和美德[项目]本身是安多福不考虑经济条件的招生过程、唐学院’在世界中学习’…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煤气泄漏对校园的影响

劳伦斯 (Lawrence)、安多福 (Andover)、北安多福 (North Andover) 三个城镇现在仍受着上星期煤气泄漏的影响。据 WBUR 新闻报道,工人需要在地区里重新安装48英里的煤气管道。尽管学校及时做出的必要调整,仍然有几所宿舍不仅没有热水,也没有可使用的洗衣机。菲利普人 (The Phillipian)采访了几位安多福群体中的成员,去了解了他们目前生活怎样被煤气泄漏影响到。 Sebastian Romero ‘20,走读生 当 Sebastian Romero ‘20, 一位来自安多福的走读学生,离开足球训练候,他收到了学校吩咐学生们立即撤离教学楼的短信。不到一会儿,他的家长便给他打电话,让他​​即刻回家。 他说:「我回家的时候发现我的父母站在房子外边,而我的父亲更告诉我我们需要赶紧离开。我感到挺担心的,因为我根本不了解情况,更没有任何人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只能盲目地开车,驶向离开安多福的方向。」 据他所说,他自己的家没有受损,并还拥有热水和电。可是,他也亲眼目睹煤气泄漏对其他房子的影响。他说:「我们开车不到一英里,我便在路途中看到一栋房子爆炸。整个屋子都着火了。现在,房子还在重建中,房子的主人也还在调查着火的具体原因。这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火灾发生,让我挺害怕的。」 现在,Romero 认为社区已经恢复正常。他认为社区如此快速的能够恢复热水和电力供应靠整个社区的努力和功劳。 Jennifer Elliott ‘94, 学生和住宅生活院长 煤气泄漏事件后,学校管理局⼀直与⼯业⼚房 (Office of Physical Plant [OPP]) 和当地煤⽓公司合作。这些沟通的主要目的是确保学⽣的安全,并且保证学校能够尽快为学⽣恢复热⽔供应和洗⾐设施。每⼀个宿舍都拥有独特的需求和困难,所以 OPP ⼀直在试⽤不同的替代能源来保证每⼀个宿舍得到所需的电力供应。 校园的学生和住宅生活院长 Jennifer Elliott ’94 在访问中提到了学校与 OPP 的计划。她说:「OPP 已开始启动初步⾏动。他们为受影响的学⽣们提供了免费的洗⾐服务,也⼀直尝试着把校园中⽐较危险⼀点的建筑从天然⽓能源换成比较安全的丙烷能源。我们希望OPP 能尽快完成能源转换,但毕竟这过程⾮常复杂,所以有可能需要⼀点时间。」根据Elliott,校园上的暖气供应难题已经差不多解决了。校园⾥⼤部分的建筑都已恢复暖⽓供应,现在只缺⼀两栋宿舍。 Elliott 说:「常规的发电机都已恢复原型了。虽然有⼏个宿舍的暖⽓要迟⼀点才能恢复正常,这不会对学⽣有影响。校园上的暖⽓平时⼗⽉初才开,到那时候暖⽓的问题已经会被解决了。」 Paige Busse ‘19,Morton House 宿舍的官长 Paige Busse ’19,Morton Hou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疯狂富豪) 亚洲人:在美 (观影) 经历

我记得我三天之内一口气读完了凯文·关 (Kevin Kwan) 的小说《疯狂富豪》(又译为《我的超豪男友》、《疯狂的亚洲富人》)。我没想到它会被拍成电影,但我很高兴看到这个故事最终被搬上了银幕。和一般由小说改编的电影不同,这部电影并没有“毁了”这个故事——它反而唤起了亚裔团体的共鸣。它之所以引起大幅度的关注是因为电影本身的演员、制作团队全部是亚洲人或亚裔。在本报上周刊中,Andy Zeng ’20 评论说:虽然这一点令人兴奋,但整体上来说,《疯狂富豪》的本质“俗气、肤浅”,还使人们脑海中对亚裔形成的刻板印象更加根深蒂固。读了 Zeng 的文章,我觉得《疯狂富豪》被冤枉了。 Zeng 的观点错在他误认为电影的目的是消除人们对亚裔形成的刻板印象。这部电影的创作、改编、制作到演绎都是由亚洲人或亚裔完成,故事情节里也基本上只包括亚裔,并不强调亚裔团体在其他文化种族团体心目中的印象。电影之所以从一个特殊的角度呈现,是为了帮助没有从小在亚洲国家长大的观众理解众多的价值观和文化传统。这部电影是和刻板印象无关的。 我和 Zeng 的另一点分歧在于他将电影中的价值观和文化元素简单地归结为 “[属于]中国[文化]的 ”,而我并不同意这样分类。故事中的这些家庭在几百年前就离开中国来到东南亚,他们说的语言混杂着普通话、粤语、新加坡式英语和马来语,穿着西式晚礼服,听着八十年代的邓丽君,喜欢吃沙嗲烤肉(印尼和马来西亚食品),同时也喜欢一家人一起包饺子。他们的生活是多种文化的混合产物,仅仅贴上中国文化的标签恐怕不是很准确。 另外,Zeng 认为电影中对于房地产商富豪杨家奢侈生活方式的描述会加深人们对亚洲人“看重物质和金钱”的刻板印象。这里要注意的是,虽然杨家的生活确实奢侈,他们可不是一般人—— 他们是疯狂富豪。杨家毕竟是 “新加坡最大的开发商”,几百年来积累了很大的一笔财富。观众应当知道他们即将在银幕上看到的是一些与众不同的亚洲人。杨家的生活方式并不具代表性,因此也就不会牵扯到人们对于全体 亚裔的刻板印象。 作为观众,我们跟随女主角,纽约人 Rachel Chu 来到新加坡,第一次接触港式早茶,第一次学会尊重长辈的重要性,第一次由于自己的家庭背景而纠结。 Chu 在美国长大,母亲从中国移民来到美国,拼命地想要忘记自己过去在中国的经历。 Chu 必然会将一套美国价值观带入电影——这一点 Zeng 并没有说错。但 Zeng 进一步说,这些美国元素 “淹没了中国文化的痕迹”。我并不这样认为。这部电影的内容并没有被美国文化粉饰,Chu 的美国身份也没有在亚洲国家长大的观众一边看电影一边惊叹,一边体验 Chu 第一次接触亚洲文化和她男友家庭背景的种种心情。 《疯狂富豪》的美国性质缓冲了观众有可能经历的文化冲击,也帮助观者更好地理解 Chu 的寻根之旅。 在美国最初的一段时间 —— 我来自北京的一所公立学校 —— 我一直试图摆脱 “亚裔美国人” 这一标签,因为我并不认为我会拥有 “美国” 的一部分。这部电影展现的正是亚洲人 (在亚洲生活) 和亚裔 (在非亚洲国家生活) 的区别。导演Jon M. Chu…


1 2 3 4 5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