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新「学校气氛与文化」问卷立志测量安多福日常生活

Linda Carter Griffith ,负责宣传平等、包容及健康的副校长,最近与安多福的机构研究办公室 (Office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 OIR) 联手创造首个学校气氛与文化问卷。所有学生都必须使用这星期全校周会的时间把问卷填好,因为问卷的主要目是协助 OIR 更清楚地了解安多福学生和教学职员的日常生活。 Dawson Arkell ’20 说:「我觉得这个问卷适当地测量学生们的内心感受。虽然有些问题表达得有点尴尬,但是我感觉问题设计背后的意向真的是想把安多福的文化放到明面上说。」 OIR打算用问卷结果评测安多福平等与包容的进展。问卷的设计也是为了带领办公室更详细、具体地体会校园的多样性,使它不但得到校园多样化的大致情况,还观察到平凡社交活动里学生是否与不同背景的同学交流。 在写给菲利浦人(The Phillipian) 的电邮里,学院研究副主任Malgorzata Stergios 写:「这个问卷的目标是为我们多样性的成分(包括不同因素例如种族、性别、宗教和思想主义等)构图,并展出我们共享的价值观和标准,因为这些都从我们的日常交流与校园上建立的关系透露出来。」 Griffith 会利用问卷的结果,与 OIR 合作认出任何当前的问题或针对校园上多元化、平等和包容的进步空间。 Griffith 希望这个问卷会帮助创建和鼓励改善那三个因素的新动机。她说,问卷的结果会帮他们决定学校未来的设计,并确定未来有什么关于多元化、平等与包容的额外行动需要考虑一下。 根据 OIR,这问卷是从多种来源编辑而成的。 OIR,平等与包容团的成员和 Griffith 通过详细研究和检阅以往的用具和问卷,收集了用来写新问卷的资讯。 根据发言人,这个问卷的造成源于三种工作:研究多样性在什么条件下能创造更好、更鼓励参与社会活动的学习环境;阅读和分析前一个气氛与文化问卷,评估包容性与多元文化的概念;和复审其他机构利用的气氛与文化评查框架。 问卷的问题广泛盖过了不同的主题。 Candy Xie ’21 和 Gordon Paiva ’20 同意,问卷的结果应该可以提供关于校园文化较少讨论的方面的一些有趣资讯。 Xie 说:「我喜欢这个问卷的一个特点是它能够包括人们多关注但不常公开讨论的事情。我还记得看到很多关于性情和学生多元化的问题。」 Paiva 说: 「问卷里的问题多么的广阔,而它们盖过广泛的范围,真让我感到惊奇。我觉得问卷的结果会很有意思,尤其是以种族、性别和社会与经济地位来分析的时候。」 学校气氛与文化问卷原来是由 OIR 设计为安多福更大计画的一部分。这个问卷会有能力实行计画的一个主要目的,因此它为测量校园上平等与包容的进展已负上责任。 发行学校气氛与文化问卷之外,OIR 还准备继续支持安多福所有相关内部与外部研究的策划。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中国封锁推特 (Twitter) 是有缘故的

Dow和S&P股市正在下跌,打贸易战的恐吓也折磨着两边公民的思想。为了给美国人民带回希望,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回到他的手机,并在推特上写到「不管我们在贸易上的争论如何,我和习近平主席永远都会是朋友。中国会取下他们的贸易障碍,因为这是正确的。」   我不得不认为这一句话太天真了。自从特朗普政府依据 Section 301 Action 用到多达六百亿美元的关税来威胁中国,两方之间的紧张局面一直加强。特朗普认为这些决定可以让习后退,一件奥巴马前总统并没有做到的事情。可是,看完特朗普Section 301的计划之后,我认为总统并没有成功施压,推出让中国改变自己最有效的方针的政策。特朗普其实只是想提高自己一跌再跌的支持率,盲目的尝试履行自己起始竞选时做出的保证。我可以证明这一点。   所有人都知道特朗普为自己所谓的男子气概和权力感到骄傲。这可以从他所有的威胁看出来,尤其从他认为其他国家“滥用”美国充满关爱的合作关系的立场。不幸的是,这些看似很可怕的威胁并没有得到他的政策上的支持。   比如说,三月二十三号,特朗普政权开始实施对于进口钢铁和铝苛刻的关税。这对于国内生产看起来很好,只不过实际并不是这样的。特朗普已经给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澳大利亚,阿根廷,巴西和韩国减税。纽约时报报道:「得到减税的国家在2017年占超过美国一半进口的钢铁量,估计价值超过一百四十亿美金。」这使我怀疑特朗普干的一切,除了想要重新得到他逐渐减少的支持者的信任,就没有其他意义了。他对于中国发出的推特可说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推特证明了他只能希望中国会终结贸易战,因为“是正确的”。   只不过,中国认为“是正确的”行动,很显然与特朗普想的不一样。比如说,共产党希望在2020年之前用一个“社会信用”系统来给中国人民分等级,奖励信用高的公民,并对信用低的公民实施惩罚,例如限制交通和限制更好的教育条件。这样民主吗?对于我来说,听着像一集黑镜 (Black Mirror) 的情节。   星期二,习发出了正式的声明。虽然他谈到了对西方机动车减关税,他并没有任何实际的行动,而很多专家认为这是一个为中国拖延时间机智的“金蝉脱壳”行动。的确,习认识到一个全面的贸易战会使两国都受到严重的打击,但这并不说明他会对特朗普让步并承认不公平贸易的指责。我认为美国一个实际的解决方案是和其他强国联盟,并对中国提高压力。只不过我只敢赌,特朗普会继续边喝可乐,边用手机发推特。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两道国际划船赛冠军 Olivia Coffey ‘07 维持安多福努力用功和平衡学业的价值

Olivia Coffey ‘07 在安多福的时候便是女足球、冰球与划船第一队的成员,展示到她能够在运动比赛中发挥的能力。离开安多福后,她继续参​​与划船队,在大学与国际级的比赛中取得佳绩。 从安多福毕业后,Coffey 在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 的划船队划了四年,更从 2009-2011年加入美国国家队23岁以下组别队伍 (National Under 23 Team)。她在2011年从哈佛毕业,在2013-2015年返回国家队的上级组别 (Senior Team)。统一来说,Coffey 已参与过国家队七次,并在每一年的国际划船赛取得头三名以内的名次,更在2013年和2015年夺得冠军。现时,Coffey 在英国的剑桥大学 (Cambridge University) 修读 MBA 课程。 上星期六,Coffey 代表剑桥参与英国的癌症研究划船赛 (Cancer Research UK Boat Race),以整整七条船的距离胜过牛津大学 (Oxford University) 的队伍。 虽说 Coffey 在划船中以取得种种胜利,她是在安多福的时候才开始学习划船。她说:「我来到安多福前并没有太多划船的经验。我大部分家人都划过船,所以我对这运动有些少认识,但从参加过比赛。来到学校前,我却非常好动,参与过其他运动,比如篮球、冰球、足球等。划船奖励运动员,所以来到高中后过渡到划船是一个完美的决定。」 在安多福划船时,Coffey 认为自己是队伍的小丑。回顾当年,她记得自己总是第一位成员去开个玩笑,让气氛变得更轻松,并在水上制造更正面的环境。 她说:「我在安多福的队伍时是一个小丑。我从小便非常喜欢大笑,而因为划船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运动,[我认为] 需要时常保持轻松的气氛。我想我十二年级的时候,我们整个队伍非常投入“太阳出来,手枪出来“ (Sun’s out, Guns out) 的格言,并演变成“你有那些东西的牌照吗? “ (You got a license for those things?),意思是指到肌肉。我想我最终还为所有人的 “手枪” 做了真正的牌照。」…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中国又一个独裁者?

三月11日,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废除主席任期限制及另外十条修正宪法的议案。许多媒体如CNN、华盛顿报 (Washington Post) 等分别发布了这条消息,还发布了很多有关2012年上任的习近平主席将成为终身领导,并将要实行独裁这一点的特别报导和评论。 这次宪法修改会帮助习实现他的长期目标,包括整改、监督官员腐败的现象,管理房价上涨幅度,加强环境保护措施等经济项目,因为这些计划可能会以领导人的频繁更换而被打乱或者中断。中国在过去几十年经历了飞速的经济增长,进入稳定经济发展阶段,所以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手段是极其重要的。可是抛开经济项目和效率不谈,如果习走错一步,没有组织能够有效地阻止他的行为。因此在做各类决定之前,谨慎考虑、深度讨论、评估后果变得更加重要。习对于舆论的控制也格外严格 — 这只是对于习长期掌权的一部分担忧。 我身边的人一谈到废除任期限制,不是愤怒就是恐慌。我的一个朋友很绝望,说到:「习做得对还是错不重要。他基本上就是个独裁者。你不觉得很可怕吗?」我偶然找到一个推特(Twitter) 账号@STOPXIJINPING(阻止习近平),是一群匿名中国海外留学生组织的,原旨是阻止主席任期的取消,发出不同意的声音。组织者被迫使用不被中国政府监管的推特当作平台:相关内容在微博上被转发后立即被删除,以便不扰乱社会秩序。 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国外学习、工作,将不同的观念带回国内,这样镇压争议不会长期有效,但确实令近十四亿人更容易管理,社会秩序井然。在讨论中国政府时,我们需要知道,中国已经在集权政府的统治下过了几千年,大多数中国人并不想要参与政治。我在国内生活时从来不关心政治,因为政治离我太远了,我又不参与政治。政治圈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是脱节的。这和美国人参与政治的概念很不一样,美国人会联系所在州的参议员,向他们说到自己的想法,让参议员在国会争取通过对自己区域有利的法案。美国的政治体系自然有它自己的优点,但我们绝对不能用美国政治的标准来衡量中国政治。很多美国人会对中国的权力集中感到震惊,是因为美国的政治体制从来不是一人说了算的。虽然美国并不看好这种体制,中国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这样做,而也就是在这种体制下实现了快速的经济增长。另外,虽然习理论上可以终身担任国家主席,这并不代表他一定会这样做。 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理事、邓小平生前翻译高志凯对CNN说道,虽然习可以终身任国家主席,他很有可能并不会这样做。我相信他说的话,因为我觉得给邓小平,对中国现代发展作出关键贡献的领导人做翻译的人,一定对中国当下时事有很深刻的见解。 一个推特帐号、在各大学校园里张贴的海报不会带来行政上的改变,但提出异议这一举动是非常勇敢的。虽然只能接触到有机会用推特的群体,但重点是要开始讨论。说实话,大部分中国人未准备好开始政治讨论。立法、会议议程、选举等政治事件应该以传达信息为主要目的,而不是向大家保证生活一定会多么美好。引用徐贲的书名,“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 每个人都应该关注政治,而理想状态下,政府也会允许异议的存在,允许人们对政府的举措进行讨论、有促进作用的批评。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全校大会:哈本·格尔马,残疾人权利活动家

哈本·格尔玛 (Haben Girma) 的双手抚过盲文 (Braille) 键盘,读到抄写员给她转写的描述:[学生发出]一片笑声。她笑了,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格尔玛,史上第一位从哈佛法学院 (Harvard Law School) 毕业的聋盲人,以及一位残疾人权利活动家,在周三的全校大会上发言。格尔玛荣幸被前总统奥巴马评价为白宫改革提倡者 (White House Champion of Change),被福布斯杂志 (Forbes Magazine) 评为三十个三十岁以下杰出人士之一 (30 Under 30)。另外,她撰写的书本会在2019年出版。 在她的演讲中,格尔玛用自己被人歧视的故事鼓励大家为残疾人士考虑,不排斥弱势群体。 「她不但没有使用自己的[法学士]学位进入法律事业,更为和她一样的人们争取接受教育的权利。她的演讲启发了听众,」Ria Vieira ‘19 说道。 格尔玛在加州奥克兰 (Oakland, California) 长大,而那里的学区幸好有能力容纳盲人学生。一年级的时候,格尔玛开始学习盲文。她很快学会了阅读,在学校一再取得好成绩。高中毕业之后,格尔玛在位于俄勒冈州波特兰市 (Portland, Oregon) 的路易克拉克大学 (Lewis and Clark College) 就读。 在她分享的一个故事中,格尔玛谈到她无法阅读大学的午餐菜单这一困难。因为没法读纸质版菜单,经常会误选到自己不想吃或不能吃的餐食 (她是素食者)。与这一困难挣扎了许久之后,格尔玛终于决定争取自己阅读菜单的权利。 「问题不在盲人。形成障碍的并不是残疾本身,并是在于菜单的格式。我去向食堂经理解释我无法获取菜单上的信息的问题,」格尔玛在全校大会上说道。 格尔玛一开始遭到拒绝,让她考虑自己可否咬紧牙关,忍受这一不便。可是,她与朋友一起讨论事宜后,便决定采取行动,为自己争取。她再次去跟学校相关人员协商,希望能够得到盲人可以阅读的菜单。 「决定接受不公平的现象或争取公平是看我们自己的意志。小事情也很重要,因为日积月累,我们如果争取消除那些小障碍,我们就逐渐锻炼了挑战更大的障碍的能力。我们要是想要打破限制我们的玻璃天花板,致力于消除各个领域的压迫:性别、种族、信仰和残疾的歧视,我们就需要练习争取公平的技能。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小事也能有很大的影响。」 格尔玛还强调媒体的可接触性,与学生分享如何能让残疾人群体更容易使用各种网页和程式。她演示了手机软件如何帮助她索引网站上的信息、回复朋友的短信,还展示了她使用触觉美国手语 (Tactile American Sign Language) 交流的一段视频。 「她的演讲改变了我察看残疾人士日常生活的方式。如格尔玛女士说,她和别人生活得不一样,但她并不因自己的聋盲症而生活得更好或更不好. .. 我最大的收获是我们有时候不需要为残疾群体做新的软件、新的项目,而是应该把我们已有的东西变得更容易接触。我们大家都需要努力让这些人的生活质量有所提高,」Posie Millett ’20…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