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二十六英里》(26 Miles) 901 戏剧班沉思人的身份

在一个黯淡无光的舞台上,Olivia Jacobs (由Sydney Mercado ’19 演的青少年) 坐在车边,向她的母亲,Denise Taveras ’21 饰演的Beatriz,承认自己在十二岁的时候已经失去了童贞。 Olivia 和 Beatriz 因监护权争斗的关系而分开了八年,但在跨州的车程上,这对母女能够开始互相坦白说出自己的内私隐密。 《二十六英里》这场戏由 Emily Ndiokho ’18 导演。它不但分析一个分裂的家庭中不同的人际关系 ,还提起了性交和自杀这种比较敏感的话题。由于《二十六英里》是 Ndiokho 为901戏剧班创造的作品,整个团队都只以学生们组成,而制造过程也只由学生负责。   Ndiokho 说,她当作导演的过程中最难忘的一幕就是跟演员会面。大部分的演员都没什么经验,但是他们的演技出乎意料地高。她说:「这个演出比较小规模的好处是能让这些演员更大方地表达自己的情绪和个性,而这群学生在上个学期里经常把欢乐带给我。」   戏中,Olivia 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作家。她常被后母虐待,亦被父亲遗弃,因此为了受到抚慰而开始写作。 Beatriz 是个对什么事情都很激动多情,但十分关爱女儿的拉丁女人。   根据 Taveras,演 Beatriz 最困难的部分就是要把这位母亲不同而复杂的面目表现出来,并且有技巧地平衡 Beatriz 的严谨坚固和温柔和蔼。 Taveras 说:「Beatriz 是一位个性多层的人。在戏剧班里,学生们花了很多时间讨论不同人物不同的内层,以及怎样可以把他们演好。Beatriz 表面上是个很激动火大的女人,但是她变成了这样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她有拉丁血统,不是白人,而人们因此睨视她。还有,Beatriz 一生中不断受不同的男人恶劣的对待,而我在班中一直需要努力想办法把这些层次都表现给大家看。」   根据 Mercado,《二十六英里》的排练在上个学期的第七节课时候举行,让整个团队有足够时间建立友谊。她说:「我每天都很享受跟这一群活跃的人一起度过最后一节课。他们经常会离开正题并一起开玩笑,但这都是交新朋友,建立新关系的好机会。」   Ndiokho 是在两年前看当时 901 戏剧班的演出而被启发的。 「那场表演叫做《最近的悲惨事件》 (Recent Tragic Events),而它由头到尾都是由学生们创造、设计、表演。学生把这么多心机和时间投入这个作品,并相当完善的把它展览出来,让我感到震撼。从那一刻开始,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像那些学生一样做类似的东西,所以幸好《二十六英里》能让我的梦想成真。」  …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全新物理100课程将於明年秋季开课

从2018-19学年开始,全新的物理學100 (Physics-100) 将会开始授课。新課程的计划由物理老师 John Rogers 和 Carolina Artacho 指导,是為上數學100 (Math-100) 的九年級生特別設計。该项目在2017年的春季受批准,并开始策划。 自然科学科长以及物理学主任 Caroline Odden 向菲利浦人 (The Phillipian) 写的一封电子邮件說:「这次尝试的目的是给所有在数学100里的九年级学生提供一门基础科学,通过物理课上的调查型课题来强化代数和数量推理的运用。虽然有人可能会提出任何其他学科也可以强化这些技能,但是代数的运用可以在物理课上受到高强度和多次的锻炼。由于所有修讀物理100的同学也会同时上数学100 (反之亦然),代数的技巧和运用会漸漸结合起来。」 据 Rogers 说,三个科学部门也曾讨论过如何辅助那些数学比其他学生薄弱的新生。教务处长及物理教师 Clyfe Beckwith 表示过去也曾有过类似的想法。 他解釋:「作为科学部門,我们曾经讨论过是应该按着生物、化学、物理的顺序来教课,还是应该按照物理、化学、生物的顺序。自从我在26年前来到这里开始,我们就一直在谈论这个话题。现在,我们想给即将进修数学100课程的学生们一个选择。」 Rogers 和 Artacho 经常开会计划这门学科。 Rogers 在一封發给菲利浦人的电子邮件里写道:「因为我是一直都在想究竟應該怎么把科学传授给所有同学,我自愿来教这科目。我也问了曾经在其他学校教过九年级物理的 Ms. Artacho,问她能不能跟我一起教,然后她很热情地同意了。她有很多想法和见解… 我很感激能有这次合作的机会。」 根据物理100 介绍的内容,学生将会探索物体移动、电磁波以及地球的能量平衡等现象。学习完一些关于地球的知识后,学生们将利用学校的天文台来探索关于宇宙开发的问题以及外星生命存在的条件。 Artacho 说:「有一定数量的研究显示,物理是学习高中科学非常好的一个起点。它会跟数学课同时开课,两者相辅相成。物理同时也比生物和化学更为直接和具像化,因为所有人都见过物体的掉落、弹跳和推拉。我们所有人在日常生活里都亲身体验过这些议题。」 她繼續說:「这樣想吧:这门课程是一个在进入科学课开始学习在微观环境下发生的原子反应、化学反应或其他类似的抽象概念之前的一个相对简单的过渡。」 课程以物理作为基础的同时也会覆盖一些跨学科的知识,为学生之后在科学领域的学习打下基础。在这门课里学到关于量化的知识会在学生的数学课程里起到辅助作用,而探究式的实验练习也会让学生们更能体会到科学的精髓。 Beckwith 說:「我们想的是,进入数学100的新生开始觉得科学越来越难,尤其是从生物开始的同学们。他们能为下一年要学的化学做好准备么?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觉得他们最好先学习化学和物理,而且跟数学一起学习,这样他们就能开始运用他们在物理教室里学到的数学概念了。」 由于这是一门崭新的课程,在剩下的学年里以及在暑假期间,教师们都会不停地继续策划。在修订关于这门课程的具体细节的同时,校方也会考虑学生的意见和反馈。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新「学校气氛与文化」问卷立志测量安多福日常生活

Linda Carter Griffith ,负责宣传平等、包容及健康的副校长,最近与安多福的机构研究办公室 (Office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 OIR) 联手创造首个学校气氛与文化问卷。所有学生都必须使用这星期全校周会的时间把问卷填好,因为问卷的主要目是协助 OIR 更清楚地了解安多福学生和教学职员的日常生活。 Dawson Arkell ’20 说:「我觉得这个问卷适当地测量学生们的内心感受。虽然有些问题表达得有点尴尬,但是我感觉问题设计背后的意向真的是想把安多福的文化放到明面上说。」 OIR打算用问卷结果评测安多福平等与包容的进展。问卷的设计也是为了带领办公室更详细、具体地体会校园的多样性,使它不但得到校园多样化的大致情况,还观察到平凡社交活动里学生是否与不同背景的同学交流。 在写给菲利浦人(The Phillipian) 的电邮里,学院研究副主任Malgorzata Stergios 写:「这个问卷的目标是为我们多样性的成分(包括不同因素例如种族、性别、宗教和思想主义等)构图,并展出我们共享的价值观和标准,因为这些都从我们的日常交流与校园上建立的关系透露出来。」 Griffith 会利用问卷的结果,与 OIR 合作认出任何当前的问题或针对校园上多元化、平等和包容的进步空间。 Griffith 希望这个问卷会帮助创建和鼓励改善那三个因素的新动机。她说,问卷的结果会帮他们决定学校未来的设计,并确定未来有什么关于多元化、平等与包容的额外行动需要考虑一下。 根据 OIR,这问卷是从多种来源编辑而成的。 OIR,平等与包容团的成员和 Griffith 通过详细研究和检阅以往的用具和问卷,收集了用来写新问卷的资讯。 根据发言人,这个问卷的造成源于三种工作:研究多样性在什么条件下能创造更好、更鼓励参与社会活动的学习环境;阅读和分析前一个气氛与文化问卷,评估包容性与多元文化的概念;和复审其他机构利用的气氛与文化评查框架。 问卷的问题广泛盖过了不同的主题。 Candy Xie ’21 和 Gordon Paiva ’20 同意,问卷的结果应该可以提供关于校园文化较少讨论的方面的一些有趣资讯。 Xie 说:「我喜欢这个问卷的一个特点是它能够包括人们多关注但不常公开讨论的事情。我还记得看到很多关于性情和学生多元化的问题。」 Paiva 说: 「问卷里的问题多么的广阔,而它们盖过广泛的范围,真让我感到惊奇。我觉得问卷的结果会很有意思,尤其是以种族、性别和社会与经济地位来分析的时候。」 学校气氛与文化问卷原来是由 OIR 设计为安多福更大计画的一部分。这个问卷会有能力实行计画的一个主要目的,因此它为测量校园上平等与包容的进展已负上责任。 发行学校气氛与文化问卷之外,OIR 还准备继续支持安多福所有相关内部与外部研究的策划。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中国封锁推特 (Twitter) 是有缘故的

Dow和S&P股市正在下跌,打贸易战的恐吓也折磨着两边公民的思想。为了给美国人民带回希望,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回到他的手机,并在推特上写到「不管我们在贸易上的争论如何,我和习近平主席永远都会是朋友。中国会取下他们的贸易障碍,因为这是正确的。」   我不得不认为这一句话太天真了。自从特朗普政府依据 Section 301 Action 用到多达六百亿美元的关税来威胁中国,两方之间的紧张局面一直加强。特朗普认为这些决定可以让习后退,一件奥巴马前总统并没有做到的事情。可是,看完特朗普Section 301的计划之后,我认为总统并没有成功施压,推出让中国改变自己最有效的方针的政策。特朗普其实只是想提高自己一跌再跌的支持率,盲目的尝试履行自己起始竞选时做出的保证。我可以证明这一点。   所有人都知道特朗普为自己所谓的男子气概和权力感到骄傲。这可以从他所有的威胁看出来,尤其从他认为其他国家“滥用”美国充满关爱的合作关系的立场。不幸的是,这些看似很可怕的威胁并没有得到他的政策上的支持。   比如说,三月二十三号,特朗普政权开始实施对于进口钢铁和铝苛刻的关税。这对于国内生产看起来很好,只不过实际并不是这样的。特朗普已经给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澳大利亚,阿根廷,巴西和韩国减税。纽约时报报道:「得到减税的国家在2017年占超过美国一半进口的钢铁量,估计价值超过一百四十亿美金。」这使我怀疑特朗普干的一切,除了想要重新得到他逐渐减少的支持者的信任,就没有其他意义了。他对于中国发出的推特可说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推特证明了他只能希望中国会终结贸易战,因为“是正确的”。   只不过,中国认为“是正确的”行动,很显然与特朗普想的不一样。比如说,共产党希望在2020年之前用一个“社会信用”系统来给中国人民分等级,奖励信用高的公民,并对信用低的公民实施惩罚,例如限制交通和限制更好的教育条件。这样民主吗?对于我来说,听着像一集黑镜 (Black Mirror) 的情节。   星期二,习发出了正式的声明。虽然他谈到了对西方机动车减关税,他并没有任何实际的行动,而很多专家认为这是一个为中国拖延时间机智的“金蝉脱壳”行动。的确,习认识到一个全面的贸易战会使两国都受到严重的打击,但这并不说明他会对特朗普让步并承认不公平贸易的指责。我认为美国一个实际的解决方案是和其他强国联盟,并对中国提高压力。只不过我只敢赌,特朗普会继续边喝可乐,边用手机发推特。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两道国际划船赛冠军 Olivia Coffey ‘07 维持安多福努力用功和平衡学业的价值

Olivia Coffey ‘07 在安多福的时候便是女足球、冰球与划船第一队的成员,展示到她能够在运动比赛中发挥的能力。离开安多福后,她继续参​​与划船队,在大学与国际级的比赛中取得佳绩。 从安多福毕业后,Coffey 在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 的划船队划了四年,更从 2009-2011年加入美国国家队23岁以下组别队伍 (National Under 23 Team)。她在2011年从哈佛毕业,在2013-2015年返回国家队的上级组别 (Senior Team)。统一来说,Coffey 已参与过国家队七次,并在每一年的国际划船赛取得头三名以内的名次,更在2013年和2015年夺得冠军。现时,Coffey 在英国的剑桥大学 (Cambridge University) 修读 MBA 课程。 上星期六,Coffey 代表剑桥参与英国的癌症研究划船赛 (Cancer Research UK Boat Race),以整整七条船的距离胜过牛津大学 (Oxford University) 的队伍。 虽说 Coffey 在划船中以取得种种胜利,她是在安多福的时候才开始学习划船。她说:「我来到安多福前并没有太多划船的经验。我大部分家人都划过船,所以我对这运动有些少认识,但从参加过比赛。来到学校前,我却非常好动,参与过其他运动,比如篮球、冰球、足球等。划船奖励运动员,所以来到高中后过渡到划船是一个完美的决定。」 在安多福划船时,Coffey 认为自己是队伍的小丑。回顾当年,她记得自己总是第一位成员去开个玩笑,让气氛变得更轻松,并在水上制造更正面的环境。 她说:「我在安多福的队伍时是一个小丑。我从小便非常喜欢大笑,而因为划船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运动,[我认为] 需要时常保持轻松的气氛。我想我十二年级的时候,我们整个队伍非常投入“太阳出来,手枪出来“ (Sun’s out, Guns out) 的格言,并演变成“你有那些东西的牌照吗? “ (You got a license for those things?),意思是指到肌肉。我想我最终还为所有人的 “手枪” 做了真正的牌照。」…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