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粉色假发为乳腺癌带来关注

在校园四处,各老师的头上装饰着粉色假发,向受乳腺癌影响的人们表示支持。 9月30日,教员家属们被邀请到 Pine Knoll 的一个摊位,把这些艳丽的装饰佩戴到了自己的头上。   Tara Molloy,麻省米德尔顿 (Middleton, Mass.) Vero 发廊的一位造型师为安多福提供了这些假发。 Molloy 说,她希望自己的手艺可以激发起一些讨论,并支持与癌症抗争的患者。   她说:“有些时候,对人来说,讨论起癌症是一件很难的事。但是一旦人们开始讨论这方面的话题,就可以加大对癌症的关注,让所有人团结起来。”   这个活动的想法创始于住在 Fuess House 的 Jen Hoenig。据她说,整个活动获得了600美元的捐款,而捐款并会捐助给为癌症寻找治疗方法的各个慈善机构。   Jen Hoenig 说:“我先问了一些职工和家属的意见,想看看大家会不会喜欢在校园里搞办这种活动。结果发现收到了一些很正面的反馈,所以我们才决定开始准备这个活动。十月是乳腺癌意识月,所以我们把日子定在十月的前一天, 这样大家可以在校园里带上假发表示对癌症患者、幸存者、和他们的家属的支持。”   九岁的 Emma Silversides 是带上假发的众人之一。她是数学老师 Lani Silversides 的女儿。她说: “我妈妈正在接受乳腺癌的治疗,所以我想在十月里带一缕粉色的假发。”   Jen Hoenig 的丈夫,数学教师 Scott Hoenig,暗示了Jen Hoenig 今后继续召集募捐活动的可能。   他说:“她想过要更大规模地办这个活动,可能会延伸到学生身上。”   学生们对参加乳腺癌意识的活动表现了兴趣。   Olivia Nolan ’20 向菲利普人(The Phillipian)…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Donald Slater 主导关于旧墓地的历史课

有一组学生每周四都会去北安多福 (North Andover) 旧墓地记录墓碑上的碑文、墓碑保留完好程度、墓碑朝向和墓碑上刻画装饰的主题。他们的终极目标是用一张3D的墓地地图来记载这些数据,并将数据库公开,供民众使用。 历史和社会科学教师、Robert S. Peabody 考古学博物馆研究学者 Donald Slater 正在教这样一门新的选修课:历史562——骷髅、天使与沙漏:早期新英格兰墓碑图像研究和实地研究。 Slater 说,自从他 2002 年开始在 Peabody 工作,就时不时地用附近的墓地辅助教学。 他在邮件中写道:“老墓地可谓是户外的博物馆。他们收藏着祖先的遗骨,而石头上的图像和文字正像是一扇通往历史的窗户——我们可以由此了解前人如何生活、如何死去,有何思考、有何信仰。” 北安多福旧墓地建于1650年,并且有大约350个墓碑,其中包括北安多福的创始人。 “自从我六年级时在Bradford 发现了未被修复的野墓地,我就对殖民地时期的墓地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选择北安多福的旧墓地是因为它不算太大,并且只有十七世纪到1856年的坟墓。” Slater写道。 收集数据的时候,学生们先仔细端详每一块墓碑,记载所有的文字和象征性图像,比如说有翅膀的骷髅或是小天使。据 Slater 所说,记录并维护这些坟墓的历史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当前科学技术足够先进的大环境下。 班里的一名学生Jack Curtin ’19 说:“我一直都很喜欢历史,但我更想做实地考察,因为我对历史学科中考古这一部分很感兴趣。[这门课]正是我想要的,让我有机会做实地研究,近距离接触考古学。” Curtin 继续说:“我认为了解前人的信仰是很重要的,而且很多墓碑上的文字都带有宗教色彩。了解过去的宗教信仰也能帮助我们推测信仰未来的发展。” 在收集大量信息之后,上这门课的学生会用无人机、3D立体扫描仪、地质勘测雷达等仪器绘制这块墓地的虚拟地图。 “我们希望科研人员将来能在我们的数据库内进行很具体的数据提取。比如说,’我想搜索所有于1740-1770 年间、标志20-30 岁之间去世的Stevens 姓女性、碑头刻画有天使的墓碑。’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些墓碑会在虚拟地图上被动态地标出来,这样用户能够确切地看到墓葬场地的空间结构,”Slater 写道。 全班同学会把自己的数据编集到一个全班共享的大型数据库。秋季学期期末,学生们将会把自己的研究方法展示给北安多福镇历史协会,作为这门课期末考试的一部分。 根据Slater 班里另一名学生Jackie McCarthy ’19 的描述,这片墓地的面积很大,让选这门课的11名学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收集完数据,将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将74块墓碑的数据编入数据库,但我们还没有开始进行图像拍摄、扫描、雷达勘测等等一系列工作。 这项工程当中的另一大挑战是在保持墓碑原貌的同时读取上面的文字。很多墓碑上都攀附有植物,有些有残缺,或者是有磨损的墓志铭,有一些单词、日期、有时整块墓碑都会被遮住,这些因素都给信息读取增加了重重困难,” McCarthy 在邮件中写给菲利普人。 本项目与北安多福镇历史委员会和北安多福镇历史社团合作进行,项目的资金来自唐学院 (Tang Institute)。   Slater 写:“这个项目得要几年才能完成。下一步将会是继续收集数据,未来几年在学校处理这些数据… 时间是最大的限制因素。在安多福,大家都很忙,我们都希望能花更多时间在墓地收集数据…无论如何,从整体上来说,我非常享受教授这门课的过程,我的学生也都很棒。”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送到您的门前:企业社团即将启动快递服务

Andover Business Club (安多福企业社团,ABC)正在构建一款名为 BluBoxes,类似亚马逊 (Amazon) 的快递服务。 ABC 希望通过这项服务,把寄宿学生们的日常必需品直接送到宿舍门口,以此为每一个寄宿学生节省时间和金钱。根据 Nino Stuebbe,ABC的首席财务官,这项服务将会和“校园内不允许存在学生企业”这项校规保持一致,不以盈利为目的。所有盈余的钱都将被捐赠给慈善机构。   根据 Ava Long (ABC 的社长) 以及 Stuebbe,ABC 内部已经讨论这个项目近三年了,但是直到最近才决定全面启动。 Stuebbe 说:“这个主意我们在社团内部早就想到了,但是当我将它重新介绍了一遍,并获得了许多主席团成员的赞成时,才真正开始设法实施是在去年年底。然后,我们在暑假期间一起拟了一个方案,其中包括我们能够提供的服务。现在,我们正在做一系列的问卷调查,研究学生们真正需要什么。”   在最近的一个 WEEKENDER (校园的周末活动表) 中,ABC 发出了一个询问学生们最需要的物品的调查。根据调查带来的信息,在主要的三个分类中(卫生用品、学习用品、零食),学生们最需要卫生用品、笔、以及饮料。 Long 说 ABC 打算主要在 Jet.com 上采购商品,以保证BluBoxes 的竞争力。她说道:“在Jet.com 上,你买的东西越多,单价也就越便宜。所以,我们打算在Jet.com 上购买那些寄宿生们一年都用不完的东西。这样,批发购买,然后在将产品卖掉也就理所当然了。我们便是利用这一点和其他例如Amazon 和CVS 的大型营销商竞争。”   Kris Aziabor ’22 说道:“我觉得[BluBoxes] 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因为亚马逊有时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学生们想要具体的东西,而且可以通过BluBoxes得到,那我觉得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   Stuebbe 解释说大概两天之内的货运服务将会是 BluBoxes 的基础。虚拟角度上来讲,学生们会在周一收到并完成一系列问卷调查书,然后在周三收货并查收。据 Long 所说,所有的货物将直接被送到学生的宿舍。   Niara Urquhart…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Great Quad 正式改名为 Richard T. Greener Quadrangle

九月二十九号,学生与老师们为了纪念 The Great Quad 的重命仪式聚集在 Samuel Phillips Hall 前。当天,The Great Quad 正式改名成 The Richard T. Greener Quadrangle。校长John Palfrey 在仪式中说:“[The Richard T. Greener Quad] 是校园中最珍贵,最宝贵的一片地。” 根据Palfrey,这次的重新命名是因为一位无名捐款者以及安多福的Knowledge and Goodness Campaign 筹得资金而办成的。   根据安多福的网站, Richard T. Greener 于 1865 年从安多福毕业。他在毕业之前在安多福修习拉丁文、希腊文和英文。毕业之后,Greener 在 1870 年成为了哈佛大学的第一位非裔美国人毕业生。从哈佛毕业之后,Greener 成为了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的第一位非裔教授。作为一名作家和一位种族平等的拥护者,Greener 作为 Howard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的院长保留了自己在 Howard University…

Multilingual,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自己生火、为社区做饭、缺乏网络的生活:Andrew Stern ’19 和 Vivien Qiao ’19 在山地学校(The Mountain School)的经历

春季学期,大多数安多福学生躺在草坪上晒太阳、参与体育竞赛、或是努力完成作业的时候,Andrew Stern ’19 和 Vivien Qiao ’19 正忙着挥斧砍木头、给奶牛挤奶。这只是他们在山地学校(The Mountain School)农务其中的两件。 Stern 和 Qiao 在 2017-2018 下半学年参与了这个位于佛蒙特州(Vermont)乡村的选择性学期项目。 山地学校是一个位于佛蒙特州佛郡(Vertshire),半寄宿学校半农场的学院。每年有45名各个学校的十一年级学生来到这里学习、近距离接触他们的生活环境。虽然 Stern 和 Qiao 决定参与此项目的原因不一样,他们都是出于想要踏出自己的舒适区、尝试新事物的心理而报名的。 “[这样一来,]你一学年有一半都呆在佛蒙特州的一个农场上。这是个非常不同寻常的经历,我想要尝试一些新的体验,于是我心想,’何不呢?我先报名,看看情况再说吧。’ 被录取之后,我又想,’挺好,何不呢?’” Qiao 说。 据 Qiao 描述,她在山地学校的学习生活和在安多福 (Andover) 的生活非常不一样。她习惯了市郊生活,不得不快速适应农场上的生活。学校的小规模帮助她进入新的生活节奏,她将那里的社区描述为自己第二个家。 Stern 适应得更快,尤其喜欢山地学校生活中安多福所没有的一些元素。 “那里的社区能够以一种充满活力、包容的精神态度来合作,我觉得挺值得赞叹的,更一直希望安多福能够在这方面加把劲。全体学生都参与到所有的行政决定过程当中,包括对于这些决定背后原因的讨论,所有人都能够发声,是我认为安多福没有做到的一点,” Stern 说道。 Stern 和 Qiao 在山地学校学到了社区意识与责任的重要性,而他们的体会是由于学校本身职工非常少而更为突出。他们一边完成课业内的学习,一边忙与农务活,还得为整个社区准备食物和供暖的柴火。 Qiao 说:“在安多福,我们一般意识不到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事物背后都有那么多时间、精力的付出。给全校供暖,这事我从没参与过,想想挺不可思议的。我们觉得供暖是理所当然,但等到你真的需要自己去做的时候,才真的知道需要花多少精力。每次吃饭,我们都得准备食材,然后才交给大厨们烹饪… 我记得我们有一次削胡萝卜、切胡萝卜花了多久。你会意识到很多事情背后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晚饭时看到[食物]的时候,你会想:天啊,这是我参与做的饭菜。” Stern 说:“ [在山地学校],我们经常被允许、多数时候被鼓励在厨房做我们想做的食物。在安多福没有学生能够进到厨房,我从第一年就听到大家讨论我们没有足够的机会去训练一些生活技能,例如烘焙。烘焙俱乐部都不能使用我们[食堂内]的厨房,这绝对是个障碍。” Qiao 和 Stern 觉得他们经历了一种和安多福截然不同的自由。据他们描述,山地学校的整个学生团体都参与到学校的运行和决定过程当中,但这种参与度在像安多福拥有近1200名学生的学校里是很难实现的。 Stern 说:“回到安多福后,我明显感受到了对于学生很大程度上的限制。整个体系的严苛、死板让我感到惊讶。话说回去,这可能是因为这里毕竟管理的是1000多名学生,而不是少于50名学生,但我们在那边(山地学校)一个从各种角度上来说都更危险的环境当中能够做的事,在这里却做不到,让我很吃惊。 ” 为了遵循山地学校的学业时间安排,Stern 和 Qiao…


1 2 3 4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