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ASSIST: 安多福 (Andover) 五十年来的国际学者

多样性是安多福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尤其是国际多样性,即来自全球各地的学生们。在过去的五十年里,一些国际学生是通过一个名为 ASSIST 的项目来到安多福的。 ASSIST 是美国一个历史悠久,非营利性的留学项目。它帮助会说外语的学生前往美国私立学校学习,并且向他们提供全额奖学金。自 ASSIST 在1969年创立以来,它已经成功实现了来自52个国家5210位学子的留学梦。 根据每一位学生的学术兴趣以及课外活动兴趣,ASSIST 希望为每一个学生找到最适合他们的学校。每年,安多福都会欢迎一位来自 ASSIST的学生的到来。安多福的招生办主任、经济资助主管 Jim Ventre 解释了其中的原因:安多福是 ASSIST 的创始校之一,而且仍然是这个项目的有力支持者。   Ventre 说道:“安多福是五十年前,ASSIST 这个联合项目的创立者之一。在十月十二日,ASSIST 成立五十周年的那一天,ASSIST 在首都华盛顿庆祝了这个把如此多优秀的学生带到他们梦想学校的传统。安多福也受到了邀请,但由于那个周末碰巧赶上家长会,我们很可惜没能参加。就在最近, 招生办董事 Jill Thompson 代表安多福领取了来自 ASSIST 的奖项。这是对安多福五十年来合作的认可。”   Thompson 表示,安多福的目标和 ASSIST 的目标是一致的。 Thompson 说道:“我们安多福的初衷便是教育来自全球每一个地方的青年。ASSIST 和我们的目标一样。我们的合作之所以很成功,是因为我们的任务和视野都是一致的。所以,对安多福重要的东西,对 ASSIST 也同样很重要。 Thompson 也把安多福和 ASSIST 项目的紧密关系归功于 ASSIST 帮助挑选出适合安多福这个独特环境的学生这一能力。她说她相信当 ASSIST 学者来到安多福时,学习是双向性的:当地的学生可以从他们的国际经历中学到许多,而当他们返回自己的国家的时候,他们也可以和别人分享他们学习到的关于美国文化的知识。 Thompson 说:“其中一个和 ASSIST 合作的好处就是他们已经非常了解安多福了,所以他们给我们提供的那些来自各国的候选人是他们认为可以在我们学校获得成功的…. ASSIST知道我们有一个庞大且复杂的学生团体,所以学生需要很好的独立性。我们有一些新来的12年级学生,他们一般都是待一年然后毕业。大部分学生都会回到自己的国家把他们的经历分享给大家。” 在入选的 ASSIST 学者来到安多福后呆的一年里,他们既是作为文化的使者,同时也重点培养自己的学术能力、领导能力和世界观。Monika Nemcova’19,一个来自捷克共和国的学生,分享了她作为 2018-2019…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出柜日和性与性别多元化认知联盟 (Gender and Sexuality Alliance, GSA) 两者的三十周年纪念日

为了庆祝出柜日(美国出柜日是10月11日)和性与性别多元化认知联盟 (Gender and Sexuality Alliance, GSA)两者的三十周年纪念日,性与性别多元化认知联盟组织了一次有关出柜的座谈会。在这次活动中,安多福的几名学生和老师分享了他们出柜的经历。   Marisela Ramos 是一位历史和社会学科的老师,也是 LGBTQIA+(非异性恋群体)的成人组织者,十月十一号的这次座谈会就是她组织的。   “我们分享的故事越多,接受的人就会越多,安多福的环境也会逐渐变得包容。我们在安多福能够有像今天这种活动,而且自三十年前就有一个性与性别多元化认知联盟,说明大众还是对非异性恋群体有兴趣,想要了解更多。” Ramos 在与菲利浦人的一次采访中说道。   GSANetwork.org(美国性与性别多元化认知联盟官方网站)上写道,性与性别多元化认知联盟希望可以创造一个可以让非异性恋青年讨论跟性别、性认知或性别表达有关话题的安全空间。   Ramos 说:“在这次活动中,我非常高兴能看到很多盟友出席,但我认为同样重要的是让其他同性恋者理解,其实并不是只有一个做同性恋的方法或标准。我觉得很多时候,出柜的人觉得需要去学习怎么做同性恋。在我看来,做同性恋有各种各样的方式,组织这次讨论活动就是为了让大家互相支持。”   Ramos 认为她能够在安多福作一位同性恋的老师,以及 LGBTQIA+ 的成人组织者,这两点都表明学校管理部门对同性恋老师和学生的支持。   Ramos 说: “我是 [LGBTQIA+] 的成人组织者,所以我管的主要是成人管理的事情。我这个职位的存在说明了我们在安多福有足够的 [LGBTQIA+] 老师,也说明了安多福行政层与其他安多福老师对非异性恋群体的大力支持。这样的支持对我们校园的逐步改善非常重要。”   此次座谈会在 Rebecca M. Sykes 健康中心举行。 出席这次活动并且分享了自己出柜故事的 Karin Ulanovsky ’20 认为举行座谈会的空间相对比较小,故意营造出一种私密的氛围。   “我决定把我的经历讲出来,因为我认为它包含着很多不同的经历,可能会覆盖很多同性恋青少年的经历。这里有我与父母、祖父母的文化和价值观差异,以及跟同学和身边的老师沟通对第一次性经历的看法…所有这些因素加起来,还有社会期望对这些想法的影响。” Ulanovsky 在與菲利浦人的一次采访中说道。   Ulanovsky 提到,她觉得这些对话对于在安多福寄宿、与家人隔绝的学生们尤为重要。她希望通过这样的分享,以及在讨论中保持开放的心态,使安多福成为学生心目中一个安全而包容的环境。   “还有很多人由于各种原因觉得他们没法出柜。对于他们来说,看到别人能够出柜是相当重要的,这也会给予他们勇气。” Ulanovsky 说。…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合唱团在全校集会上传递爱的信息

1998 年十月12日,大学生 Matthew Shepard 被两名男子劫持并殴打之后,在怀俄明州拉勒米城 (Laramie, Wyoming) 身亡。音乐作家 Craig Hella Johnson 与获得过格莱美奖 (Grammy Award) 的 Conspirare 合唱团一起用音乐作品 “回想 Matthew Shepard” 讲述了Shepard 的故事。   在周三的全校集会上,Johnson 指挥 Conspirare 合唱团表演了作品的片段,并探讨了其中的深意。   Johnson 创造 Conspirare合唱团的初衷是要召集一群有才华的音乐家,让他们能够全心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和对世界的影响当中。对于 Johnson 来说,Conspirare 合唱团已经达到了他心中的目标。   “我想知道[我]能否召集起一群能把音乐表演到最高境界,同时还关心别人、关心这个世界的音乐家。[他们] 应当不仅仅专注于自己的艺术造诣,同时还应该用自己的天赋更广泛地传播信息,让音乐传递自己, 意识到艺术影响大众、改变视角的潜力。” Johnson 在校会上说。   Henry Crater ’20 既参与了学校的小型合唱团 Fidelio,也是大型合唱团的一员。他说,能看到 Conspirare 合唱团的现场表演非常令人兴奋。 他希望其他学生也能受到启发, 并去看Conspirare 合唱团当天晚上在小教堂的完整表演。   “我觉得校会很棒。因为我从来没听过 Conspirare 合唱团演唱他们…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中国旅客现象

当人们提起“游客”这个词,尤其是那些礼貌而讲文明的游客,脑海里出现的印象一定不是那些蜂拥而至的中国游客。现今人们对中国旅客已产生了固定的刻板印象,自动认为所有从中国来的旅游者都是没有教养、文化、或耐心的人。中国游客统统被刻画为不懂西方高尚文化习俗的人。有的时候,这种刻板印象正是中国旅客在现实中的风貌,但上个月在斯德哥尔摩(Stockholm) 发生的一系列嘲讽中国旅客、甚至于全体中国人的事件,实在是做得太过分了。   这个月初左右,有一家中国人提早到达了斯德哥尔摩的 Generator 旅馆。尽管曾某向酒店员工称他的父母身感不适,该酒店的员工还是拒绝让他和他上了年纪的父母在酒店大堂过夜。那名员工报了警,随后,瑞典警察将这一家人拖出了酒店,并把他们丢在了斯德哥尔摩南部的一个墓地里。   此次事件当中,双方都应该承担责任。首先,这家中国人拒绝离开私人财产,这一点是他们的错。这种占用私人财产的行为是非法的,所以警察有权利强迫他们离开。但是,利用如此过分的手段在半夜三更时把这些饿着肚子、对周围环境不熟悉、又没办法返回市中心的一家三口丢在墓地里,这一系列举动逾越了警方的权力范围。   几天以后,“Svenska Nyheter”,一个专门嘲讽社会现象的瑞典每周喜剧频道,播出了一出关于这一事件的富有种族歧视意味的小品。该频道的主持人Jesper Ronndahl 在节目一开始说:“瑞典人讨厌种族歧视– 当然,前提是只要我们不在讨论中国人和俄国人。” 他继续讲道:“没有任何政治运动能够解除瑞典人对俄国人的仇恨。这大概是因为俄国的一大部分都位于亚洲。他们都差不多算中国人了。” 该频道也同时包括了一个具有嘲讽态度的通知,告诉中国旅客:“我们不在历史建筑外随地大便… 如果你们看到外面有人在遛狗,这不是因为他们刚买完午餐。” “Svenska Nyheter” 一会儿在中国的优酷视频频道上上传了该小品。   Ronndahl 缺德的行为将这件事情升级为国际层面的争执。耿爽,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说,该节目是“对中国以及全中国人民一次非常恶心、非常恶毒的侮辱”。中华人民共和国严厉地谴责该节目的行为,并且要求电视台“立即解除” Ronndahl, Svenska Nyheter 和瑞典大使馆造成的“负面影响”。中方这样做固然有他们的道理。 Ronndahl拒绝道歉 — 他认为他并没有犯错误,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受害者。事实上,Ronndahl 通过对中国游客和中国人的种族歧视无耻地贬低了中国文化。   有时,对中国游客的偏见并不是完全没有依据。的确,一些中国游客给外人留下了粗鲁、无礼的印象,不过其它国家的游客也有过这样的行为。这种对游客无礼的行为的刻板印象并不是攻击和侮辱中国和中国文化的理由。   随着中瑞关系日益变差,对中国游客和中国人的偏见成为受到国际关注的热点。虽然中国游客并不完美,但像 Jesper Ronndahl 这样用一种偏见作为种族歧视的理由,这是不能被允许的。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安多福数学公开赛展开,邀请初中生到校园

十月6日,周六,一百三十名初中生从国内外来到安多福 (Phillips Academy) 的校园参加第一届安多福数学公开赛 (Math Open at Andover,MOAA)。 Justin Chang ’19 和 Andy Xu ’19 在安多福教师的帮助下组织了这次活动。 MOAA 的网站称,竞赛希望“用完善,有启发性,并有趣的经历来促进中学生在数学界的参与。” 今年的 MOAA 中,所有选手都参加了三轮比赛。 MOAA 从早上8点开始,下午5点30分结束。首先开始的是个人比赛,接下来是团体赛,最终由终极赛 “Gunga Bowl” 结束。同时,三位嘉宾也受邀发表了演讲;他们分别是安多福 ’18、MIT ’22 届的毕业生 Michael Ren (2018年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金奖得主者)、安多福招生主任 Vivien Mallick、和正在哈佛就读的 Valerie Zhang ’17。 Chang 和 Xu 从去年春天就开始领导 MOAA 的组织。他们的初衷就是要重新打造自己在初中时享受过的机会。 Chang 在向菲利普人發的電郵中說:“我们是在2018年五月的时候想起这个主意的。以前,秋天的时候,安多福附近没有初中[數學]比赛。我们两个都参加过很多数学竞赛,所以想创造一些机会,让周边的初中生也能享受到一个又近又棒的数学比赛。从僅僅一个数学比赛,【MOAA】发展到包括了演讲者、校园参观、Paresky Commons 提供的早餐和午饭、还有在教堂里玩 Gunga Bowl!” MOAA 的指导老师是校園的数学教师 Khiem DoBa。他說,虽然自己开始并不确定这个刚刚起步的活动会有怎样的结果,他最终对 Chang 和…


1 2 3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