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學生委員會創立政策小組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简体版 上星期,安多福 (Andover) 的學生委員會宣布他們即將組創立政策小組來與學體討論,草擬和提議政策。小組的五到七名成員需要擁有精湛的寫作能力,善於溝通,及希望改善安多幅的誠心。 根據學生委員會的其中一位主席 Eastlyn Frankel ‘18,學生委員會在夏天時受 Exeter 啟發。她說:「我們與 Exeter 的學生傾談後,發現他們的學生委員會在學校裏相當重要,所以在學校中設有多種不同的小組來讓學生能夠參與。當這麼多人齊心向同一個目標合作,你會看到真正的改變。」 另一位主席,Samuel Bird ‘18,亦強調在委員會中分配事務的重要性。他認為擁有一個只負責策劃政策的團隊會讓學生委員會辦事的效率提高。他說:「 我們決定創立政策小組是因為我們認為這個機會能夠匯集勇於在學校中立下有意義的改變的同學,以及給我們一組能夠給指靠的學生,減少班級代表的負擔。」 Frankel 說,因為注意到低年級學生不太多機會參與學生委員會,他們今年的目標是要增加九與十年級學生參與委員會的機會。她亦說,學生委員會的規模也令委員會更難容納整個安多福的社區。「 我們也認為學生委員會的規模比較小。雖然委員會表面上看似大,卻缺少讓九與十年級學生參與的機會。我們覺得這可能會是一個相當好的機會去嘗試在我們委員會的會議中融入新的安多福成員。」 她更說:「 我們認為增加全新的政策小組不但能夠研究更快的方法去草擬,整頓和介紹新的政策,更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去在委員會中開設更多的領導職位和帶入不同的學生見解。」 提高了學生委員會的辦事效率後,Frankel 和 Bird 希望關注兩樣主要政策:修改有關學生宿舍的探訪條例 (Parietal) 和改良安多福對心理健康的態度。 Bird 說:「 我們可以在委員會中分配一組專門與師生交流,研究怎樣改善宿舍探訪的規律,特別是因為現有的規則是由異性戀作為標準。另一方面,其餘的成員將會關注在策劃政策時更加專注學生的心理健康,身體健康和日程。」 Frankel 說,他們需要持有具體的規矩才能說服學校去更改現有的學生政策,所以希望政策小組能夠達到這個要求。她亦說,學生委員會的參事教授 Rajesh Mundra,Assistant Dean of Students 與生物學教師,和 Jenny Elliott ‘94, Dean of Students and Residential Life,對政策小組未來的效率感到非常樂觀。「 Mr. Mundra 是我們的參事教授,所以我們最常與他講述 [有關政策小組的事宜]。我們亦與 Mrs. Elliott…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九年級學生的室友是怎麼分配的?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简体版 每年秋季前,學校會要求所有新入學的寄宿生填寫一份關於住宿愛好的表格。他們需要回答有關宿舍偏好及理想室友的問題,以便安排入學時的住宿分配。 Reimi Kusaka ‘21, 一位居住於 Nathan Hale House 的九年級生,說:「 我在問卷上要求一位注意潔淨的室友,因為我知道自己不太喜歡打掃,需要一位能夠使我變得比較整潔的朋友。[雖然] 我們沒有太多相同的興趣,她卻非常活潑,也十分乾淨,滿足了我的願望。」 然而,Assistant Dean of Students 以及生物學教師 Rajesh Mundra 說,分配新來的九年級生入住宿舍的過程並非這麼簡單。「 其實,尤其是不清楚正常住宿是怎麼樣運作[的人],需要明白 [這個過程] 包含很多步驟。我們非常重視把 [學生] 放在一個含有身處在相同處境的學生的環境,令他們能夠建立友情。」 該問卷包括要居住於單人房,雙人房或三人房的選擇。根據 Mundra,他們亦會注意學生的身體需要,因為某些學生可能需要時常拜訪 Sykes Wellness Center,安多福(Andover) 的醫療中心。學生們亦需要填寫他們慾望未來室友會擁有的性格和喜好。 收集完所有表格以後,Dean of Students Office 會與 Shuman Office of Admissions, 該校的收生部門,一同合作。 Mundra 說,「 通常收生員會最熟悉學校剛錄取的學生,因為他們負責批讀所有關於申請入學學生的資料。我們卻不太認識這些學生,因為他們還未入學,所以與收生部門合作去分布他們的住所。」 根據 Mundra,收生部門有不同的成員去批閱每一級申請入學的男生和女生。這位職員會協助他們決定哪些九年級生會入住哪一間住宿。另外,該職員也會考慮到每一個宿舍的整體成員和住宿的多樣性。他說:「 我們非常重視能否讓學生們體驗到學校的多元化性。其次,我們會依照樓層盡量安排學生,讓每一層都變得更多元化,代表我們在安多福的社區。這是我們考慮的其中因素。」 很多九年級生都認為室友是他們適應安多福生活的重要元素。根據 Sofia Garcia ‘21,居住於 Nathan Hal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九年级学生的室友是如何被分配?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繁体版 每年秋季学期前,学校会要求所有新入学的寄宿生填一份关于住宿爱好的表格。他们需要回答有关宿舍偏好及理想室友的问题,以便安排入学时的住宿分配。 Reimi Kusaka ’21, 一位住在Nathan Hale House 九年的级生,说:「 我在问卷上要求一位注意洁净的室友,因为我知道自己不太喜欢打扫,需要一位能够让我变得比较整洁的朋友。[虽然] 我们没有太多相同的兴趣,她非常活泼,也十分干净,满足了我的愿望。」 然而,Assistant Dean of Students 以及生物学教师 Rajesh Mundra 说,分配新九年级生入住宿舍的过程不简单。 「 其实,尤其是不清楚正常住宿是怎么样运作[的人],需要明白[这个过程]包含很多步骤。我们非常重视把[学生]放在一个含有身处在相同处境的学生的环境,令他们能够建立友情。」 该问卷包括要居住于单人房,双人房或三人房的选择。根据 Mundra,他们亦会注意学生的身体需要,因为某些学生可能需要时常拜访 Sykes Wellness Center,安多福(Andover) 的医疗中心。学生们也可以填写他们欲望未来室友会拥有的性格和喜好。 收集完所有表格以后,Dean of Students Office 会与 Shuman Office of Admissions一同合作。 Mundra说:「 通常收生员会最了解学校刚录取的学生,因为他们负责批读所有关于申请入学学生的资料。我们却不太认识这些学生,因为他们还未入学,所以与收生部门合作去分布他们的住所。」 根据 Mundra,Shuman Office of Admissions有不同的成员去批阅入学的男生和女生。这位职员会协助决定哪些九年级生会入住哪一间住宿。另外,该职员也会考虑到每一个宿舍的整体成员。 Mundra说:「 我们非常重视能否让学生们体验到学校的多元化性。其次,我们会依照楼层尽量安排学生,让每一层都变得更多元化,代表我们在安多福的社区。这是我们考虑的其中因素。」 很多九年级生都认为室友是他们适应安多福生活的重要元素。根据 Sofia Garcia ‘21,住在 Nathan Hale House 的一位学生,室友能够变成密友。…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全新队负责检验安多福的纪律应对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繁体版 近日,安多福 (Andover) 组成了会检验学校纪律的队伍,包括不同部门的老师和行政人员。Matthew Hession, 一位历史和社会科学老师,会带领。根据 Hession,这队伍希望能向 Dean of Students Office 推荐几项改善现有纪律应对的调整。现正,Hession还未完成鉴定需要重新调节的部分。 安多福当前的纪律程序很复杂。一旦学生被怀疑违反规则,学校中的一位职员会负责检查事件的来龙去脉。如若职员判断学生的行为违反了学校的规矩,纪律委员(Disciplinary Committee) 会跟学生见面,讨论学校有可能执行的应策。在会面之前,学生需要准备一份关于自己行为的陈述,交给纪律委员审阅。 根据 Hession,队伍初步列出要改善的范围包括统不同的 “cluster” 对学生行为作出的应对。因为现时每一个 “cluster” 在纪律检查方面都有个别的程序,所以队伍关注过程是否因而对学生不公平。 Hession说:「我们希望参考纪律过程多公平。有些学校会用一个统一的过程,把校园的纪律问题交给一个小组负责,但我们却把过程分散委托给五各不同队伍处理。队伍现在正考虑是否应把问题集中交由一队负责。」 Gracie Limonelli ’18, Pine Knoll Cluster其中的一位 “DC” 代表同意队伍应该追究过程的一致性。「 我格外相信 [学校] 应该在处理纪律问题方面订出统一的标准。Blue Book其实已清楚列表了学校的规则,能针对不同情形的纪律问题。然而,这也能给纪律委员甚多余地来决定不同的情况。我认为如果能把学校的对策做得更一致,会对学生有效益。」 根据 Hession,队伍亦考虑专注学校对 “DC”违规的一系列应对。他们想研究学生对纪律委员判定的回应,亦观察应对能否满足校体的需要。他说:「有些回应可导致学生被要求退学,放上 “probation,” 或被警告。有些 “Deans” 亦能够发出比较轻微的应对,譬如 “censures,” 惩戒和口头警告。根据所发生的事情和违法的性质,学校有一系列的对策。」 Miley Kaufman ’19 说她最大的关心是有关纪律委员是否有努力倾听和明白学生。 Kaufman说:「 我经常听他们早在学生踏进房间前已有所决定。他们表面上似在聆听你的解释,但事实上可能没有将这些因素纳入考虑的范围。」 Hession 说,队伍最重要的任务是要在处理调整时维持安多福的核心价值。 「每做一件事时,你需要时常思考要达到的目的。究竟是否有效,是否能够帮助学生,是否能反映到学校的价值观?在学业,运动和校园生活的各种方面上,我们时常要考虑到我们对 [学生的]…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全新隊負責檢驗安多福的紀律應對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简体版 近日,安多福 (Andover) 組成了會檢驗學校紀律的隊伍,包括不同部門的老師和行政人員。Matthew Hession, 一位歷史和社會科學老師,會帶領。根據 Hession,這隊伍希望能向 Dean of Students Office 推薦幾項改善現有紀律應對的調整。現正,Hession還未完成鑒定需要重新調節的部分。 安多福當前的紀律程序很復雜。一旦學生被懷疑違反規則,學校中的一位職員會負責檢查事件的來龍去脈。如若職員判斷學生的行為違反了學校的規矩,紀律委員(Disciplinary Committee) 會跟學生見面,討論學校有可能執行的應策。在會面之前,學生需要准備一份關於自己行為的陳述,交給紀律委員審閱。 根據 Hession,隊伍初步列出要改善的范圍包括統不同的 “cluster” 對學生行為作出的應對。因為現時每一個 “cluster” 在紀律檢查方面都有個別的程序,所以隊伍關注過程是否因而對學生不公平。 Hession說:「我們希望參考紀律過程多公平。有些學校會用一個統一的過程,把校園的紀律問題交給一個小組負責,但我們卻把過程分散委托給五各不同隊伍處理。隊伍現在正考慮是否應把問題集中交由一隊負責。」 Gracie Limonelli ‘18, Pine Knoll Cluster其中的一位 “DC” 代表同意隊伍應該追究過程的一致性。「 我格外相信 [學校] 應該在處理紀律問題方面訂出統一的標准。Blue Book其實已清楚列表了學校的規則,能針對不同情形的紀律問題。然而,這也能給紀律委員甚多余地來決定不同的情況。我認為如果能把學校的對策做得更一致,會對學生有效益。」 根據 Hession,隊伍亦考慮專注學校對 “DC”違規的一系列應對。他們想研究學生對紀律委員判定的回應,亦觀察應對能否滿足校體的需要。他說:「有些回應可導致學生被要求退學,放上 “probation,” 或被警告。有些 “Deans” 亦能夠發出比較輕微的應對,譬如 “censures,” 懲戒和口頭警告。根據所發生的事情和違法的性質,學校有一系列的對策。」 Miley Kaufman ‘19 說她最大的關心是有關紀律委員是否有努力傾聽和明白學生。 Kaufman說:「 我經常聽他們早在學生踏進房間前已有所決定。他們表面上似在聆聽你的解釋,但事實上可能沒有將這些因素納入考慮的范圍。」 Hession 說,隊伍最重要的任務是要在處理調整時維持安多福的核心價值。 「每做一件事時,你需要時常思考要達到的目的。究竟是否有效,是否能夠幫助學生,是否能反映到學校的價值觀?在學業,運動和校園生活的各種方面上,我們時常要考慮到我們對 [學生的]…


1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