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新「学校气氛与文化」问卷立志测量安多福日常生活

Linda Carter Griffith ,负责宣传平等、包容及健康的副校长,最近与安多福的机构研究办公室 (Office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 OIR) 联手创造首个学校气氛与文化问卷。所有学生都必须使用这星期全校周会的时间把问卷填好,因为问卷的主要目是协助 OIR 更清楚地了解安多福学生和教学职员的日常生活。 Dawson Arkell ’20 说:「我觉得这个问卷适当地测量学生们的内心感受。虽然有些问题表达得有点尴尬,但是我感觉问题设计背后的意向真的是想把安多福的文化放到明面上说。」 OIR打算用问卷结果评测安多福平等与包容的进展。问卷的设计也是为了带领办公室更详细、具体地体会校园的多样性,使它不但得到校园多样化的大致情况,还观察到平凡社交活动里学生是否与不同背景的同学交流。 在写给菲利浦人(The Phillipian) 的电邮里,学院研究副主任Malgorzata Stergios 写:「这个问卷的目标是为我们多样性的成分(包括不同因素例如种族、性别、宗教和思想主义等)构图,并展出我们共享的价值观和标准,因为这些都从我们的日常交流与校园上建立的关系透露出来。」 Griffith 会利用问卷的结果,与 OIR 合作认出任何当前的问题或针对校园上多元化、平等和包容的进步空间。 Griffith 希望这个问卷会帮助创建和鼓励改善那三个因素的新动机。她说,问卷的结果会帮他们决定学校未来的设计,并确定未来有什么关于多元化、平等与包容的额外行动需要考虑一下。 根据 OIR,这问卷是从多种来源编辑而成的。 OIR,平等与包容团的成员和 Griffith 通过详细研究和检阅以往的用具和问卷,收集了用来写新问卷的资讯。 根据发言人,这个问卷的造成源于三种工作:研究多样性在什么条件下能创造更好、更鼓励参与社会活动的学习环境;阅读和分析前一个气氛与文化问卷,评估包容性与多元文化的概念;和复审其他机构利用的气氛与文化评查框架。 问卷的问题广泛盖过了不同的主题。 Candy Xie ’21 和 Gordon Paiva ’20 同意,问卷的结果应该可以提供关于校园文化较少讨论的方面的一些有趣资讯。 Xie 说:「我喜欢这个问卷的一个特点是它能够包括人们多关注但不常公开讨论的事情。我还记得看到很多关于性情和学生多元化的问题。」 Paiva 说: 「问卷里的问题多么的广阔,而它们盖过广泛的范围,真让我感到惊奇。我觉得问卷的结果会很有意思,尤其是以种族、性别和社会与经济地位来分析的时候。」 学校气氛与文化问卷原来是由 OIR 设计为安多福更大计画的一部分。这个问卷会有能力实行计画的一个主要目的,因此它为测量校园上平等与包容的进展已负上责任。 发行学校气氛与文化问卷之外,OIR 还准备继续支持安多福所有相关内部与外部研究的策划。

Multilingual, Uncategorized,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新「學校氣氛與文化」問卷立志測量安多福日常生活

Linda Carter Griffith ,負責宣傳平等、包容及健康的副校長,最近與安多福的機構研究辦公室 (Office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 OIR) 聯手創造首個學校氣氛與文化問卷。所有學生都必須使用這星期全校週會的時間把問卷填好,因為問卷的主要目是協助 OIR 更清楚地了解安多福學生和教學職員的日常生活。 Dawson Arkell ’20 說:「我覺得這個問卷適當地測量學生們的內心感受。雖然有些問題表達得有點尷尬,但是我感覺問題設計背後的意向真的是想把安多福的文化放到明面上說。」 OIR打算用問卷結果評測安多福平等與包容的進展。問卷的設計也是為了帶領辦公室更詳細、具體地體會校園的多樣性,使它不但得到校園多樣化的大致情況,還觀察到平凡社交活動裡學生是否與不同背景的同學交流。 在寫給菲利浦人 (The Phillipian) 的電郵裡,學院研究副主任 Malgorzata Stergios 寫:「這個問卷的目標是為我們多樣性的成分(包括不同因素例如種族、性別、宗教和思想主義等)構圖,並展出我們共享的價值觀和標準,因為這些都從我們的日常交流與校園上建立的關係透露出來。」 Griffith 會利用問卷的結果,與 OIR 合作認出任何當前的問題或針對校園上多元化、平等和包容的進步空間。Griffith 希望這個問卷會幫助創建和鼓勵改善那三個因素的新動機。她說,問卷的結果會幫他們決定學校未來的設計,並確定未來有什麼關於多元化、平等與包容的額外行動需要考慮一下。 根據 OIR,這問卷是從多種來源編輯而成的。OIR,平等與包容團的成員和 Griffith 通過詳細研究和檢閱以往的用具和問卷,收集了用來寫新問卷的資訊。 根據發言人,這個問卷的造成源於三種工作:研究多樣性在甚麼條件下能創造更好、更鼓勵參與社會活動的學習環境;閱讀和分析前一個氣氛與文化問卷,評估包容性與多元文化的概念;和複審其他機構利用的氣氛與文化評查框架。 問卷的問題廣泛蓋過了不同的主題。Candy Xie ’21 說:「我喜歡這個問卷的一個特點是它能夠包括人們多關注但不常公開討論的事情。我還記得看到很多關於性情和學生多元化的問題。」 Gordon Paiva ’20 同意 Xie 的說法,認為問卷的結果應該可以提供關於校園文化較少討論的方面的一些有趣資訊。他說: 「問卷裡的問題多麼的廣闊,而它們蓋過廣泛的範圍,真讓我感到驚奇。我覺得問卷的結果會很有意思,尤其是以種族、性別和社會與經濟地位來分析的時候。」 學校氣氛與文化問卷原來是由 OIR 設計為安多福更大計畫的一部分。這個問卷會有能力實行計畫的一個主要目的,因此它為測量校園上平等與包容的進展已負上責任。 發行學校氣氛與文化問卷之外,OIR 還準備繼續支持安多福所有相關內部與外部研究的策劃。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中国封锁推特 (Twitter) 是有缘故的

Dow和S&P股市正在下跌,打贸易战的恐吓也折磨着两边公民的思想。为了给美国人民带回希望,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回到他的手机,并在推特上写到「不管我们在贸易上的争论如何,我和习近平主席永远都会是朋友。中国会取下他们的贸易障碍,因为这是正确的。」   我不得不认为这一句话太天真了。自从特朗普政府依据 Section 301 Action 用到多达六百亿美元的关税来威胁中国,两方之间的紧张局面一直加强。特朗普认为这些决定可以让习后退,一件奥巴马前总统并没有做到的事情。可是,看完特朗普Section 301的计划之后,我认为总统并没有成功施压,推出让中国改变自己最有效的方针的政策。特朗普其实只是想提高自己一跌再跌的支持率,盲目的尝试履行自己起始竞选时做出的保证。我可以证明这一点。   所有人都知道特朗普为自己所谓的男子气概和权力感到骄傲。这可以从他所有的威胁看出来,尤其从他认为其他国家“滥用”美国充满关爱的合作关系的立场。不幸的是,这些看似很可怕的威胁并没有得到他的政策上的支持。   比如说,三月二十三号,特朗普政权开始实施对于进口钢铁和铝苛刻的关税。这对于国内生产看起来很好,只不过实际并不是这样的。特朗普已经给加拿大,墨西哥,欧盟,澳大利亚,阿根廷,巴西和韩国减税。纽约时报报道:「得到减税的国家在2017年占超过美国一半进口的钢铁量,估计价值超过一百四十亿美金。」这使我怀疑特朗普干的一切,除了想要重新得到他逐渐减少的支持者的信任,就没有其他意义了。他对于中国发出的推特可说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推特证明了他只能希望中国会终结贸易战,因为“是正确的”。   只不过,中国认为“是正确的”行动,很显然与特朗普想的不一样。比如说,共产党希望在2020年之前用一个“社会信用”系统来给中国人民分等级,奖励信用高的公民,并对信用低的公民实施惩罚,例如限制交通和限制更好的教育条件。这样民主吗?对于我来说,听着像一集黑镜 (Black Mirror) 的情节。   星期二,习发出了正式的声明。虽然他谈到了对西方机动车减关税,他并没有任何实际的行动,而很多专家认为这是一个为中国拖延时间机智的“金蝉脱壳”行动。的确,习认识到一个全面的贸易战会使两国都受到严重的打击,但这并不说明他会对特朗普让步并承认不公平贸易的指责。我认为美国一个实际的解决方案是和其他强国联盟,并对中国提高压力。只不过我只敢赌,特朗普会继续边喝可乐,边用手机发推特。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两道国际划船赛冠军 Olivia Coffey ‘07 维持安多福努力用功和平衡学业的价值

Olivia Coffey ‘07 在安多福的时候便是女足球、冰球与划船第一队的成员,展示到她能够在运动比赛中发挥的能力。离开安多福后,她继续参​​与划船队,在大学与国际级的比赛中取得佳绩。 从安多福毕业后,Coffey 在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 的划船队划了四年,更从 2009-2011年加入美国国家队23岁以下组别队伍 (National Under 23 Team)。她在2011年从哈佛毕业,在2013-2015年返回国家队的上级组别 (Senior Team)。统一来说,Coffey 已参与过国家队七次,并在每一年的国际划船赛取得头三名以内的名次,更在2013年和2015年夺得冠军。现时,Coffey 在英国的剑桥大学 (Cambridge University) 修读 MBA 课程。 上星期六,Coffey 代表剑桥参与英国的癌症研究划船赛 (Cancer Research UK Boat Race),以整整七条船的距离胜过牛津大学 (Oxford University) 的队伍。 虽说 Coffey 在划船中以取得种种胜利,她是在安多福的时候才开始学习划船。她说:「我来到安多福前并没有太多划船的经验。我大部分家人都划过船,所以我对这运动有些少认识,但从参加过比赛。来到学校前,我却非常好动,参与过其他运动,比如篮球、冰球、足球等。划船奖励运动员,所以来到高中后过渡到划船是一个完美的决定。」 在安多福划船时,Coffey 认为自己是队伍的小丑。回顾当年,她记得自己总是第一位成员去开个玩笑,让气氛变得更轻松,并在水上制造更正面的环境。 她说:「我在安多福的队伍时是一个小丑。我从小便非常喜欢大笑,而因为划船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运动,[我认为] 需要时常保持轻松的气氛。我想我十二年级的时候,我们整个队伍非常投入“太阳出来,手枪出来“ (Sun’s out, Guns out) 的格言,并演变成“你有那些东西的牌照吗? “ (You got a license for those things?),意思是指到肌肉。我想我最终还为所有人的 “手枪” 做了真正的牌照。」…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兩道國際划船賽冠軍 Olivia Coffey ‘07 維持安多福努力用功和平衡學業的價值

Olivia Coffey ‘07 在安多福的時候便是女足球、冰球與划船第一隊的成員,展示到她能夠在運動比賽中發揮的能力。離開安多福後,她繼續參與划船隊,在大學與國際級的比賽中取得佳績。 從安多福畢業後,Coffey 在哈佛大學 (Harvard University) 的划船隊划了四年,更從 2009-2011年加入美國國家隊23歲以下組別隊伍 (National Under 23 Team)。她在2011年從哈佛畢業,在2013-2015年返回國家隊的上級組別 (Senior Team)。統一來說,Coffey 已參與過國家隊七次,並在每一年的國際划船賽取得頭三名以內的名次,更在2013年和2015年奪得冠軍。現時,Coffey 在英國的劍橋大學 (Cambridge University) 修讀 MBA 課程。 上星期六,Coffey 代表劍橋參與英國的癌症研究划船賽 (Cancer Research UK Boat Race),以整整七條船的距離勝過牛津大學 (Oxford University) 的隊伍。 雖說 Coffey 在划船中以取得種種勝利,她是在安多福的時候才開始學習划船。她說:「我來到安多福前並沒有太多划船的經驗。我大部分家人都划過船,所以我對這運動有些少認識,但從參加過比賽。來到學校前,我卻非常好動,參與過其他運動,比如籃球、冰球、足球等。划船獎勵運動員,所以來到高中後過渡到划船是一個完美的決定。」 在安多福划船時,Coffey 認為自己是隊伍的小丑。回顧當年,她記得自己總是第一位成員去開個玩笑,讓氣氛變得更輕鬆,並在水上製造更正面的環境。 她說:「我在安多福的隊伍時是一個小丑。我從小便非常喜歡大笑,而因為划船是一個非常困難的運動,[我認為] 需要時常保持輕鬆的氣氛。我想我十二年級的時候,我們整個隊伍非常投入 “太陽出來,手槍出來“ (Sun’s out, Guns out) 的格言,並演變成 “你有那些東西的牌照嗎?“ (You got a license for those things?),意思是指到肌肉。我想我最終還為所有人的 “手槍”…


1 2 3 4 5 6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