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安多福数学公开赛展开,邀请初中生到校园

十月6日,周六,一百三十名初中生从国内外来到安多福 (Phillips Academy) 的校园参加第一届安多福数学公开赛 (Math Open at Andover,MOAA)。 Justin Chang ’19 和 Andy Xu ’19 在安多福教师的帮助下组织了这次活动。 MOAA 的网站称,竞赛希望“用完善,有启发性,并有趣的经历来促进中学生在数学界的参与。” 今年的 MOAA 中,所有选手都参加了三轮比赛。 MOAA 从早上8点开始,下午5点30分结束。首先开始的是个人比赛,接下来是团体赛,最终由终极赛 “Gunga Bowl” 结束。同时,三位嘉宾也受邀发表了演讲;他们分别是安多福 ’18、MIT ’22 届的毕业生 Michael Ren (2018年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金奖得主者)、安多福招生主任 Vivien Mallick、和正在哈佛就读的 Valerie Zhang ’17。 Chang 和 Xu 从去年春天就开始领导 MOAA 的组织。他们的初衷就是要重新打造自己在初中时享受过的机会。 Chang 在向菲利普人發的電郵中說:“我们是在2018年五月的时候想起这个主意的。以前,秋天的时候,安多福附近没有初中[數學]比赛。我们两个都参加过很多数学竞赛,所以想创造一些机会,让周边的初中生也能享受到一个又近又棒的数学比赛。从僅僅一个数学比赛,【MOAA】发展到包括了演讲者、校园参观、Paresky Commons 提供的早餐和午饭、还有在教堂里玩 Gunga Bowl!” MOAA 的指导老师是校園的数学教师 Khiem DoBa。他說,虽然自己开始并不确定这个刚刚起步的活动会有怎样的结果,他最终对 Chang 和…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粉色假髮為乳腺癌帶來關注

在校園四處,各老師的頭上裝飾著粉色假髮,向受乳腺癌影響的人們表示支持。 9月30日,教員家屬們被邀請到 Pine Knoll 的一個攤位,把這些豔麗的裝飾佩戴到了自己的頭上。   Tara Molloy,麻省米德爾頓 (Middleton, Mass.) Vero 髮廊的一位造型師為安多福提供了這些假髮。 Molloy 說,她希望自己的手藝可以激發起一些討論,並支持與癌症抗爭的患者。   她說:“有些時候,對人來說,討論起癌症是一件很難的事。但是一旦人們開始討論這方面的話題,就可以加大對癌症的關注,讓所有人團結起來。”   這個活動的想法創始於住在 Fuess House 的 Jen Hoenig。據她說,整個活動獲得了600美元的捐款,而捐款並會捐助給為癌症尋找治療方法的各個慈善機構。   Jen Hoenig 說:“我先問了一些職工和家屬的意見,想看看大家會不會喜歡在校園裡搞辦這種活動。結果發現收到了一些很正面的反饋,所以我們才決定開始準備這個活動。十月是乳腺癌意識月,所以我們把日子定在十月的前一天, 這樣大家可以在校園裡帶上假髮表示對癌症患者、倖存者、和他們的家屬的支持。”   九歲的 Emma Silversides 是帶上假髮的眾人之一。她是數學老師 Lani Silversides 的女兒。她說: “我媽媽正在接受乳腺癌的治療,所以我想在十月裡帶一縷粉色的假髮。”   Jen Hoenig 的丈夫,數學教師 Scott Hoenig,暗示了Jen Hoenig 今後繼續召集募捐活動的可能。   他說:“她想過要更大規模地辦這個活動,可能會延伸到學生身上。”   學生們對參加乳腺癌意識的活動表現了興趣。   Olivia Nolan ’20 向菲利普人(The Phillipian)…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粉色假发为乳腺癌带来关注

在校园四处,各老师的头上装饰着粉色假发,向受乳腺癌影响的人们表示支持。 9月30日,教员家属们被邀请到 Pine Knoll 的一个摊位,把这些艳丽的装饰佩戴到了自己的头上。   Tara Molloy,麻省米德尔顿 (Middleton, Mass.) Vero 发廊的一位造型师为安多福提供了这些假发。 Molloy 说,她希望自己的手艺可以激发起一些讨论,并支持与癌症抗争的患者。   她说:“有些时候,对人来说,讨论起癌症是一件很难的事。但是一旦人们开始讨论这方面的话题,就可以加大对癌症的关注,让所有人团结起来。”   这个活动的想法创始于住在 Fuess House 的 Jen Hoenig。据她说,整个活动获得了600美元的捐款,而捐款并会捐助给为癌症寻找治疗方法的各个慈善机构。   Jen Hoenig 说:“我先问了一些职工和家属的意见,想看看大家会不会喜欢在校园里搞办这种活动。结果发现收到了一些很正面的反馈,所以我们才决定开始准备这个活动。十月是乳腺癌意识月,所以我们把日子定在十月的前一天, 这样大家可以在校园里带上假发表示对癌症患者、幸存者、和他们的家属的支持。”   九岁的 Emma Silversides 是带上假发的众人之一。她是数学老师 Lani Silversides 的女儿。她说: “我妈妈正在接受乳腺癌的治疗,所以我想在十月里带一缕粉色的假发。”   Jen Hoenig 的丈夫,数学教师 Scott Hoenig,暗示了Jen Hoenig 今后继续召集募捐活动的可能。   他说:“她想过要更大规模地办这个活动,可能会延伸到学生身上。”   学生们对参加乳腺癌意识的活动表现了兴趣。   Olivia Nolan ’20 向菲利普人(The Phillipian)…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Donald Slater 主導關於舊墓地的歷史課

有一組學生每週四都會去北安多福 (North Andover) 舊墓地記錄墓碑上的碑文、墓碑保留完好程度、墓碑朝向和墓碑上刻畫裝飾的主題。他們的終極目標是用一張3D的墓地地圖來記載這些數據,並將數據庫公開,供民眾使用。 歷史和社會科學教師、Robert S. Peabody 考古學博物館研究學者 Donald Slater 正在教這樣一門新的選修課:歷史562——骷髏、天使與沙漏:早期新英格蘭墓碑圖像研究和實地研究。 Slater 說,自從他 2002 年開始在 Peabody 工作,就時不時地用附近的墓地輔助教學。 他在郵件中寫道:“老墓地可謂是戶外的博物館。他們收藏著祖先的遺骨,而石頭上的圖像和文字正像是一扇通往歷史的窗戶——我們可以由此了解前人如何生活、如何死去,有何思考、有何信仰。” 北安多福舊墓地建於1650年,並且有大約350個墓碑,其中包括北安多福的創始人。 “自從我六年級時在Bradford 發現了未被修復的野墓地,我就對殖民地時期的墓地產生了極大的興趣。我選擇北安多福的舊墓地是因為它不算太大,並且只有十七世紀到1856年的墳墓。” Slater寫道。 收集數據的時候,學生們先仔細端詳每一塊墓碑,記載所有的文字和象徵性圖像,比如說有翅膀的骷髏或是小天使。據 Slater 所說,記錄並維護這些墳墓的歷史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當前科學技術足夠先進的大環境下。 班裡的一名學生Jack Curtin ’19 說:“我一直都很喜歡歷史,但我更想做實地考察,因為我對歷史學科中考古這一部分很感興趣。[這門課]正是我想要的,讓我有機會做實地研究,近距離接觸考古學。” Curtin 繼續說:“我認為了解前人的信仰是很重要的,而且很多墓碑上的文字都帶有宗教色彩。了解過去的宗教信仰也能幫助我們推測信仰未來的發展。” 在收集大量信息之後,上這門課的學生會用無人機、3D立體掃描儀、地質勘測雷達等儀器繪製這塊墓地的虛擬地圖。 “我們希望科研人員將來能在我們的數據庫內進行很具體的數據提取。比如說,’我想搜索所有於1740-1770 年間、標誌20-30 歲之間去世的Stevens 姓女性、碑頭刻畫有天使的墓碑。’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這些墓碑會在虛擬地圖上被動態地標出來,這樣用戶能夠確切地看到墓葬場地的空間結構,”Slater 寫道。 全班同學會把自己的數據編集到一個全班共享的大型數據庫。秋季學期期末,學生們將會把自己的研究方法展示給北安多福鎮歷史協會,作為這門課期末考試的一部分。 根據Slater 班裡另一名學生Jackie McCarthy ’19 的描述,這片墓地的面積很大,讓選這門課的11名學生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收集完數據,將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將74塊墓碑的數據編入數據庫,但我們還沒有開始進行圖像拍攝、掃描、雷達勘測等等一系列工作。 這項工程當中的另一大挑戰是在保持墓碑原貌的同時讀取上面的文字。很多墓碑上都攀附有植物,有些有殘缺,或者是有磨損的墓誌銘,有一些單詞、日期、有時整塊墓碑都會被遮住,這些因素都給信息讀取增加了重重困難,” McCarthy 在郵件中寫給菲利普人。 本項目與北安多福鎮歷史委員會和北安多福鎮歷史社團合作進行,項目的資金來自唐學院 (Tang Institute)。 Slater 寫:“這個項目得要幾年才能完成。下一步將會是繼續收集數據,未來幾年在學校處理這些數據… 時間是最大的限制因素。在安多福,大家都很忙,我們都希望能花更多時間在墓地收集數據…無論如何,從整體上來說,我非常享受教授這門課的過程,我的學生也都很棒。”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Donald Slater 主导关于旧墓地的历史课

有一组学生每周四都会去北安多福 (North Andover) 旧墓地记录墓碑上的碑文、墓碑保留完好程度、墓碑朝向和墓碑上刻画装饰的主题。他们的终极目标是用一张3D的墓地地图来记载这些数据,并将数据库公开,供民众使用。 历史和社会科学教师、Robert S. Peabody 考古学博物馆研究学者 Donald Slater 正在教这样一门新的选修课:历史562——骷髅、天使与沙漏:早期新英格兰墓碑图像研究和实地研究。 Slater 说,自从他 2002 年开始在 Peabody 工作,就时不时地用附近的墓地辅助教学。 他在邮件中写道:“老墓地可谓是户外的博物馆。他们收藏着祖先的遗骨,而石头上的图像和文字正像是一扇通往历史的窗户——我们可以由此了解前人如何生活、如何死去,有何思考、有何信仰。” 北安多福旧墓地建于1650年,并且有大约350个墓碑,其中包括北安多福的创始人。 “自从我六年级时在Bradford 发现了未被修复的野墓地,我就对殖民地时期的墓地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选择北安多福的旧墓地是因为它不算太大,并且只有十七世纪到1856年的坟墓。” Slater写道。 收集数据的时候,学生们先仔细端详每一块墓碑,记载所有的文字和象征性图像,比如说有翅膀的骷髅或是小天使。据 Slater 所说,记录并维护这些坟墓的历史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当前科学技术足够先进的大环境下。 班里的一名学生Jack Curtin ’19 说:“我一直都很喜欢历史,但我更想做实地考察,因为我对历史学科中考古这一部分很感兴趣。[这门课]正是我想要的,让我有机会做实地研究,近距离接触考古学。” Curtin 继续说:“我认为了解前人的信仰是很重要的,而且很多墓碑上的文字都带有宗教色彩。了解过去的宗教信仰也能帮助我们推测信仰未来的发展。” 在收集大量信息之后,上这门课的学生会用无人机、3D立体扫描仪、地质勘测雷达等仪器绘制这块墓地的虚拟地图。 “我们希望科研人员将来能在我们的数据库内进行很具体的数据提取。比如说,’我想搜索所有于1740-1770 年间、标志20-30 岁之间去世的Stevens 姓女性、碑头刻画有天使的墓碑。’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些墓碑会在虚拟地图上被动态地标出来,这样用户能够确切地看到墓葬场地的空间结构,”Slater 写道。 全班同学会把自己的数据编集到一个全班共享的大型数据库。秋季学期期末,学生们将会把自己的研究方法展示给北安多福镇历史协会,作为这门课期末考试的一部分。 根据Slater 班里另一名学生Jackie McCarthy ’19 的描述,这片墓地的面积很大,让选这门课的11名学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收集完数据,将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将74块墓碑的数据编入数据库,但我们还没有开始进行图像拍摄、扫描、雷达勘测等等一系列工作。 这项工程当中的另一大挑战是在保持墓碑原貌的同时读取上面的文字。很多墓碑上都攀附有植物,有些有残缺,或者是有磨损的墓志铭,有一些单词、日期、有时整块墓碑都会被遮住,这些因素都给信息读取增加了重重困难,” McCarthy 在邮件中写给菲利普人。 本项目与北安多福镇历史委员会和北安多福镇历史社团合作进行,项目的资金来自唐学院 (Tang Institute)。   Slater 写:“这个项目得要几年才能完成。下一步将会是继续收集数据,未来几年在学校处理这些数据… 时间是最大的限制因素。在安多福,大家都很忙,我们都希望能花更多时间在墓地收集数据…无论如何,从整体上来说,我非常享受教授这门课的过程,我的学生也都很棒。”


1 2 3 4 5 6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