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送到您的门前:企业社团即将启动快递服务

Andover Business Club (安多福企业社团,ABC)正在构建一款名为 BluBoxes,类似亚马逊 (Amazon) 的快递服务。 ABC 希望通过这项服务,把寄宿学生们的日常必需品直接送到宿舍门口,以此为每一个寄宿学生节省时间和金钱。根据 Nino Stuebbe,ABC的首席财务官,这项服务将会和“校园内不允许存在学生企业”这项校规保持一致,不以盈利为目的。所有盈余的钱都将被捐赠给慈善机构。   根据 Ava Long (ABC 的社长) 以及 Stuebbe,ABC 内部已经讨论这个项目近三年了,但是直到最近才决定全面启动。 Stuebbe 说:“这个主意我们在社团内部早就想到了,但是当我将它重新介绍了一遍,并获得了许多主席团成员的赞成时,才真正开始设法实施是在去年年底。然后,我们在暑假期间一起拟了一个方案,其中包括我们能够提供的服务。现在,我们正在做一系列的问卷调查,研究学生们真正需要什么。”   在最近的一个 WEEKENDER (校园的周末活动表) 中,ABC 发出了一个询问学生们最需要的物品的调查。根据调查带来的信息,在主要的三个分类中(卫生用品、学习用品、零食),学生们最需要卫生用品、笔、以及饮料。 Long 说 ABC 打算主要在 Jet.com 上采购商品,以保证BluBoxes 的竞争力。她说道:“在Jet.com 上,你买的东西越多,单价也就越便宜。所以,我们打算在Jet.com 上购买那些寄宿生们一年都用不完的东西。这样,批发购买,然后在将产品卖掉也就理所当然了。我们便是利用这一点和其他例如Amazon 和CVS 的大型营销商竞争。”   Kris Aziabor ’22 说道:“我觉得[BluBoxes] 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因为亚马逊有时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学生们想要具体的东西,而且可以通过BluBoxes得到,那我觉得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   Stuebbe 解释说大概两天之内的货运服务将会是 BluBoxes 的基础。虚拟角度上来讲,学生们会在周一收到并完成一系列问卷调查书,然后在周三收货并查收。据 Long 所说,所有的货物将直接被送到学生的宿舍。   Niara Urquhart…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Great Quad 正式改名為 Richard T. Greener Quadrangle

九月二十九號,學生與老師們為了紀念 The Great Quad 的重命儀式聚集在 Samuel Phillips Hall 前。當天,The Great Quad 正式改名成 The Richard T. Greener Quadrangle。校長John Palfrey 在儀式中說:“[The Richard T. Greener Quad] 是校園中最珍貴,最寶貴的一片地。” 根據Palfrey,這次的重新命名是因為一位無名捐款者以及安多福的Knowledge and Goodness Campaign 籌得資金而辦成的。   根據安多福的網站, Richard T. Greener 於 1865 年從安多福畢業。他在畢業之前在安多福修習拉丁文、希臘文和英文。畢業之後,Greener 在 1870 年成為了哈佛大學的第一位非裔美國人畢業生。從哈佛畢業之後,Greener 成為了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的第一位非裔教授。作為一名作家和一位種族平等的擁護者,Greener 作為 Howard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的院長保留了自己在 Howard University…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Great Quad 正式改名为 Richard T. Greener Quadrangle

九月二十九号,学生与老师们为了纪念 The Great Quad 的重命仪式聚集在 Samuel Phillips Hall 前。当天,The Great Quad 正式改名成 The Richard T. Greener Quadrangle。校长John Palfrey 在仪式中说:“[The Richard T. Greener Quad] 是校园中最珍贵,最宝贵的一片地。” 根据Palfrey,这次的重新命名是因为一位无名捐款者以及安多福的Knowledge and Goodness Campaign 筹得资金而办成的。   根据安多福的网站, Richard T. Greener 于 1865 年从安多福毕业。他在毕业之前在安多福修习拉丁文、希腊文和英文。毕业之后,Greener 在 1870 年成为了哈佛大学的第一位非裔美国人毕业生。从哈佛毕业之后,Greener 成为了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的第一位非裔教授。作为一名作家和一位种族平等的拥护者,Greener 作为 Howard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 的院长保留了自己在 Howard University…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自己生火、為社區做飯、缺乏網絡的生活:Andrew Stern ’19 和 Vivien Qiao ’19 在山地學校(The Mountain School)的經歷

春季學期,大多數安多福學生躺在草坪上曬太陽、參與體育競賽、或是努力完成作業的時候,Andrew Stern ’19 和 Vivien Qiao ’19 正忙著揮斧砍木頭、給奶牛擠奶。這只是他們在山地學校(The Mountain School)農務其中的兩件。 Stern 和 Qiao 在 2017-2018 下半學年參與了這個位於佛蒙特州(Vermont)鄉村的選擇性學期項目。 山地學校是一個位於佛蒙特州佛郡(Vertshire),半寄宿學校半農場的學院。每年有45名各個學校的十一年級學生來到這裡學習、近距離接觸他們的生活環境。雖然 Stern 和 Qiao 決定參與此項目的原因不一樣,他們都是出於想要踏出自己的舒適區、嘗試新事物的心理而報名的。 「[這樣一來,]你一學年有一半都呆在佛蒙特州的一個農場上。這是個非常不同尋常的經歷,我想要嘗試一些新的體驗,於是我心想,『何不呢?我先報名,看看情況再說吧。』 被錄取之後,我又想,『挺好,何不呢?』」 Qiao 說。 據 Qiao 描述,她在山地學校的學習生活和在安多福 (Andover) 的生活非常不一樣。她習慣了市郊生活,不得不快速適應農場上的生活。學校的小規模幫助她進入新的生活節奏,她將那裡的社區描述為自己第二個家。 Stern 適應得更快,尤其喜歡山地學校生活中安多福所沒有的一些元素。 「那裡的社區能夠以一種充滿活力、包容的精神態度來合作,我覺得挺值得讚歎的,更一直希望安多福能夠在這方面加把勁。全體學生都參與到所有的行政決定過程當中,包括對於這些決定背後原因的討論,所有人都能夠發聲,是我認為安多福沒有做到的一點,」 Stern 說道。 Stern 和 Qiao 在山地學校學到了社區意識與責任的重要性,而他們的體會是由於學校本身職工非常少而更為突出。他們一邊完成課業內的學習,一邊忙與農務活,還得為整個社區準備食物和供暖的柴火。 Qiao 說:「在安多福,我們一般意識不到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事物背後都有那麼多時間、精力的付出。給全校供暖,這事我從沒參與過,想想挺不可思議的。我們覺得供暖是理所當然,但等到你真的需要自己去做的時候,才真的知道需要花多少精力。每次吃飯,我們都得準備食材,然後才交給大廚們烹飪… 我記得我們有一次削胡蘿蔔、切胡蘿蔔花了多久。你會意識到很多事情背後付出的時間和精力。晚飯時看到[食物]的時候,你會想:天啊,這是我參與做的飯菜。」 Stern 說:「 [在山地學校],我們經常被允許、多數時候被鼓勵在廚房做我們想做的食物。在安多福沒有學生能夠進到廚房,我從第一年就听到大家討論我們沒有足夠的機會去訓練一些生活技能,例如烘焙。烘焙俱樂部都不能使用我們[食堂內]的廚房,這絕對是個障礙。」 Qiao 和 Stern 覺得他們經歷了一種和安多福截然不同的自由。據他們描述,山地學校的整個學生團體都參與到學校的運行和決定過程當中,但這種參與度在像安多福擁有近1200名學生的學校裡是很難實現的。 Stern 說:「回到安多福後,我明顯感受到了對於學生很大程度上的限制。整個體系的嚴苛、死板讓我感到驚訝。話說回去,這可能是因為這裡畢竟管理的是1000多名學生,而不是少於50名學生,但我們在那邊(山地學校)一個從各種角度上來說都更危險的環境當中能夠做的事,在這裡卻做不到,讓我很吃驚。 」 為了遵循山地學校的學業時間安排,Stern 和 Qiao…

Multilingual,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自己生火、为社区做饭、缺乏网络的生活:Andrew Stern ’19 和 Vivien Qiao ’19 在山地学校(The Mountain School)的经历

春季学期,大多数安多福学生躺在草坪上晒太阳、参与体育竞赛、或是努力完成作业的时候,Andrew Stern ’19 和 Vivien Qiao ’19 正忙着挥斧砍木头、给奶牛挤奶。这只是他们在山地学校(The Mountain School)农务其中的两件。 Stern 和 Qiao 在 2017-2018 下半学年参与了这个位于佛蒙特州(Vermont)乡村的选择性学期项目。 山地学校是一个位于佛蒙特州佛郡(Vertshire),半寄宿学校半农场的学院。每年有45名各个学校的十一年级学生来到这里学习、近距离接触他们的生活环境。虽然 Stern 和 Qiao 决定参与此项目的原因不一样,他们都是出于想要踏出自己的舒适区、尝试新事物的心理而报名的。 “[这样一来,]你一学年有一半都呆在佛蒙特州的一个农场上。这是个非常不同寻常的经历,我想要尝试一些新的体验,于是我心想,’何不呢?我先报名,看看情况再说吧。’ 被录取之后,我又想,’挺好,何不呢?’” Qiao 说。 据 Qiao 描述,她在山地学校的学习生活和在安多福 (Andover) 的生活非常不一样。她习惯了市郊生活,不得不快速适应农场上的生活。学校的小规模帮助她进入新的生活节奏,她将那里的社区描述为自己第二个家。 Stern 适应得更快,尤其喜欢山地学校生活中安多福所没有的一些元素。 “那里的社区能够以一种充满活力、包容的精神态度来合作,我觉得挺值得赞叹的,更一直希望安多福能够在这方面加把劲。全体学生都参与到所有的行政决定过程当中,包括对于这些决定背后原因的讨论,所有人都能够发声,是我认为安多福没有做到的一点,” Stern 说道。 Stern 和 Qiao 在山地学校学到了社区意识与责任的重要性,而他们的体会是由于学校本身职工非常少而更为突出。他们一边完成课业内的学习,一边忙与农务活,还得为整个社区准备食物和供暖的柴火。 Qiao 说:“在安多福,我们一般意识不到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事物背后都有那么多时间、精力的付出。给全校供暖,这事我从没参与过,想想挺不可思议的。我们觉得供暖是理所当然,但等到你真的需要自己去做的时候,才真的知道需要花多少精力。每次吃饭,我们都得准备食材,然后才交给大厨们烹饪… 我记得我们有一次削胡萝卜、切胡萝卜花了多久。你会意识到很多事情背后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晚饭时看到[食物]的时候,你会想:天啊,这是我参与做的饭菜。” Stern 说:“ [在山地学校],我们经常被允许、多数时候被鼓励在厨房做我们想做的食物。在安多福没有学生能够进到厨房,我从第一年就听到大家讨论我们没有足够的机会去训练一些生活技能,例如烘焙。烘焙俱乐部都不能使用我们[食堂内]的厨房,这绝对是个障碍。” Qiao 和 Stern 觉得他们经历了一种和安多福截然不同的自由。据他们描述,山地学校的整个学生团体都参与到学校的运行和决定过程当中,但这种参与度在像安多福拥有近1200名学生的学校里是很难实现的。 Stern 说:“回到安多福后,我明显感受到了对于学生很大程度上的限制。整个体系的严苛、死板让我感到惊讶。话说回去,这可能是因为这里毕竟管理的是1000多名学生,而不是少于50名学生,但我们在那边(山地学校)一个从各种角度上来说都更危险的环境当中能够做的事,在这里却做不到,让我很吃惊。 ” 为了遵循山地学校的学业时间安排,Stern 和 Qiao…


1 2 3 4 5 6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