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Chinese)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2019學年秋季學期即將實行新課程安排

2019年秋季,安多福即將實施新的課時安排。上週三,78.7% 的教職員工投票表示同意採用名為 “A3” 的新課表。 21.3% 的教師表示願意沿用原來的課表。 根據 Marcelle Doheny (課程安排工作小組主席與歷史教師),過去四年,工作小組一直在討論這次課表的改動。 和現時的課表相比,新課表 “A3” 每天的課程數量會有所減少。學生們只有在每週一才會有七節課,而每節課只會有四十分鐘長,不是現在的四十五分鐘。週二至週五輪換著安排了 3、4、5、6 課時或者 1、2、7 課時 (學生們每課時都有一節不一樣的課)。這和現在課表每週三和周四的時間安排差不多。新課表還改為每天 8:30 開始上第一節課,並將老師的辦公室答疑時間從每週三次縮減到每週兩次。 課程安排工作小組根據往年的經驗和反饋,例如去年被提議但投票表決未通過的4*5 課表,來製定這次採用的新課表。 Doheny 說,新課錶帶來的改變主要是推遲第一節課開始的時間,以及保證課間有足夠的轉換、緩衝時間。 「之前,教師們並沒有根據我們提供的選項做出選擇,所以我們去年五月才重新開始商討。課程安排工作小組也是因此而建立起來的。」Doheny 說道。 Doheny 繼而說:「我們重新開始計畫,但也並不是從零開始,因為根據以前的經驗,我們知道教師們希望能推遲上課時間,以及減少每天的課時數量。」 從去年暑假到現在,得到決定性的投票結果是一個需要經過多步驟的過程。教師們可以提交他們認為合適的課表樣本,由課程安排工作小組來選擇幾個模版進行最終投票。雖然決定權在全體教師手中,學校在每學期召開了對學生開放的專題論壇,以此來參考學生意見。 Doheny 說:「經過一輪輪的模版『淘汰』,我們最後留下了兩個模版。一個就是現在採用的模版,另一個就是被投票選出來的 ‘A3’ 課表。」 九年級學生代表 Matthew Suri ’21 對於這次課表改變非常樂觀。他認為每天課時數量的減少會減輕學生的作業負擔,但更長的課時(課時分為四十五分鐘的短課時和七十五分鐘的長課時兩種,而新課表“A3” 將會安排更多長課時) 可能會促使教師們發配更多作業。 Suri 還提到新課表的實行感覺像一場實驗,尤其是對於他所在的年級 (2021 級)。 他說:「我覺得學生們的壓力會減小,因為每一天只需要交上三門科目的作業,可是與此同時,我並不知道老師們會不會因此將作業量翻倍。」 Suri 繼續說:「我們2021 班級是現時的四級中會經歷新課表最久的班級,而我覺得我們有點像他們的豚鼠。他們基本上是在把新課程安排試驗在我們身上,通過我們的經驗,觀察這安排是非合適。」 Doheny 承認,這麼大規模地轉移學校操作過程會引起很多問題。 她說:「這彷彿是玩一盤疊疊樂般。你每次移動一塊,就覺得整個東西要倒塌了。但是,你把木塊移來移去的時候,每一步都會影響其他木塊,所以學校中的任何轉變都非常困難。」 根據 Doheny, 教職員們最想強調的方面是睡眠、壓力和過渡期。 Doheny…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2019 学年秋季学期即将实行新课程安排

2019年秋季,安多福即将实施新的课时安排。上周三,78.7% 的教职员工投票表示同意采用名为 “A3” 的新课表。 21.3% 的教师表示愿意沿用原来的课表。 根据 Marcelle Doheny (课程安排工作小组主席与历史教师),过去四年,工作小组一直在讨论这次课表的改动。 和现时的课表相比,新课表 “A3” 每天的课程数量会有所减少。学生们只有在每周一才会有七节课,而每节课只会有四十分钟长,不是现在的四十五分钟。周二至周五轮换着安排了 3、4、5、6 课时或者 1、2、7 课时 (学生们每课时都有一节不一样的课)。这和现在课表每周三和周四的时间安排差不多。新课表还改为每天 8:30 开始上第一节课,并将老师的办公室答疑时间从每周三次缩减到每周两次。 课程安排工作小组根据往年的经验和反馈,例如去年被提议但投票表决未通过的4*5 课表,来制定这次采用的新课表。 Doheny 说,新课表带来的改变主要是推迟第一节课开始的时间,以及保证课间有足够的转换、缓冲时间。 「之前,教师们并没有根据我们提供的选项做出选择,所以我们去年五月才重新开始商讨。课程安排工作小组也是因此而建立起来的。」Doheny 说道。 Doheny 继而说:「我们重新开始计画,但也并不是从零开始,因为根据以前的经验,我们知道教师们希望能推迟上课时间,以及减少每天的课时数量。」 从去年暑假到现在,得到决定性的投票结果是一个需要经过多步骤的过程。教师们可以提交他们认为合适的课表样本,由课程安排工作小组来选择几个模版进行最终投票。虽然决定权在全体教师手中,学校在每学期召开了对学生开放的专题论坛,以此来参考学生意见。 Doheny 说:「经过一轮轮的模版『淘汰』,我们最后留下了两个模版。一个就是现在采用的模版,另一个就是被投票选出来的 ‘A3’ 课表。」 九年级学生代表 Matthew Suri ’21 对于这次课表改变非常乐观。他认为每天课时数量的减少会减轻学生的作业负担,但更长的课时(课时分为四十五分钟的短课时和七十五分钟的长课时两种,而新课表“A3” 将会安排更多长课时) 可能会促使教师们发配更多作业。 Suri 还提到新课表的实行感觉像一场实验,尤其是对于他所在的年级 (2021 级)。 他说:「我觉得学生们的压力会减小,因为每一天只需要交上三门科目的作业,可是与此同时,我并不知道老师们会不会因此将作业量翻倍。」 Suri 继续说:「我们2021 班级是现时的四级中会经历新课表最久的班级,而我觉得我们有点像他们的豚鼠。他们基本上是在把新课程安排试验在我们身上,通过我们的经验,观察这安排是非合适。」 Doheny 承认,这么大规模地转移学校操作过程会引起很多问题。 她说:「这仿佛是玩一盘叠叠乐般。你每次移动一块,就觉得整个东西要倒塌了。但是,你把木块移来移去的时候,每一步都会影响其他木块,所以学校中的任何转变都非常困难。」 根据 Doheny, 教职员们最想强调的方面是睡眠、压力和过渡期。 Doheny…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超过 3700 位捐赠者参与安多福的周年捐赠日

上周三,五月九日,超过 3,700 名捐赠者参加了每年一度的 PA 捐赠日,超越了3,607 个捐助者配额,将为未来需要财政援助的学生提供四项奖学金。 根据高级传播总监Matthew Bellico 提供的情况介绍,第二届PA 捐赠日希望资助“支持学生生活各个方面的礼物:经济援助、学术和课堂学习、运动、俱乐部和课外活动安排、音乐,戏剧和艺术、校园设施增强、以及更多其他方面。” 捐助者能够指定他们的捐赠将支持哪些校园区域。 总计 3,607 个捐助者的目标是由 Abbot Academy (1829) 和 Phillips Academy (1778) 的创立年份之和设定的。在每千个捐助者和最终目标 3,607 中,学校理事 Amy C. Falls ’82,P ’19,‘21 创建了一份奖学金。 年度捐赠总监Stephen Rodriguez 说:「这就是我们称之为学期奖学金,学生的身份和名称也是这样命名的…… 每个25,000 美元的奖学金…… 是明年的一名学生。我们每获得1,000,2,000,3,000,[和] 3,607个捐助者,就可获得25,000 美元的奖学金。未来一年,将有四项奖学金获得者在校期间受益于2018 年PA 捐赠日的支持。 」 Araba Aidoo ‘20说:「我很高兴得知学校录取学生不是看资助需求的,而 PA 捐赠日的指定资金将为用功的学生提供四项奖学金,即使他们的生活有经济困难。」 学生们星期三在安多福主题背景下拍摄照片,戴着太阳镜、泡沫手指和教员发放的贴纸摆姿势拍照。当学生穿过 Paresky Commons 大堂时,他们被鼓励填写以 “我很感谢…” 开头的空白便条卡片。 Aidoo 说:「我当天最喜欢是在 [Paresky]…

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超過 3700 位捐贈者參與安多福的週年捐贈日

上週三,五月九日,超過 3,700 名捐贈者參加了每年一度的 PA 捐贈日,超越了3,607 個捐助者配額,將為未來需要財政援助的學生提供四項獎學金。 根據高級傳播總監Matthew Bellico 提供的情況介紹,第二屆PA 捐贈日希望資助“支持學生生活各個方面的禮物:經濟援助、學術和課堂學習、運動、俱樂部和課外活動安排、音樂,戲劇和藝術、校園設施增強、以及更多其他方面。” 捐助者能夠指定他們的捐贈將支持哪些校園區域。 總計 3,607 個捐助者的目標是由 Abbot Academy (1829) 和 Phillips Academy (1778) 的創立年份之和設定的。在每千個捐助者和最終目標 3,607 中,學校理事 Amy C. Falls ’82,P ’19,‘21 創建了一份獎學金。 年度捐贈總監Stephen Rodriguez 說:「這就是我們稱之為學期獎學金,學生的身份和名稱也是這樣命名的…… 每個25,000 美元的獎學金…… 是明年的一名學生。我們每獲得1,000,2,000,3,000,[和] 3,607個捐助者,就可獲得25,000 美元的獎學金。未來一年,將有四項獎學金獲得者在校期間受益於2018 年PA 捐贈日的支持。 」 Araba Aidoo ‘20說:「我很高興得知學校錄取學生不是看資助需求的,而 PA 捐贈日的指定資金將為用功的學生提供四項獎學金,即使他們的生活有經濟困難。」 學生們星期三在安多福主題背景下拍攝照片,戴著太陽鏡、泡沫手指和教員發放的貼紙擺姿勢拍照。當學生穿過 Paresky Commons 大堂時,他們被鼓勵填寫以 “我很感謝…” 開頭的空白便條卡片。 Aidoo 說:「我當天最喜歡是在 [Paresky]…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CelebrAsian庆祝安多福的亚裔社区

安多福的亚洲协会为一年一度的CelebrAsian周末安排了许多活动,包括「亚洲食品市场」和才艺表演。这些活动于五月十一日到五月十三日举行,体现了安多福亚裔社区的不同文化和共同活力。安多福现时共有三百多名亚裔学生。 今年的CelebrAsian周末是亚洲协会主席Navin Kheth ’18的第三个Celebrasian经验.Navin认为CelebrAsian周末的重要性在于活动能为安多弗的亚裔学生团体带来的团结感。 Kheth说道:「我认为CelebrAsian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让安多福的三百多名学生感到他们的文化在此校园既受重视又得到欣赏。亚裔美籍的学生群体跟亚洲学生团体就在这一个周末不但能团结为如石柱般强的一体,还能共同赏识大家的多样性和个性。」 Kheth继续说道:「多数情况下,校内的亚洲学生和亚裔美籍的学生都被剥夺个性而归结为一体,但CelebrAsian给他们分享他们文化的传统食物或者在才艺表演中表演的机会,更让他们的个人声音被听到。」 对于像Erica Nam ’19的学生来说,CelebrAsian周末能够从更广阔的眼界反映了安多福的社区。据Nam谈,CelebrAsian周末为安多福的社区提供更多熟悉不同文化的机会。 「我认为CelebrAsian周末的重要性在于它为安多福的学生提供了一个分享自己文化以及了解不熟悉的各种文化的机会。我认为这些机构令安多福多元化的学生团体变得更具包容性,同情心和理解力。」南说。 女演员兼作家Nancy Ma的个人演出,标题为「家」,标志着今年CelebrAsian周末的开幕。上周五晚上在Kemper礼堂举行的「家」,代表了亚裔美国人和移民生活背后的故事。 对于某些观众来说,该节目的吸引力在于Ma讲述的故事,尤其是她表演的方式:Ma独自担任了多个角色。除此之外,观众成员Jeannette Zhang ’21更认为故事中对于移民生活的描绘特别贴切。 张说:「周五的表演非常激动人心。看到一个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的女人扮演着她的父母和奶奶的角色是非常有趣的。这让我想起了我的父母在移民到美国时所面临的困难。另外,它更让我对我父母为我牺牲的一切感到更感激。」 CelebrAsian的「食物市场」让学生以卖独特的美食来跟同学分享自己的文化。的食物。此市场也是CelebrAsian最受欢迎的活动。 参与食物「市场」的Douglas Yang ’20说:「我最喜欢的活动]当然是「食物市场」。食物是亚洲文化最重要的方面之一,因为每个国家的食物都是独一无二的。买卖食物是庆祝和传播亚洲文化最好的方式,因为食物本身就是非常吸引人,而且绝对是吸引我参与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非常喜欢销售韩国烧烤,小吃和正宗的柬埔寨食品。我在集市上吃了各种类的食物也很开心。」Nam说。 CelebrAsian周末以学生才艺表演为结束。根据观众Damian Ding ’20,这次才艺表演的各种演出包括唱歌,吉他演奏和跳舞。参与节目的张说:「这周末,我最喜欢的活动是才艺表演。看到所有不同的演出真的很酷。我特别喜欢Angelreana [Choi ’19]的口述词诗,因为它突出的许多主题与我产生共鸣。」


1 2 3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