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Conspirare 合唱團在全校集會上傳遞愛的信息

1998 年十月12日,大學生 Matthew Shepard 被兩名男子劫持並毆打之後,在懷俄明州拉勒米城 (Laramie, Wyoming) 身亡。音樂作家 Craig Hella Johnson 與獲得過格萊美獎 (Grammy Award) 的 Conspirare 合唱團一起用音樂作品 “回想 Matthew Shepard” 講述了Shepard 的故事。

 

在周三的全校集會上,Johnson 指揮 Conspirare 合唱團表演了作品的片段,並探討了其中的深意。

 

Johnson 創造 Conspirare合唱團的初衷是要召集一群有才華的音樂家,讓他們能夠全心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和對世界的影響當中。對於 Johnson 來說,Conspirare 合唱團已經達到了他心中的目標。

 

“我想知道[我]能否召集起一群能把音樂表演到最高境界,同時還關心別人、關心這個世界的音樂家。[他們] 應當不僅僅專注於自己的藝術造詣,同時還應該用自己的天賦更廣泛地傳播信息,讓音樂傳遞自己, 意識到藝術影響大眾、改變視角的潛力。” Johnson 在校會上說。

 

Henry Crater ’20 既參與了學校的小型合唱團 Fidelio,也是大型合唱團的一員。他說,能看到 Conspirare 合唱團的現場表演非常令人興奮。他希望其他學生也能受到啟發, 並去看Conspirare 合唱團當天晚上在小教堂的完整表演。

 

“我覺得校會很棒。因為我從來沒聽過Conspirare 合唱團演唱他們[完整的] 作品,所以[校會上的部分]算是一段預告。 我很開心他們在校會上表演了, 因為我覺得很多學生都會想’哇,這好酷啊。我今天晚上得去看看。’ 我希望很多學生都這麼想,” Crater 說。

 

Johnson 解釋說,創作 “回想 Matthew Shepard” 的目的是為了將人們團聚到一起,團聚個人、團聚不同的集體。他強調說,就像 Conspirare 合唱團中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天賦,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也各有所長。

 

“這個話題的另一個方面是,我們每個人從個體的角度出發,去理解這個團體作為一個整體是要大於我們每個個體的總和的。我們知道,即使我們每一個人都想做到自己最好最完美的一面,實現我們所有的夢想,每個人想走的道路,每個人想成為的事物,我們在做到這些的同時,成為一個團體能夠更好地表現我們每個人獨特的天賦、獨特的見解、獨特的經歷,於此同時我們也能夠完完全全地做自己,真正地歌頌我們團結起來的力量。” Johnson 說。

 

Johnson 還解釋了 Conspirare 合唱團是如何通過他們的音樂以及音樂中講述的故事來探索不同人群之間的隔閡。據 Johnson 說,他試圖提出, 而不是解答,那些最基礎關於人性和人與人之間紐帶的深刻問題。

 

“我們通過講述故事,從而了解我們是誰,我們記得什麼;我們之中的每一個人都用自己獨特的方式來思考… 我們太在意這個故事中令人痛苦的事實。其實回憶本身也非常重要。我們希望人們在困境中相互支持,提出這些關於人性的問題。其中我們自問,我們與這些作惡者有哪些相同之處?我從沒有謀殺過任何人,但是我是不是在一些時候參與過某些和妒恨他人的這種行為有關的事件?我希望向自己提出這些問題,我也希望我們能共同思考這些問題。我們到底怎樣共同創造一個有愛的世界?” Johnson說。

 

Rhea Chandran ‘19 是 Fidelio 合唱團的主席之一,同時也是大型合唱團的成員。她闡述了同Conspirare 合唱團一起演唱“回想 Matthew Shepard”、並目睹他們演唱其中節選曲目所帶給她的深遠影響。 Fidelio 合唱團和大型合唱團都有機會研討 Johnson 所作的曲目,並有幸同 Conspirare 合唱團一起演唱他們演唱會的結尾曲目之一 — “我們所有人(All Of Us)”。

 

Chandran 與 Katherine Wang ’19 和 Abigail Johnson ’19 一起在全校會的開始介紹了 Hella Johnson 和 Conspirare 合唱團。 “能夠為Hella Johnson 開場對我來說是一次很有意義的經歷,因為這個團體打動了許多安多福學生。再說,我們在過去的一年中一直在唱他們的歌,所以我能夠為他們開場,對於我來說意義重大。” Chandran 說。

 

Hella Johnson 還試圖將生命的短暫融入到他的作品當中,提醒觀眾去尋找他們早已被遺忘的本性。 “有沒有一種辦法讓我們記起更簡單的生活方式?有沒有一種辦法讓我們記起我們最真實的自己?我們活出的人生中充滿了遺忘。我們忘掉了最純真的自我,” Hella Johnson 說。

Nov 9,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