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合唱团在全校集会上传递爱的信息

1998 年十月12日,大学生 Matthew Shepard 被两名男子劫持并殴打之后,在怀俄明州拉勒米城 (Laramie, Wyoming) 身亡。音乐作家 Craig Hella Johnson 与获得过格莱美奖 (Grammy Award) 的 Conspirare 合唱团一起用音乐作品 “回想 Matthew Shepard” 讲述了Shepard 的故事。

 

在周三的全校集会上,Johnson 指挥 Conspirare 合唱团表演了作品的片段,并探讨了其中的深意。

 

Johnson 创造 Conspirare合唱团的初衷是要召集一群有才华的音乐家,让他们能够全心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和对世界的影响当中。对于 Johnson 来说,Conspirare 合唱团已经达到了他心中的目标。

 

“我想知道[我]能否召集起一群能把音乐表演到最高境界,同时还关心别人、关心这个世界的音乐家。[他们] 应当不仅仅专注于自己的艺术造诣,同时还应该用自己的天赋更广泛地传播信息,让音乐传递自己, 意识到艺术影响大众、改变视角的潜力。” Johnson 在校会上说。

 

Henry Crater ’20 既参与了学校的小型合唱团 Fidelio,也是大型合唱团的一员。他说,能看到 Conspirare 合唱团的现场表演非常令人兴奋。 他希望其他学生也能受到启发, 并去看Conspirare 合唱团当天晚上在小教堂的完整表演。

 

“我觉得校会很棒。因为我从来没听过 Conspirare 合唱团演唱他们 [完整的] 作品,所以[校会上的部分]算是一段预告。 我很开心他们在校会上表演了, 因为我觉得很多学生都会想 ‘哇,这好酷啊。我今天晚上得去看看。’ 我希望很多学生都这么想,” Crater 说。

 

Johnson 解释说,创作 “回想 Matthew Shepard” 的目的是为了将人们团聚到一起,团聚个人、团聚不同的集体。他强调说,就像 Conspirare 合唱团中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天赋,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也各有所长。

 

“这个话题的另一个方面是,我们每个人从个体的角度出发,去理解这个团体作为一个整体是要大于我们每个个体的总和的。我们知道,即使我们每一个人都想做到自己最好最完美的一面,实现我们所有的梦想,每个人想走的道路,每个人想成为的事物,我们在做到这些的同时,成为一个团体能够更好地表现我们每个人独特的天赋、独特的见解、独特的经历,于此同时我们也能够完完全全地做自己,真正地歌颂我们团结起来的力量。” Johnson 说。

 

Johnson 还解释了 Conspirare 合唱团是如何通过他们的音乐以及音乐中讲述的故事来探索不同人群之间的隔阂。据 Johnson 说,他试图提出, 而不是解答,那些最基础关于人性和人与人之间纽带的深刻问题。

 

“我们通过讲述故事,从而了解我们是谁,我们记得什么;我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来思考… 我们太在意这个故事中令人痛苦的事实。其实回忆本身也非常重要。我们希望人们在困境中相互支持,提出这些关于人性的问题。其中我们自问,我们与这些作恶者有哪些相同之处?我从没有谋杀过任何人,但是我是不是在一些时候参与过某些和妒恨他人的这种行为有关的事件?我希望向自己提出这些问题,我也希望我们能共同思考这些问题。我们到底怎样共同创造一个有爱的世界?” Johnson说。

 

Rhea Chandran ‘19 是 Fidelio 合唱团的主席之一,同时也是大型合唱团的成员。她阐述了同Conspirare 合唱团一起演唱“回想 Matthew Shepard”、并目睹他们演唱其中节选曲目所带给她的深远影响。Fidelio 合唱团和大型合唱团都有机会研讨 Johnson 所作的曲目,并有幸同 Conspirare 合唱团一起演唱他们演唱会的结尾曲目之一 — “我们所有人(All Of Us)”。

 

Chandran 与 Katherine Wang ’19 和 Abigail Johnson ’19 一起在全校会的开始介绍了 Hella Johnson 和 Conspirare 合唱团。“能够为 Hella Johnson 开场对我来说是一次很有意义的经历,因为这个团体打动了许多安多福学生。再說,我们在过去的一年中一直在唱他们的歌,所以我能够为他们开场,对于我来说意义重大。” Chandran 说。

 

Hella Johnson 还试图将生命的短暂融入到他的作品当中,提醒观众去寻找他们早已被遗忘的本性。“有没有一种办法让我们记起更简单的生活方式?有没有一种办法让我们记起我们最真实的自己?我们活出的人生中充满了遗忘。我们忘掉了最纯真的自我,” Hella Johnson 说。

Nov 9,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