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出櫃日和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 (Gender and Sexuality Alliance, GSA) 兩者的三十週年紀念日

為了慶祝出櫃日(美國出櫃日是10月11日)和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Gender and Sexuality Alliance, GSA)兩者的三十週年紀念日,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組織了一次有關出櫃的座談會。在這次活動中,安多福的幾名學生和老師分享了他們出櫃的經歷。

Marisela Ramos 是一位歷史和社會學科的老師,也是 LGBTQIA+(非異性戀群體)的成人組織者,十月十一號的這次座談會就是她組織的。

“我們分享的故事越多,接受的人就會越多,安多福的環境也會逐漸變得包容。我們在安多福能夠有像今天這種活動,而且自三十年前就有一個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說明大眾還是對非異性戀群體有興趣,想要了解更多。” Ramos 在與菲利浦人的一次採訪中說道。

GSANetwork.org(美國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官方網站)上寫道,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希望可以創造一個可以讓非異性戀青年討論跟性別、性認知或性別表達有關話題的安全空間。

Ramos 說:“在這次活動中,我非常高興能看到很多盟友出席,但我認為同樣重要的是讓其他同性戀者理解,其實並不是只有一個做同性戀的方法或標準。我覺得很多時候,出櫃的人覺得需要去學習怎麼做同性戀。在我看來,做同性戀有各種各樣的方式,組織這次討論活動就是為了讓大家互相支持。”

Ramos 認為她能夠在安多福作一位同性戀的老師,以及 LGBTQIA+ 的成人組織者,這兩點都表明學校管理部門對同性戀老師和學生的支持。

Ramos 說: “我是[LGBTQIA+] 的成人組織者,所以我管的主要是成人管理的事情。我這個職位的存在說明了我們在安多福有足夠的[LGBTQIA+] 老師,也說明了安多福行政層與其他安多福老師對非異性戀群體的大力支持。這樣的支持對我們校園的逐步改善非常重要。”

此次座談會在 Rebecca M. Sykes 健康中心舉行。出席這次活動並且分享了自己出櫃故事的 Karin Ulanovsky ’20 認為舉行座談會的空間相對比較小,故意營造出一種私密的氛圍。

“我決定把我的經歷講出來,因為我認為它包含著很多不同的經歷,可能會覆蓋很多同性戀青少年的經歷。這裡有我與父母、祖父母的文化和價值觀差異,以及跟同學和身邊的老師溝通對第一次性經歷的看法…所有這些因素加起來,還有社會期望對這些想法的影響。” Ulanovsky 在與菲利浦人的一次採訪中說道。

Ulanovsky 提到,她覺得這些對話對於在安多福寄宿、與家人隔絕的學生們尤為重要。她希望通過這樣的分享,以及在討論中保持開放的心態,使安多福成為學生心目中一個安全而包容的環境。

“還有很多人由於各種原因覺得他們沒法出櫃。對於他們來說,看到別人能夠出櫃是相當重要的,這也會給予他們勇氣。” Ulanovsky 說。

Ulanovsky 還說,她希望學校的教職員工也能感受到學生群體對他們的支持。

“在21世紀,青少年出櫃的故事和他們身邊成年人當年出櫃的故事很不一樣,因為成年人出櫃的年代和我們現在生活的年代相差很遠。雖然出櫃依然是一大難題, [現今的青少年]有很多機會能夠被同齡人所接受。這是和幾十年前很不一樣的,所以我希望成年人能夠感受到學生們的支持,能夠感受到希望,感受到情況正在變得越來越好。” Ulanovsky 說。

座談會的另一位主講人 Bea Hruska ’20 說,她分享自己出櫃經歷的原因,是因為她之前向身邊的人分享時,收到的反饋大多是正面的。她說,她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夠幫助其他正在出櫃過程中掙扎的同伴,同時也能夠鼓勵那些有負面經歷的同伴。

“從不可能允許學生出櫃,到我們今天能夠用一整天來紀念出櫃,安多福經歷了同性戀歷史的許多波折。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我覺得出櫃日可以作為對於我們已經取得成果的一種慶祝,同時紀念那些原本可以從這個過程當中獲益,但不幸沒能見證如今自由和輝煌的人們。” Hruska 在一封致菲利浦人的郵件中寫道。

Liv Martens ’19 參與了這次活動,她說她很享受聽四位主講人分享他們自己的經歷,同時紀念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的歷史。

“我認為認識到性與性別多元化認知聯盟的歷史是十分重要的,我也非常高興能夠聽到同齡人生活中的經歷。如果一個人現階段覺得不自在,不是必須要向所有人出櫃。但無論如何,校園上永遠會有接納你、支持你的人。” Martens 說。

據 Ramos 所說,對於很多年輕人來說,出櫃過程中的一大障礙和家庭有關。她說,那些可能會遇到衝突的年輕人需要懂得如何面對這些衝突。因此,進行和出櫃經歷有關的對話變得非常重要。

Ramos 說:“同盟者(指支持同性戀的異性戀群體)能起到的作用就是來聽這些故事,由此進一步了解出軌的具體後果和令人擔心的因素。出櫃很真實,很令人興奮,但也很有可能非常嚇人。熟悉同性戀學生可能會提出的一些問題,這永遠是支持的第一步。”

Nov 9,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