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一年一度分配宿舍抽籤過程的背後

校舍上的寄宿生在上個星期天,三月二十九日,參與了安多福一年一度負責分配宿舍的抽籤過程。他們抽到的彩票號碼將會決定他們在下個學年住宿的安排。

這些號碼都位於 10,000 到 90,000 之間。根據學生與住宿生活副主任以及生物學老師Rajesh Mundra,抽到的號碼越小越好。

 

以往, 這個宿舍抽選是基於紙條系統,即是學生們會真的抽一條裡面寫有數字的紙條。可是,根據 Mundra,學習辦公室主任看到這個過程中學生們多麼的激動後,便把這個紙條系統改為網上系統,以嘗試減輕學生對結果的反應。

Mundra 說:「人們進來抽自己的紙條的時候,環境會變得很激烈,也會在學生間有很多不同的情緒出現 — 有的非常開心,有的非常哀怨。我們不想再有那種反應。」

 

他繼續說:「因此,每個人會得到一個號碼。你不會知道號碼的範圍,所以你拿到號碼以後就已沒什麼可控制了。」

 

抽籤後,學生辦公室的主任與學生簇主任合作把學生們分入宿舍。

 

Mundra 說:「你有一個號碼,而這就是個抽籤系統。之後幾天,學生主任們 (Dean of Students Office) 會一起觀察彩票號碼與學生意願,便開始把學生們分配入宿舍。」

 

學生主任們在分宿舍的過程中當不可缺的部分,是協助學生們的分置與解決他們對此系統的問題。

 

David Gardner, Pine Knoll Cluster 的主任說:「分宿舍的過程是分幾個步驟的,因為我們想嘗試給學生們對於他們想住在哪種宿舍、跟什麼人、在校舍上的哪個部分住,提供很多選擇。我的任務就是在這過程中帶領學生和回答他們的任何問題。」

雖然學生對住宿分配系統還感到迷惑,Mundra 說這系統在清晰度和功能兩方面上已改善。

 

「[這系統]減少了文書工作。學生主任和學生辦公室的主任可更容易查看所有資料,而整理資料和篩選室友、宿舍的過程變得更暢順。我認為彩票號碼很有用。 雖然人們仍然有疑惑,但我認為[分配宿舍的系統]已有改善了。」Mundra 說道。

 

像 Tanvi Kanchinadam ’19 的學生卻認為分配宿舍的系統需再進一步改善,以提高清晰度。如果學校再次改善系統,Kanchinadam 認為他們應該讓學生提供意見。

 

她說:「[學校]該在改善系統的早期階段通知學生,讓學生也能採取行動。我認為在改善系統的過程中,學校應更注重學生意見,而不僅是教職員為學生作出決定。」

 

在去年的彩票中,Melanie Cheung ’20 因抽到很高的號碼而沒獲得她申請的住房情況。然而,Cheung 最終對她的住宿情況還感到滿足,證明了她的信念:一切即將都會順利解決。

 

「去年我申請要個單人房,可是有一部分的學生 (包括我自己) 因為彩票號碼太高而沒獲得單人房。 」Cheung 說。

 

她繼續說:「我非常喜歡我的室友,而我們明年會再次同住。雖然[分配宿舍的過程]挺難受的,但是我覺得住宿情況最終也是挺不錯的。」

 

雖然Mundra明白宿舍的位置和宿舍裡住的人對寄宿生的影響,他指出安多福的寄宿生擁有特權。

 

「我認為我們有幸擁有非常好的住房選擇。根據我的經驗,宿舍位置很重要,而且與您住在一起的人也非常重要。 多數情況下,無論你身在何處,將會跟你一起生活的人都是非常優秀的。」Mundra 說。

 

「學生,尤其是升上十年級的學生,可能會對最終分配的宿舍感快樂或悲傷。我希望人們能適應新環境,而明白我們學校讓我們在這麼好的宿舍跟優秀的人一起生活是一種榮幸。」Mundra 繼續說道。

May 9,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