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西班牙语老师、田径、越野赛跑教练 Rachel Hyland 在波士顿马拉松获得第四名

Rachel Hyland, 安多福的女子田径及越野赛跑教练和西班牙语老师周一早上,忍受着强风大雨,以两小时四十四分钟二十九秒的时间在波士顿马拉松取得第四名。这次比赛是Hyland 第九次跑马拉松,也是她第一次跑进前十。

Hyland 说:「当我听说我得到第四名时,我至少有半个小时都不敢相信。一位志愿者告诉我排名第四,我都不敢相信。我知道我跑得不错,因为我超过了一些职业、排名靠前的美国长跑运动员,令我感到非常意外。我大概跑到第二十四,二十五英里的时候超过了他们,所以我知道我跑得不错。但我还是根本想不到能跑进前十,更别说前五。」

Hyland 成绩排在美国选手 Desiree Linden 和 Sarah Sellers (用时分别为 2:39:44 和 2:44:04),和跑了2:44:20 的加拿大选手 Krista DuChene 之后。 Hyland 超过了2017 年世界马拉松冠军Shalene Flanagan (第七名:2:46:31),2017年波士顿马拉松冠军Edna Kiplagat (第九名: 2:47:14) 和一万米和半马拉松全国纪录保持者Molly Huddle (第十六名:2:50:28)。

风雨交加对其她选手成为阻碍,但正好突出了Hyland 的优点。

她说:「一开始,行程非常艰难,因为我们都感到很冷。十英里与十三英里之间,雨开始倾盆而下,风呼呼大吹。幸运的时,我在一群女子运动员中间跑,我们在那时候互相鼓励。之后有一阵子我感到不太清醒,因为那时我跑直线都有困难…」

Erica Maker,Hyland 在威廉姆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 时的越野赛跑教练说:「她坚强的要命。我认为她能够在周一那种条件之下跑得好成绩是因为她什么也不怕,不管条件有多恶劣,也都能跑。」

在威廉姆斯学院时,Hyland是田径和越野长跑队的队员,是 Lauren Philbrook 的其中一位队友。两位从大一那年就成为好朋友,一起在2016美国奥林匹克马拉松队选拔赛赛跑。那时 Philbrook 得到第三十二名,用时 2:42:58;Hyland 得到第四十六名,用时2:46:21。

Philbrook 说:「我认为她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她非常坚强。昨天她一直能在那糟糕到不得了的天气中跑下,可以看出她坚定的意志。」

Hyland 能适时应付天气协助她跑出如此优秀的成绩。很多其他选手都没有调整自己比赛的计划,只不过 Philbrook 说,Hyland对在手的情况做了正确的分析。

「她肯定对自己立下结论,说:『哦,今天应该跑不出自己的个人纪录,所以我得评估一下到底用多少精力可以跑出最好的成绩』。」Philbrook 说到。

据 Hyland 说,尽管她感觉自己在马拉松的第一半部分没有跑好,下半部分有很大的进步。可是,她其实在上半部分与下半部分的用时几乎相同,分别为1:22:13和1:22:16。 Hyland 的一些竞争对手就不一样了,比如说Flanagan 在半点的时候还比Hyland快31秒,只不过她下半部分用时1:26:49,使Hyland 能在35公里到40公里之间超越她。

Hyland 更说,她跑到 ”撕心裂肺“ 山 (Heartbreak Hill),马拉松在大约20.5英里那里的一个半英里长,对选手有极大挑战的上坡路,上到山顶时,受到格外的鼓励。

她说:「我后来感觉好一些,尤其是在波斯顿众山坡的时候。当我达到山顶,我意识到接下来的路都是下坡和平路,开始有些呜咽。跑到那个阶段的心情,加上所有为我们加油的粉丝,在山顶上的那一刻太神奇了。那时路程只剩几英里,让我格外高兴,因为快到终点了。」

她继续说道:「可能是第24.5 或25 英里那一段路,我的大腿都快不行了。跑马拉松这种症状挺正常的,所以我看到终点很高兴。我当时又想起了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恐怖袭击那一年),想到了终点的恐怖袭击,和终点的历史意义。能越过终点,挺不可思议的。」

Peter Farwell,威廉姆斯学院的越野赛跑教练说,Hyland 调整节奏的一些技巧是在大学时学会的。

Farwell 在向菲利普人写到的电邮说:「她在威廉姆斯学院学会了只跟自己跑,调整节奏,并坚持到底。所以,在波士顿的时候,她没有跟第一批选手跑,只不过为自己跑42公里,找到了最佳的节奏。她调整得太好了。因此,她在后面超过了很多选手。在威廉姆斯学院时我们跑了很多山坡,所以能在她跑”撕心裂肺“山坡时看到了她以前的训练效果。」

他继续说:「她一直保持良好的心态,这是尤为重要的。就像人们说的那样,『当情况变艰难的时候,坚强的人就要行动了。』的确形容到Hyland。所有人必须学会勇敢面对所有情况和挑战,不要为自己的时间焦虑,而要为自己的努力焦虑。她这次跑马拉松的努力必定能给一个”A+”。」

Hyland 说,整个比赛中,她的目标就是根据自己的感觉来跑;并且整个比赛都没有观看自己的手表。

据 Philbrook 说,为马拉松准备会使精神和身体上感到疲累。

他说:「她每周末都跑很长的距离,大概18-24英里,这样训练了三个月。每周中间还要跑大概16英里,一周加起来有将近100英里的距离。每天跑好几回这样训练,可以让自己弄明白自己该吃什么。她训练的时候也会给自己做心理准备。」

Hyland说:「我一月时开始专门为这项比赛训练。我按照马拉松的速度来跑很长的距离,可能是跑二十英里,其中八英里按马拉松速度,然后过两周十英里按马拉松速度,然后再过两周以马拉松速度跑12-14英里,为自己找到节奏。我也可能会按马拉松节奏跑三段四英里,是我这次准备的其中一种方式。」

虽然这是她第一次取得第四名,Hyland 对顶级长跑的世界并不陌生。在2015年的芝加哥马拉松,她获得第十七名,并且晋级2016年的奥林匹克选拔赛。选拔赛在2016年二月十三日举行,而她当时以 2:46:21的成绩取得第四十六名。十月份时,Hyland 又晋级2020年奥林匹克选拔赛,在柏林马拉松以2:42:50的成绩得到第二十一名的成绩。

好一些安多福学生去到马拉松为Hyland 打气。 Hyland 说:「二十英里时有一群观看者。我其实并没有特别注意他们,但心里知道他们在天气下还为我助威,让我非常感动,对我有相当大的帮助。」

Hyland 在周二的时候,得到了安多福学生以及家人和朋友温暖的祝贺。

Hyland说:「我周二走进我的Spanish-523 班的时候,所有十二年级的学生们叫我在班外等五分钟,给我做了一张卡片。我走进去后,他们都全站起来,献给我一束花,我都快要哭了。田径队也给我做了一张海报,给我做饼干,而等我去到训练的时侯,所有人都给我鼓掌…实在是太棒了。以前的学生和运动员也给我写了好多封体贴的信,对我来说是无价的。」

跑完马拉松之后,Hyland 准备休息一会儿,并完成这一学年的教学。六月份的时候她会和一些学生去阿根廷,而七月份的时候她会继续训练,并在秋天的时候再跑一次马拉松。之后,她会继续为2020年的奥林匹克选拔赛训练。

Apr 21,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