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西班牙語老師、田徑、越野賽跑教練 Rachel Hyland 在波斯頓馬拉松獲得第四名

Rachel Hyland, 安多福的女子田徑及越野賽跑教練和西班牙語老師週一早上,忍受著強風大雨,以兩小時四十四分鐘二十九秒的時間在波士頓馬拉松取得第四名。這次比賽是Hyland 第九次跑馬拉松,也是她第一次跑進前十。

Hyland 說:「當我聽說我得到第四名時,我至少有半個小時都不敢相信。一位志願者告訴我排名第四,我都不敢相信。我知道我跑得不錯,因為我超過了一些職業、排名靠前的美國長跑運動員,令我感到非常意外。我大概跑到第二十四,二十五英里的時候超過了他們,所以我知道我跑得不錯。但我還是根本想不到能跑進前十,更別說前五。」

Hyland 成績排在美國選手 Desiree Linden 和 Sarah Sellers (用時分別為 2:39:44 和 2:44:04),和跑了2:44:20 的加拿大選手 Krista DuChene 之後。 Hyland 超過了2017 年世界馬拉松冠軍Shalene Flanagan (第七名:2:46:31),2017年波士頓馬拉松冠軍Edna Kiplagat (第九名: 2:47:14) 和一萬米和半馬拉松全國紀錄保持者Molly Huddle (第十六名:2:50:28)。

風雨交加對其她選手成為阻礙,但正好突出了Hyland 的優點。

她說:「一開始,行程非常艱難,因為我們都感到很冷。十英里與十三英里之間,雨開始傾盆而下,風呼呼大吹。幸運的時,我在一群女子運動員中間跑,我們在那時候互相鼓勵。之後有一陣子我感到不太清醒,因為那時我跑直線都有困難…」

Erica Maker,Hyland 在威廉姆斯學院(Williams College) 時的越野賽跑教練說:「她堅強的要命。我認為她能夠在周一那種條件之下跑得好成績是因為她什麼也不怕,不管條件有多惡劣,也都能跑。」

在威廉姆斯學院時,Hyland是田徑和越野長跑隊的隊員,是 Lauren Philbrook 的其中一位隊友。兩位從大一那年就成為好朋友,一起在2016美國奧林匹克馬拉松隊選拔賽賽跑。那時 Philbrook 得到第三十二名,用時 2:42:58;Hyland 得到第四十六名,用時2:46:21。

Philbrook 說:「我認為她所以能夠成功是因為她非常堅強。昨天她一直能在那糟糕到不得了的天氣中跑下,可以看出她堅定的意志。」

Hyland 能適時應付天氣協助她跑出如此優秀的成績。很多其他選手都沒有調整自己比賽的計劃,只不過 Philbrook 說,Hyland對在手的情況做了正確的分析。

「她肯定對自己立下結論,說:『哦,今天應該跑不出自己的個人紀錄,所以我得評估一下到底用多少精力可以跑出最好的成績』。」Philbrook 說到。

據 Hyland 說,儘管她感覺自己在馬拉鬆的第一半部分沒有跑好,下半部分有很大的進步。可是,她其實在上半部分與下半部分的用時幾乎相同,分別為1:22:13和1:22:16。 Hyland 的一些競爭對手就不一樣了,比如說Flanagan 在半點的時候還比Hyland快31秒,只不過她下半部分用時1:26:49,使Hyland 能在35公里到40公里之間超越她。

Hyland 更說,她跑到 ”撕心裂肺“ (Heartbreak Hill) 山,馬拉鬆在大約20.5英里那裡的一個半英里長,對選手有極大挑戰的上坡路,上到山頂時,受到格外的鼓勵。

她說:「我後來感覺好一些,尤其是在波斯頓眾山坡的時候。當我達到山頂,我意識到接下來的路都是下坡和平路,開始有些嗚咽。跑到那個階段的心情,加上所有為我們加油的粉絲,在山頂上的那一刻太神奇了。那時路程只剩幾英里,讓我格外高興,因為快到終點了。」

她繼續說道:「可能是第24.5 或25 英里那一段路,我的大腿都快不行了。跑馬拉松這種症狀挺正常的,所以我看到終點很高興。我當時又想起了2013年(波士頓馬拉松恐怖襲擊那一年),想到了終點的恐怖襲擊,和終點的歷史意義。能越過終點,挺不可思議的。」

Peter Farwell,威廉姆斯學院的越野賽跑教練說,Hyland 調整節奏的一些技巧是在大學時學會的。

Farwell 在向菲利普人寫到的電郵說:「她在威廉姆斯學院學會了只跟自己跑,調整節奏,並堅持到底。所以,在波士頓的時候,她沒有跟第一批選手跑,只不過為自己跑42公里,找到了最佳的節奏。她調整得太好了。因此,她在後面超過了很多選手。在威廉姆斯學院時我們跑了很多山坡,所以能在她跑”撕心裂肺“山坡時看到了她以前的訓練效果。」

他繼續說:「她一直保持良好的心態,這是尤為重要的。就像人們說的那樣,『當情況變艱難的時候,堅強的人就要行動了。』的確形容到Hyland。所有人必須學會勇敢面對所有情況和挑戰,不要為自己的時間焦慮,而要為自己的努力焦慮。她這次跑馬拉鬆的努力必定能給一個”A+”。」

Hyland 說,整個比賽中,她的目標就是根據自己的感覺來跑;並且整個比賽都沒有觀看自己的手錶。

據 Philbrook 說,為馬拉松準備會使精神和身體上感到疲累。

他說:「她每週末都跑很長的距離,大概18-24英里,這樣訓練了三個月。每周中間還要跑大概16英里,一周加起來有將近100英里的距離。每天跑好幾回這樣訓練,可以讓自己弄明白自己該吃什麼。她訓練的時候也會給自己做心理準備。」

Hyland說:「我一月時開始專門為這項比賽訓練。我按照馬拉鬆的速度來跑很長的距離,可能是跑二十英里,其中八英里按馬拉松速度,然後過兩週十英里按馬拉松速度,然後再過兩週以馬拉松速度跑12-14英里,為自己找到節奏。我也可能會按馬拉松節奏跑三段四英里,是我這次準備的其中一種方式。」

雖然這是她第一次取得第四名,Hyland 對頂級長跑的世界並不陌生。在2015年的芝加哥馬拉松,她獲得第十七名,並且晉級2016年的奧林匹克選拔賽。選拔賽在2016年二月十三日舉行,而她當時以 2:46:21的成績取得第四十六名。十月份時,Hyland 又晉級2020年奧林匹克選拔賽,在柏林馬拉松以2:42:50的成績得到第二十一名的成績。

好一些安多福學生去到馬拉松為Hyland 打氣。 Hyland 說:「二十英里時有一群觀看者。我其實並沒有特別注意他們,但心裡知道他們在天氣下還為我助威,讓我非常感動,對我有相當大的幫助。」

Hyland 在周二的時候,得到了安多福學生以及家人和朋友溫暖的祝賀。

Hyland說:「我周二走進我的Spanish-523 班的時候,所有十二年級的學生們叫我在班外等五分鐘,給我做了一張卡片。我走進去後,他們都全站起來,獻給我一束花,我都快要哭了。田徑隊也給我做了一張海報,給我做餅乾,而等我去到訓練的時侯,所有人都給我鼓掌…實在是太棒了。以前的學生和運動員也給我寫了好多封體貼的信,對我來說是無價的。」

跑完馬拉松之後,Hyland 準備休息一會兒,並完成這一學年的教學。六月份的時候她會和一些學生去阿根廷,而七月份的時候她會繼續訓練,並在秋天的時候再跑一次馬拉松。之後,她會繼續為2020年的奧林匹克選拔賽訓練。

Apr 21,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