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Traditional Chinese)

兩道國際划船賽冠軍 Olivia Coffey ‘07 維持安多福努力用功和平衡學業的價值

Olivia Coffey ‘07 在安多福的時候便是女足球、冰球與划船第一隊的成員,展示到她能夠在運動比賽中發揮的能力。離開安多福後,她繼續參與划船隊,在大學與國際級的比賽中取得佳績。

從安多福畢業後,Coffey 在哈佛大學 (Harvard University) 的划船隊划了四年,更從 2009-2011年加入美國國家隊23歲以下組別隊伍 (National Under 23 Team)。她在2011年從哈佛畢業,在2013-2015年返回國家隊的上級組別 (Senior Team)。統一來說,Coffey 已參與過國家隊七次,並在每一年的國際划船賽取得頭三名以內的名次,更在2013年和2015年奪得冠軍。現時,Coffey 在英國的劍橋大學 (Cambridge University) 修讀 MBA 課程。

上星期六,Coffey 代表劍橋參與英國的癌症研究划船賽 (Cancer Research UK Boat Race),以整整七條船的距離勝過牛津大學 (Oxford University) 的隊伍。

雖說 Coffey 在划船中以取得種種勝利,她是在安多福的時候才開始學習划船。她說:「我來到安多福前並沒有太多划船的經驗。我大部分家人都划過船,所以我對這運動有些少認識,但從參加過比賽。來到學校前,我卻非常好動,參與過其他運動,比如籃球、冰球、足球等。划船獎勵運動員,所以來到高中後過渡到划船是一個完美的決定。」

在安多福划船時,Coffey 認為自己是隊伍的小丑。回顧當年,她記得自己總是第一位成員去開個玩笑,讓氣氛變得更輕鬆,並在水上製造更正面的環境。

她說:「我在安多福的隊伍時是一個小丑。我從小便非常喜歡大笑,而因為划船是一個非常困難的運動,[我認為] 需要時常保持輕鬆的氣氛。我想我十二年級的時候,我們整個隊伍非常投入 “太陽出來,手槍出來“ (Sun’s out, Guns out) 的格言,並演變成 “你有那些東西的牌照嗎?“ (You got a license for those things?),意思是指到肌肉。我想我最終還為所有人的 “手槍” 做了真正的牌照。」

根據 Coffey,她在安多福的划船教練,Katherine Green 是她在安多福划艇的其中一大影響。她說 Coach Green 教會她合作和比賽的信念,而她到今還根據這些理念划船。

她說:「我的教練,Katherine “Luc” Green,定義到我在安多福的划船經驗。她熱愛這運動,為我們建立自信,教導我們愛我們的能力,身體和比賽。她也非常直接,不顧別人的想法,對一組年輕人來說感到非常新鮮。我現金在船裡其實經常發現到自己重複她所說過的東西,無論是關於比賽或比賽的條件。她幫助建立我各方面的性質,無論是關係到個人或划船中。」

Coffey 也說,安多福幫助她準備應付大學忙碌的生活,無論是學業上或體育上,並且教導她怎麼樣平衡生活的各方面。她說:「我從安多福過度到大學體育並沒有太多困難,因為安多福絕對教了我怎樣應付壓力。你在學校的時候,可能會被所有課外活動和課業鎮壓,但你會找到應付的方法,而這些技巧會在你的未來繼續起到用處。」

她繼續說:「在安多福,你學習到去注重重要的事情,但你更明白個人要擁有多才多藝的重要性。對我而言,大學並不只是體育或學業或社交,卻是組合所有的方面。」

Coffey 使用這些理念去為划船賽 (The Boat Race) 準備。划船賽是一項 6.7公里的比賽,在泰晤士河 (Thames River) 進行,參賽者分別是劍橋和牛津的船隻。划船賽第一次進行是在 1829 年,當時只有男生參與,而女生能參賽的第一年則是1927年。今年是劍橋二十五年來第一次在每一項比賽中取得勝利,而 Coffey 是優勝的女子隊伍之一。根據 Coffey,她之所以能夠成功平衡課業和訓練是因為她努力工作,但又懂得偶爾放鬆。

她說:「上星期,我為劍橋大學在划船賽中比賽。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經驗,因為我與比較年輕的運動員一起訓練,而同時參與困難的 MBA 課程。我不清楚自己能夠取得怎樣的成績,也不清楚怎麼樣去訓練,但能夠使用在安多福學到的技巧而成功。如果我在課業中遇到難題,便會早些睡覺,第二天起床才應付。我每一件事情都一步一步來完成,並將對我有意思與有價值的活動優先,更慢慢享受過程和當中交到的朋友。我對每一件事情都會搏盡全力,但如果在難處中失敗,也不會懲罰自己。」

Mar 31,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