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两道国际划船赛冠军 Olivia Coffey ‘07 维持安多福努力用功和平衡学业的价值

Olivia Coffey ‘07 在安多福的时候便是女足球、冰球与划船第一队的成员,展示到她能够在运动比赛中发挥的能力。离开安多福后,她继续参​​与划船队,在大学与国际级的比赛中取得佳绩。

从安多福毕业后,Coffey 在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 的划船队划了四年,更从 2009-2011年加入美国国家队23岁以下组别队伍 (National Under 23 Team)。她在2011年从哈佛毕业,在2013-2015年返回国家队的上级组别 (Senior Team)。统一来说,Coffey 已参与过国家队七次,并在每一年的国际划船赛取得头三名以内的名次,更在2013年和2015年夺得冠军。现时,Coffey 在英国的剑桥大学 (Cambridge University) 修读 MBA 课程。

上星期六,Coffey 代表剑桥参与英国的癌症研究划船赛 (Cancer Research UK Boat Race),以整整七条船的距离胜过牛津大学 (Oxford University) 的队伍。

虽说 Coffey 在划船中以取得种种胜利,她是在安多福的时候才开始学习划船。她说:「我来到安多福前并没有太多划船的经验。我大部分家人都划过船,所以我对这运动有些少认识,但从参加过比赛。来到学校前,我却非常好动,参与过其他运动,比如篮球、冰球、足球等。划船奖励运动员,所以来到高中后过渡到划船是一个完美的决定。」

在安多福划船时,Coffey 认为自己是队伍的小丑。回顾当年,她记得自己总是第一位成员去开个玩笑,让气氛变得更轻松,并在水上制造更正面的环境。

她说:「我在安多福的队伍时是一个小丑。我从小便非常喜欢大笑,而因为划船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运动,[我认为] 需要时常保持轻松的气氛。我想我十二年级的时候,我们整个队伍非常投入“太阳出来,手枪出来“ (Sun’s out, Guns out) 的格言,并演变成“你有那些东西的牌照吗? “ (You got a license for those things?),意思是指到肌肉。我想我最终还为所有人的 “手枪” 做了真正的牌照。」

根据 Coffey,她在安多福的划船教练,Katherine Green 是她在安多福划艇的其中一大影响。她说 Coach Green 教会她合作和比赛的信念,而她到今还根据这些理念划船。

她说:「我的教练,Katherine “Luc” Green,定义到我在安多福的划船经验。她热爱这运动,为我们建立自信,教导我们爱我们的能力,身体和比赛。她也非常直接,不顾别人的想法,对一组年轻人来说感到非常新鲜。我现金在船里其实经常发现到自己重复她所说过的东西,无论是关于比赛或比赛的条件。她帮助建立我各方面的性质,无论是关系到个人或划船中。」

Coffey 也说,安多福帮助她准备应付大学忙碌的生活,无论是学业上或体育上,并且教导她怎么样平衡生活的各方面。她说:「我从安多福过度到大学体育并没有太多困难,因为安多福绝对教了我怎样应付压力。你在学校的时候,可能会被所有课外活动和课业镇压,但你会找到应付的方法,而这些技巧会在你的未来继续起到用处。」

她继续说:「在安多福,你学习到去注重重要的事情,但你更明白个人要拥有多才多艺的重要性。对我而言,大学并不只是体育或学业或社交,却是组合所有的方面。」

Coffey 使用这些理念去为划船赛 (The Boat Race) 准备。划船赛是一项 6.7公里的比赛,在泰晤士河 (Thames River) 进行,参赛者分别是剑桥和牛津的船只。划船赛第一次进行是在 1829 年,当时只有男生参与,而女生能参赛的第一年则是1927年。今年是剑桥二十五年来第一次在每一项比赛中取得胜利,而 Coffey 是优胜的女子队伍之一。根据 Coffey,她之所以能够成功平衡课业和训练是因为她努力工作,但又懂得偶尔放松。

她说:「上星期,我为剑桥大学在划船赛中比赛。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经验,因为我与比较年轻的运动员一起训练,而同时参与困难的MBA 课程。我不清楚自己能够取得怎样的成绩,也不清楚怎么样去训练,但能够使用在安多福学到的技巧而成功。如果我在课业中遇到难题,便会早些睡觉,第二天起床才应付。我每一件事情都一步一步来完成,并将对我有意思与有价值的活动优先,更慢慢享受过程和当中交到的朋友。我对每一件事情都会搏尽全力,但如果在难处中失败,也不会惩罚自己。」

Mar 31,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