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多米尼加共和国服务游学项目

春假期间,十名学生和两名教师在多米尼加共和国暖和的天气下钉着木板。他们在参与为期九天的社区服务活动,负责为当地的八年级(初二)女生搭建一座户外瑜伽平台。

项目负责人,数学教师与 “同感、平衡、接纳” 课程负责人 Anny Candelario Escobar说:

「活动包括多种重活儿的工作:搬运木板、钉木板、使用砂纸打磨木板。我们每天早上就已经出了一身汗。」

这项义务旅程名为 “全球目标——多米尼克共和国”,是唐学院 (Tang Institute) 提供的诸多游学项目之一。根据唐学院的网站,这个义工服务的目标是提倡性别平等,改变一代又一代无法逃脱贫穷命运的局面。

此项目与蝴蝶基金会 (Mariposa Foundation,一个关注女性增权和社会贫穷的组织),联手合作。这个基金会最初创建是为了帮助多米尼加北部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女生。

参与项目的学生还和当地女生进行了小组讨论,给蝴蝶基金会明年准备建的博物馆提出建议。

「虽然有些[安多福的]同学们并不懂西班牙语,可是大家都能够互相交流与了解,使我十分惊喜。我们产生了很多共鸣,而且能用共同语言流畅地进行交谈,」今年高四的Abdu Donka ’18 说到。

学生们能够与当地的女生建立到密切的关系。 Shahinda Bahnasy ’20 非常珍惜与这些女孩相处的时光,使她在每天的工作中更加投入。

她说:「我初次意识到自己在基金会起到的作用是在我与Liandra,当地的一名女孩, 沟通时。她给了我一条多米尼加国的手链… 她从包里将[它]拿出来,系到我的手腕上,跟我说:『这是为了让你走了以后不忘记我』。」

根据 Donka 所述,这次旅程让他意识到教育的价值,以及缺乏教育机会的后果。他还反思了他自己在教育方面能享受的特权。

Donka 说:「我很惊讶地观察到原来一个人的生活品质可以被他是否能完成高中学业而决定。有些人需要很早结婚,导致他们被婚姻束缚住。另一方面,有些人可以接受教育,拥有自己的工作,在考虑婚姻之前得到更多经济自由。这让我意识到我自己有多么幸运,能在美国所拥有的受教育的特权,以及让我思考我未来能做些什么去改善这些情况。」

Candelario 首肯了对于特权的认识。她说,每年能够去探访当地女生家里的学生都会思考及反思到自己所享受的幸福。

她说:「知道这些女生生活在贫困线之下是一件事。可是真正去到她们家里,穿过她们的居住区,那是另外一件事。这会给学生很大的冲击,看看自己在安多福所享受的教育。你还能再多求什么呢?」

Candelario 是在泰伯学院 (Tabor Academy) 工作时寻找多米尼加国的合作组织,联系到蝴蝶基金会。

她说:「我[在高中时]一直想要参与类似的春假游学节目… 以服务为主的项目,但我一直没能支付项目费用。作为一名老师,我决定为想参与这种社区服务的学生筹款,成为了我[在泰伯]教学生涯的一个目标。」

来到安多福之后,她终于不用再发愁筹款事宜,于是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项目本身的规划当中。蝴蝶基金会之所以对她重要,是因为基金会对女孩子的影响。

「他们提供课程,文化课… [以及]学习缝纫、游泳,这些技能的机会。虽然[服务中心]对面就是沙滩,大多数女孩子竟然都不会游泳,[而且孩子能够学习游泳的技术尤其重要],」 Candelario 说到。

「我在旅程中最大大收获便是教育的必要性,以及世界上很多地方教育机会的缺乏。我们在旅程得到很多反思的机会,是让这次旅程变得如此特别的最大因素。」 Donka 说。

Mar 25,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