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ltilingual, 中文 (Chinese), 简体 (Simplified Chinese)

全新队负责检验安多福的纪律应对

翻译: 吳穎思、任雪静。

繁体版

近日,安多福 (Andover) 组成了会检验学校纪律的队伍,包括不同部门的老师和行政人员。Matthew Hession, 一位历史和社会科学老师,会带领。根据 Hession,这队伍希望能向 Dean of Students Office 推荐几项改善现有纪律应对的调整。现正,Hession还未完成鉴定需要重新调节的部分。

安多福当前的纪律程序很复杂。一旦学生被怀疑违反规则,学校中的一位职员会负责检查事件的来龙去脉。如若职员判断学生的行为违反了学校的规矩,纪律委员(Disciplinary Committee) 会跟学生见面,讨论学校有可能执行的应策。在会面之前,学生需要准备一份关于自己行为的陈述,交给纪律委员审阅。

根据 Hession,队伍初步列出要改善的范围包括统不同的 “cluster” 对学生行为作出的应对。因为现时每一个 “cluster” 在纪律检查方面都有个别的程序,所以队伍关注过程是否因而对学生不公平。

Hession说:「我们希望参考纪律过程多公平。有些学校会用一个统一的过程,把校园的纪律问题交给一个小组负责,但我们却把过程分散委托给五各不同队伍处理。队伍现在正考虑是否应把问题集中交由一队负责。」

Gracie Limonelli ’18, Pine Knoll Cluster其中的一位 “DC” 代表同意队伍应该追究过程的一致性。「 我格外相信 [学校] 应该在处理纪律问题方面订出统一的标准。Blue Book其实已清楚列表了学校的规则,能针对不同情形的纪律问题。然而,这也能给纪律委员甚多余地来决定不同的情况。我认为如果能把学校的对策做得更一致,会对学生有效益。」

根据 Hession,队伍亦考虑专注学校对 “DC”违规的一系列应对。他们想研究学生对纪律委员判定的回应,亦观察应对能否满足校体的需要。他说:「有些回应可导致学生被要求退学,放上 “probation,” 或被警告。有些 “Deans” 亦能够发出比较轻微的应对,譬如 “censures,” 惩戒和口头警告。根据所发生的事情和违法的性质,学校有一系列的对策。」

Miley Kaufman ’19 说她最大的关心是有关纪律委员是否有努力倾听和明白学生。

Kaufman说:「 我经常听他们早在学生踏进房间前已有所决定。他们表面上似在聆听你的解释,但事实上可能没有将这些因素纳入考虑的范围。」

Hession 说,队伍最重要的任务是要在处理调整时维持安多福的核心价值。 「每做一件事时,你需要时常思考要达到的目的。究竟是否有效,是否能够帮助学生,是否能反映到学校的价值观?在学业,运动和校园生活的各种方面上,我们时常要考虑到我们对 [学生的] 行为和期望。」

Nov 6, 2017